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文史专题|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读书>>书评

丧失的人文风骨曾经熠熠生辉

文 | 王嘉

2014年09月01日17:36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江湖有酒 庙堂有梦》谢青桐 著,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4年7月出版,定价:36.00 元

2007年的时候,《新京报》给远在澳洲做访学研究的谢青桐约专栏,谢青桐当时报了“士子悲歌”这个选题。他试写了两篇,一篇是写柳宗元、刘禹锡的《带着年迈的母亲上路》,另一篇是写汤显祖的《牡丹?梅毒》。写出来后,发现不象那么回事。在澳洲的地气上,写中国古代的文史,多少有点别扭,华夏故国的往事就得接了中国的地气以后才能写好。他不得不放弃这个选题,改成写澳洲见闻。回国后的2009年,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刚好《出版人》找谢青桐写专栏,谢青桐决定重拾“士子悲歌”的写作计划。专栏好比必须定期完成的作业,开始只是责任和契约的督促,但很快转化为整理三千年华夏士子足迹和心迹的思想冲动。

“士精神”就是华夏故国的风骨所在

  今天的人们无法理解,在古代中国,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群人中翘楚,帅气、博学、豪放,这些男性魅力因素都集中于这些山林饮酒、诗情瑰丽的君子身上。他们应时代而生,却又因时代而徘徊转侧,留下让后人只能想象的绝代风骨。书中记载的这一系列文士们的命运,个个都历历在目。屈原、嵇康、阮籍、陶渊明、李白、杜甫、王昌龄、白居易、柳永、苏轼、欧阳修、陆游、蒋捷、徐渭、侯方域……他们的正直在庙堂上得不到立足,他们的政见在朝廷里得不到重视。他们被抛弃到荒蛮野地,任其自生自灭。这群人将他们顽强而健全的生命力,从政治领域转向了文学领域。

今天的中国知识人,更关注的是各种短浅的切身现实利益。他们轻易被利益集团收买和豢养,被世俗权力和商业利润腐蚀,成为权贵的依附、名利的奴隶,知识人群体全然丢弃了知识分子应有的独立思考、人格境界和监督社会、反思历史的功能使命。他们太容易妥协,太容易切断脊梁,华夏民族三千年人文风骨丧失殆尽,儒雅、淡泊、自然、从容——这些中国文化独特的贵族气质,半个多世纪来被政治运动的疾风暴雨和市场社会的急功近利涤荡得一干二净。当今的知识分子,一方面丢弃中华最优秀的人文遗产,一方面舍近求远去追求异域文明中的人文因子,殊不知,那些最基本的人文精神、价值智慧在中华传统文明的哲学和伦理中早熟而生、应有尽有。浮躁的现代知识人似乎并不明白,只有自己的文化有家底了,才能真正理解和吸取人家的好资源。

在西方文化里,法兰西民族把知识分子定义为良知的担当者,而传统的中国文化早已把士人定位于道的守望者和弘扬者,消逝的人文风骨曾经以“士精神”的面貌在华夏民族的历史深处熠熠生辉。

令中国读书人梦萦魂牵的这个“士精神”几乎就是华夏故国的风骨所在。谢青桐就是要告诉今人,特别是今天80、90后的年轻人,那个“士精神”是多么美好,多么高大上,它是一种比今天的欧美文明早熟、比今天的日韩文化先进无数倍的东方神韵,是华夏文化中本来就坚不可摧却丢失已久的。在放眼全球、借鉴西方、推进现代化的同时,对自身文明的力量,千万不可不求甚解和妄自菲薄,一种生生不息的正能量,就在民族史诗的内部,在我们的血液里、知识里、家国里、情爱里。它足以融汇到我们的精神驱动力中,创造优雅的文化、家园和生命形态。

正像书中写道的:“中国传统知识人的性情体系是一套始终如一的精神价值系统。儒家的执著与厚重,道家的独立与飘逸,佛禅的空灵与觉悟,千百年间,饱经忧患,遍尝苦难,历尽沧桑。伫立于绵绵不断的群山之巅,回眸天下苍生时,目光里闪烁的是儒者的仁厚、老庄的智慧和佛禅的慈悲。这低调而深刻的目光,恰恰就是中国知识人持久的风骨,道统与美感共存,国家与个体兼济,政治理想与自然生命并行,济世情怀与独立人格同构。”

文人士子们,无论他们呈现何种姿态,又秉持何种才情和缺陷,这些属于古典时代的鲜活个体,一个个都极其纯粹,极其饱满,极其灿烂,他们的灵魂和心性里,共有一种“单纯的高贵”,这是今天的知识分子无法具备的精神特质。这些古老中华帝国的杰出宦游者们,并非不知道功名和欲望的诱惑力,并非不知道主流和边缘化的重大区别,但他们更有能力中正自持、从善如流,也更有能力进退自如、宠辱不惊,他们的风骨既厚重又飘逸,厚重得脚踩坚实的大地,飘逸得远离污染的尘土。能做到这一点,是真正需要年少时读书万卷、修身不息、格物无穷、正心始终的,是需要强大的文化内省力的。

有人说,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性情风范延续到民国,甚至更晚的时候。陈寅恪先生学术中深奥的政治关怀,是“为帝王师”的士大夫情结在特殊历史环境下的产物,也是近代中国学术转型艰难历程的一个集中体现。直到晚年,陈寅恪颇有一种以韩愈自况的倾向,而韩愈那种宁可牺牲也要卫道的气节颇为陈寅恪所吸取。但是,陈寅恪清醒地警示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这大约是谢青桐将宦游士子的范畴界定为“华夏故国”的理论来由。

正是为了区分于当下职业化的知识工作者,区别于那些所谓的“文化人”、“知识分子”、“学者”、“专家”、“名流”,作者谢青桐在反复探究之后,审慎地决定在书名中使用“知识人”这个概念。在“公知”、“文人”、“教授”等语汇都普遍被污损的时代环境下,“知识人”这个词中性、平实而低调,不让人反感,不令人生厌。更重要的是,这些“知识人”被界定为是“华夏故国”范畴中的,这是一个历史的范畴,更是一个文化的范畴,是一个允许文人士子在庙堂和江湖之间任意宦游的古典主义时代。

分享到:
(责编:杨箫含、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