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文史专题|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中共史上最危险叛徒顾顺章:挥金如土,乱搞女人【3】

2014年11月19日15:53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多次采访过陈赓的穆欣先生说:“他(顾顺章,笔者注)的家里只有陈赓同志能去。陈赓同志去过两次,发现顾顺章生活腐化,花天酒地,乱搞女人,抽鸦片烟。”

顾顺章个人英雄主义思想比较严重和容易居功自傲。

平心而论,大革命时期及中共中央机关在武汉时期,顾顺章较为注意自己的行为,负面表现不是那么明显,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居功自傲。也许他那时加入革命队伍时间短,地位低、资历浅,较为注意自己的言行。中共中央机关从武汉回迁上海后,为了保卫中共中央的安全,他筹划的几次行动方案比较周密漂亮,效果不错;他的“恐怖威慑术”在白色恐怖的上海滩,对叛徒、特务确实发生了一定的威慑作用;他的精干灵巧,办事利索,神通广大等有时起了一般特科人员,甚至是中共中央有关领导人起不了的作用。他不能一分为二地分析取得这些成绩、成就的原因和个人在这些成绩中所起的作用,不能正确对待个人与组织的关系。他把一切功劳都包揽过来,归为已有。他把中共中央能在上海站得住脚的功劳全部都划归为自己努力和自己本事的结果。他以“救世主”身份自居,唯我独行,居功自傲,目中无人。

顾顺章逐渐骄傲起来了,他的流氓无产阶级的品性明显暴露出来,而且越走越远。他贪图享乐,滥用公款,生活腐化。他以搞特工为借口,利用中共的工作经费吃喝嫖赌,甚至吸毒。

1929年春节期间,中央特科因为处置出卖李维汉的密探黄歧的需要,特意在僻静的英租界威海卫路802号租了一幢石库门房子。待处决了黄歧之后,顾顺章以安全为理由,自己住进了这幢房子。

石库房子是一种中西合璧的民居建筑,始建于1870年前后的上海英租界内,后在上海市区得到迅速的发展,遍布上海大大小小九千余条弄堂里,多达20多万幢,蔚为大观,成为上海居民建筑的一大特色。它适合于中产阶层人士居住,在20世纪20年代,一幢三开间的石库门房子,捐税不算在内,月租金约在40块大洋左右。

平心而论,为了中共中央安全工作需要,作为中共中央委员(后来又增补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特委领导人、特科主要负责人的顾顺章住进了这种房子是不为过的。当时,中共为了领导人的安全或为了地下革命工作的需要,租住的房子以及生活的摆设常常要阔绰一点和奢侈些。

中共中央从武汉回迁上海后,中共中央后勤部门给罗亦农租的二处房子都是比较好的。第一处是“民厚北里面临静安寺路一座两楼两底的房子”。这幢房子租好后行李搬进去罗亦农还没有住进去前发生了失窃,中共恐怕安全出问题,决定放弃。第二处是“新闸路麦特赫斯路口一座二楼二底带厢房的房子,属于弄堂内第一家,建筑得很好,家具也很阔绰,简直像一个阔人的大公馆”。

特科人员黄慕兰担任互济总会营救部长时,为了使她的生活条件与她表面的社会身份相符,她在《自传》介绍:中共“安排我住在地下党的一个单线联系点。那里是十月革命后流亡到中国来的白俄贵族开设的一个白俄公寓,三十块钱一个月的房租,连同伙食在内一个月要付八十多元。这在当时来讲是很贵的,一般人是住不起的,我因掩护工作的需要,全部费用都是由党组织支付的。公寓房间里有电话,联络方便;室内成套的家具设备,很气派。……为了打扮成一位上层妇女,我烫了头发,穿了半高跟鞋,戚元德(时为中共特科交通科的负责人吴德峰的妻子)还给我做了一件乔其纱旗袍,光是这件旗袍就花了好几十元。”

问题是顾顺章搬进去后,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财产和住宅,自称是“顾公馆”,不允许中共的其他同志住进这里。而且房子装修富丽高档,铺设奢华。历史没有留下关于这方面具体的记载,岳先、秦少智编著的《虎穴龙潭》倒是有段具体的描述:

“地坪是清一色的白色大理石,光可鉴人。内墙上是黑麻色大理石镶金色马赛克,平顶则用石膏拓花,那花是西洋的曲线,显得雍容华贵。平顶下垂吊着一盏技形吊灯。正中摆放着杞樟木八仙桌,桌面漆的是传统的枣红色,油亮晶晶;两旁各自摆有一对镶着文石镂花的太师椅。在太师椅之间的杞樟木茶几上摆有时鲜果品和骆驼牌香烟。须知杞樟木家具已是红木家具家族中首屈一指的上等品了,其古色古香足可敌美仑美奂的西洋家具。里侧墙壁正中有一石膏镶拼的壁柜,正中供着一尊细瓷观音像。壁柜上面则挂一面西洋大摆钟。”

顾顺章生活腐化,挪用中共有限经费于挥霍对当时与他有过接触的中共重要人物是有同感的。

杨之华认为顾顺章生活腐化,吸鸦片,甚至玩妓女,打老婆。

盛忠亮认为“他(顾顺章,笔者注)背着周恩来过着挥金如土的私生活以及他的品行早已丑名远扬”。

项英在肯定特科工作成效的同时也指出“顾顺章在这方面所花的钱是太多了”。

多次采访过陈赓的穆欣先生说:“他(顾顺章,笔者注)的家里只有陈赓同志能去。陈赓同志去过两次,发现顾顺章生活腐化,花天酒地,乱搞女人,抽鸦片烟。”

与顾顺章在特科相处了三个月聂荣臻认为:“顾顺章这个家伙,除了吃喝玩乐之外,再一个特点,就是乱干,为所欲为。”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