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毛泽东曾考虑把狗列入四害 为何又取消

袁小荣

2015年02月12日10:10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讨论到“除四害”,毛泽东提出:乌鸦要不要消灭,麻雀要不要消灭?狗要不要消灭?周小舟说:狗有两重性,一是看家,二是咬人。消灭它,群众会有意见。毛泽东同意这个看法,在草稿上将“狗”字删去了。

本文摘自:《毛泽东离京巡视纪实1949-1976》,作者:袁小荣,出版社:人民日报出版社

23日晚上8时,毛泽东在专列上接见了周小舟、周惠、胡继宗、谭余保、徐启文、李瑞山、秦雨屏(长沙市委书记)、孙云英(常德地委书记)、华国锋(湘潭地委书记)、陈郁发(郴州地委书记)、张振江(益阳县委书记)、张鹤亭(宁乡县委书记)等人。与他们座谈讨论农业十七条。

毛泽东说:我在杭州写了农业发展十七条,这次从北京出来,一路都在征求意见,现在看起来十七条不够,要搞个几十条,把我国农业的发展目标都规划一下,请大家发表意见,看能不能完成。今天请你们一条一条地发表意见,看能不能实现。① 毛泽东自己念,一条一条征求意见,并亲自做记录。座谈一直到晚上11点。

据参加座谈的老同志回忆:省委派车接他们去专列向毛主席汇报工作。周小舟规定,不带本子,不带材料,凭心记,凭嘴说。专列车厢会议室,放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铺了白布,桌子两旁摆着整整齐齐的靠背椅。在毛泽东坐处,桌上放着一大把削尖了的铅笔,一叠稿纸,一盘中华香烟,一杯茶水。

毛泽东身着灰色中山装,脚穿老式棉布鞋,慈祥可亲。毛泽东一一询问他们的姓名、年龄、学历、籍贯,并一一用铅笔记录下来。周惠通报自己是江苏浔云人。毛泽东说,那里有个云台山,是花果山,那里出了个孙悟空呵!孙云英通报姓名时,毛泽东打趣道:“你是从天上来的呀?”接着讲了一段神话故事。《今古奇观》里有个云英,是樊夫人的妹妹,修身成仙上天而去。几句话将大家逗得哈哈大笑。初次见毛泽东的几个地市县委书记那种拘谨情态全都消失了。

当张鹤亭通报自己的籍贯时,毛泽东插话道:“啊!你是北京大名府人氏,卢俊义还是你的老乡呢!”接着问宁乡情况:“双江口你去过吗?回龙山你去过吗?”张鹤亭答后,毛泽东又说,“回龙山我也去过,那山很高,和尚也多。我们给寺院送了对联,寺院给了我们一元光洋,并让我们宿了一晚。那里虱婆子很多,一夜没有睡好哩!”毛泽东回忆起1917年他与萧子升作农村调查的情景,继续说,“沩山我也去过,那里有个万佛寺,建筑得很雄伟,珍藏很多佛经。这个寺在日本也有一点名气。”

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毛泽东转入调查。他询问周小舟:湖南参加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农户占总农户的多少?周小舟回答:有60%多。毛泽东含笑说:你们主动了。周惠补充说:农民参加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积极性很高,原来省委规定控制在30%,现在达到60%了。毛泽东说,是农民群众推动你们吧!步子还可快一点,不仅要大力发展初级社,还要办高级社,“韶山就可以组织大社试试”。

这时,毛泽东的注意力转到如何加强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经营管理、发展生产、巩固农业生产合作社等问题上了。毛泽东说:“农民组织起来后,合作社办得好不好,根本一条看是否增产。要抓经营管理,管理好才能增产,增产了才能巩固。评工记分时,要发扬民主,贯彻同工同酬,按劳分配的原则,不能歧视妇女劳动。”张鹤亭请示道:我在宁乡县珍洲农业社劳动模范王国华那里调查,看到农民组织起来后,农村三分之一的劳动力有剩余。毛泽东反问道:“怎么解决富余劳动力的出路呢!”张鹤亭答:“精耕细作。”毛泽东赞扬说:多种经营加精耕细作来解决农村多余劳动力出路,是个好办法。毛泽东边谈,边取出1955年12月7日的《湖北日报》说:“你们看看王任重写的《建设社会主义农村,建设人民幸福的新生活》一文吧!他有一些设想呵!”

随着毛泽东的提示,省委副书记胡继宗谈了湖南农业发展方面的设想,也谈了当时农村阶级斗争状况,讲得有条有理。毛泽东表扬道:你有学问,懂得讲科学种田,像个知识分子。在听取省地市县同志的简要汇报后,迅速转入商讨农业发展纲要十七条。毛泽东逐条逐句地念,念一条,讨论一条。当讨论到“四、五、八”的奋斗指标时,毛泽东问:“湖南再过12年能不能达到亩产800斤?”周惠答复说:没有特大灾害,按现在发展速度能达到。胡继宗说:深耕细作,改良品种,扩种双季稻,多种绿肥,防止病虫害,小密植,晚稻躲过寒露风,修好水利,是可以达到的,也许不要12年就可以达到。大家又补充了许多增产条件、措施。毛泽东听了喜笑颜开,说:粮食指标就这样定了,到那时,我国的粮食就不紧张了,工业化也有了基础。

讨论到“除四害”,毛泽东提出:乌鸦要不要消灭,麻雀要不要消灭?狗要不要消灭?周小舟说:狗有两重性,一是看家,二是咬人。消灭它,群众会有意见。毛泽东同意这个看法,在草稿上将“狗”字删去了。经过热烈争论后,毛泽东说:乌鸦有害有益,可以将功折罪。麻雀吃谷子,大家都知道,给它划入“四害”内,也不冤枉,多数赞成。麻雀嘛,意见不一,有人说是害鸟,有人说是益鸟,麻雀吃虫子,有保护庄稼作用,在座的都没有解剖过麻雀,难于说服人,但可以保留意见,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嘛!毛泽东富有风趣地作了裁判。老鼠、苍蝇、蚊子,是世间公认的百害无益的害虫,消灭它,众所赞成。但农业发展纲要草案提出三年消灭这些东西,参加座谈者都觉得操之过急,难于实现,甚至是一种幻想。孙云英爽直地说:“洞庭湖水面大,蚊子多,三年消灭不了。”毛泽东当即在草稿上,改为“基本消灭”。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