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文史专题|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档案解密:北京朝内81号身世之谜【4】

文并供图/王兰顺

2014年09月22日14:45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随着惊悚电影《京城81号》的热映,这里更被炒得沸沸扬扬,许多猎奇者、探险迷前来聚集,夜间不时还会有人为寻找刺激翻墙而入,“真是红了电影,苦了老楼。”面对一些道听途说,我们翻阅相关档案卷宗,由此还原了朝内81号主人的真实身份以及历史变迁的痕迹。

朝内81号几十年的浮沉命运

朝阳门天主堂的命运与当时社会的大环境密切关联。1951年7月,曾在朝阳门天主堂任副堂的宋维里因“公教青年报国团”事件被抓获。同年9月16日至17日,北京天主教召开了近500人参加的第一届代表会,成立了北京市天主教革新委员会,组织各堂区代表揭发反动传教士组织参加圣母军的罪行。这些事件使管理朝阳门天主堂工作的宋乐山顿时感到政治气氛的紧张。

如何让教徒们认清敌我矛盾和帝国主义近百年来借着传教的名义所做的非法勾当,宋乐山采取了与教徒进行谈话的方式,为他们进行解释。他认为采用这种方式可能会比公开讲道理的方式更好。1951年11月他因积劳成疾住进了安康医院。接替他的是原辅仁天主教堂的神甫,精通法语和拉丁语,时年31岁的宋静山。

由于朝阳门天主堂的经济拮据,宋静山不得不辞去了教堂的工役和厨役,一人维持教堂的工作。过去教徒们及家属无偿地在教堂里居住,而今不得不让这些教徒们花钱租用。尽管如此,租金也是少得可怜,维持教堂的经费还是没有得到缓解。

鉴于堂内东楼二层还有一些空置房屋,1953年煤矿总局文工团租用了这里的16间房,并以此为基础,将东北煤矿文工团与华北煤矿文工团合并,成立了中国煤矿文工团。不久团部迁入北京东郊大黄庄,租用教堂的房屋则成为了中国煤矿文工团的家属宿舍。

眼见教堂的经济状况有所好转,西什库教堂却以宋静山违反教规为由,于同年7月16日将他调走。过了三天,62岁的杨秉文调到朝阳门天主堂任本堂。凭借岁月积累的经验,做事低调稳健的杨秉文,将这座院落里的各项事物打理得井井有条,因而过上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

到了1957年夏天,中国成立了天主教爱国会,走上了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之路,因此,最初外籍传教士对朱德蓉的种种承诺已不能兑现。面对院里嘈杂的环境,年过七旬、生活已不能自理的朱德蓉,请人帮忙从西四的妞妞房胡同找来了一位19岁的姑娘李文娴照料她的生活。而就在这一年的年底,曾在朝阳门堂任本堂的宋静山因触犯法规,被送往清河劳教两年。又过了一年,首任朝阳门堂本堂的中国神甫张永善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南口农场进行劳改。

在朝阳门教堂这座院落里,直到1960年之前,还有煤矿文工团的演职人员陆续从外地带着家属来此落户。而朱德蓉却在未到有关部门进行消除户口的情况下,悄然搬出了这座院落,自此不知所踪。纵观她在这里的生活真可以说始于欢乐,终于忧患,最后飘零他处,不免让人感到悲切。

1965年,在整顿地名和门牌号重新编排中,原朝内大街69号被改为81号,而此时这里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杂院。

1969年12月28日,宋静山由张家口涿鹿县大塘湾农场下放到不远的阳原县东堡公社连目村插队落户。1972年,已经55岁的宋静山提出申请,回到老家河北省永清县务农。

为落实国家的宗教政策,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局等部委联合下发文件,要求各单位腾退占用的宗教房产。1994年7月,经过多个部门的共同努力,北京市天主教爱国会办理了朝内大街81号的房屋所有权证。但是由于经济补偿问题,院中居民的腾退工作进展缓慢。直到这一地区启动了拆迁工作,院中的房屋才被腾空,而就在对这两栋小楼开始实施拆除的时候,拆除工作被叫停,但经过房管部门的评估,确认院中的两栋小楼年久失修,已成为危房,不具备继续使用的条件。

历史建筑是历史的载体。要保护好历史建筑,并使之得到合理利用肯定会需要不少的经费投入,而一些使用单位在经费投入上却显得力不从心,这是当下许多历史建筑所面临的窘境。朝内大街81号的两栋小洋楼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一搁就是十年。

2009年,当朝阳门天主堂的首任中国人本堂张永善得知朝内大街81号被列为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并被收录到《北京优秀建筑名录》后不久,在老家安然辞世,享年93岁。

而今能够见证朝内大街81号历史变迁的人,大多已经离世,我们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情感和伦理去解读他们的心路历程,只能祈祷他们进入天堂般的国度,享受平静的生活。

时光荏苒,一晃90多年过去了,这座院落的历史,以及发生在这里故事,就像这院里的两栋小洋楼被疯长的爬山虎紧紧包裹,秘不示人,又宛如美丽的少女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而当我们依据史料来追忆发生在这座院落的故事,就像是进行了一次穿越时空的旅行。

让我们拭目以待,相信有关单位和部门会对这座院落进行合理修缮,以恢复她旧有的容颜,再揭开她那层神秘的面纱,向世人还原她的美貌吧。

本文作者:北京市档案馆(来源:北京青年报)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