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热历史

万庆良的官场往事:曾铁腕治理贪腐

杨松

2015年03月18日09:47    来源:人民网-环球人物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这个少年时勤奋好学的客家人曾是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也曾因大胆言论备受非议。他还曾铁腕治理贪腐,只不过这次自己从猎手变成了猎物。

广东政坛炙手可热的少壮派折戟沉沙。2014年6月27日下午3点55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这个少年时勤奋好学的客家人曾是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也曾因大胆言论备受非议。他还曾铁腕治理贪腐,只不过这次自己从猎手变成了猎物。

勤奋的客家文艺青年

在不少与万庆良接触过的人看来,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讲话喜欢引经据典,尤其喜欢引用诗词。出任广州市长后,市政府工作人员曾专门买了一本《唐诗宋词选》,方便为其准备讲话稿。“南海苍茫南岭娇,东风怒卷穹江潮。百年多少英雄血,溅上红棉照碧霄。”这是万庆良最喜爱的一首诗。在不少会议上,他常用带着客家口音的普通话吟诵。

1964年,万庆良出生在广东梅州五华县一个村庄的围屋里。梅州素以“世界客都”闻名,开国元帅叶剑英的家乡就在这里。万庆良的曾祖是当地家境殷实的地主,但到万庆良出生的时候,家里的不动产都已充公,他成了一个农家子弟。

五华县是个并不富裕的地方,对许多客家子弟来说,读书几乎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少年时的万庆良深知这一点,他的勤奋好学令亲友们印象深刻。据媒体报道,有乡亲回忆,自七八岁起,万庆良放学后就帮着家里挑水、喂猪,有时候还会下田挣工分,很少与同龄的孩子疯跑疯玩。分担家务之余,他也抓紧一切时间苦读,就连上厕所都会捧着书,有时候一看就忘了时间,一蹲就是一个多小时。上高中时,万庆良的文科很好,不仅能大段背诵名家名篇,作文也常常成为同学们学习的范文。

1981年,在经历两次高考后,万庆良考取嘉应师范专科学院(现已更名为嘉应学院)。大学里,他的文学才华依旧受到称赞。学报的创刊号上,就曾发表过他的论文——《论伍举的美学思想》。这篇论文旁征博引,仅引用《国语》就有18处。当时,学报主编赖绍祥看过文章后,不太相信这出自一名大学生之手,便将他叫到办公室,仔细询问后,才决定刊发。

毕业留校任职一年多后,万庆良的人生迎来转机。公开简历显示,万庆良于1985年12月进入梅县地委(1988年1月改组为梅州市委)宣传部,用了不到7年的时间,从讲师团教员、宣传部干事、副科长,晋升为梅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文明办主任。

虽已踏上仕途,万庆良依旧表现出爱学、上进的一面。1994年,他北上京城,在中央党校学习。一位认识万庆良的人士透露过一则轶事:当时不少官员把上党校视为积累人脉的机会,对学习并不上心。一个周末,一位党校领导来到图书馆视察,发现只有万庆良在图书馆看书,对他颇为赏识,还专门向随行人员询问这个年轻人的名字。

仕途“一飞冲天”

结束党校学习一年后,万庆良担任了蕉岭县委书记,得到了第一个主政一方的机会。刚上任,他就力推建设防洪标准达到50年一遇的蕉城防洪大堤,还顺应人大代表的提议,引龙潭水为城市饮用水,替代被污染的石窟河水。一位人大代表回忆,当时的万庆良拍板很干脆,不拐弯抹角。另一位人大代表则称,万庆良很能接受别人的意见,特别是反面意见。在离开蕉岭之前,万庆良专门设宴答谢“反对”过他的老同志。

万庆良曾发表论文中提到的“伍举”,是春秋时代的楚国大臣。根据《史记·楚世家》的记载,“一飞冲天”和“一鸣惊人”两个典故,就出自伍举与楚庄王的对话。2000年,36岁的万庆良“一飞冲天”,离开故乡远赴广州,就任省团委书记,成为15年来,广东省团委第一个不是由副书记提拔上来的书记。

3年后,万庆良自省城空降粤东,担任揭阳市市长,一年多后又接过市委书记一职。据报道,他主政揭阳5年,当地的GDP增速从7.3%一路提升至22.1%,许多招商引资的大项目,都由他亲自出马搞定。

2008年1月,万庆良再次回到省城,担任副省长。2010年,他的仕途又一次“换道”,从省政府来到广州市政府,转任广州市市长。赴广州任职时,省委组织部领导如此向广州市党政干部们介绍万庆良:原则性强,公道正派,团结同志,作风务实,谦虚实干,廉洁自律。2011年底,他又接替张广宁担任广州市委书记,正式成为这个全国第三经济强市的一把手。

主政广州后,万庆良在2012年初的市委十届二次全会上提出了“一个都会区、两个新城区(南沙滨海新城、东部山水新城)、3个副中心(花都、增城、从化)”的城市发展思路,2013年又提出了9个“新城”的想法。两个新区、3个副中心再加上9个“新城”,广州市一下子有了14个发展平台。对此,一些学术界人士有不同看法。

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马向明曾撰文指出,广州的“新城”是各区在总体规划的功能布局下提出来,由市审批。在各区分别提出计划的状况下,很有可能出现整体失控。

去年9月高调重启的“广州光谷”或许是这种现象的一个注脚。和赫赫有名的武汉光谷相比,广州提出的光谷计划最显著的特点是并不存在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谷”,相关行业被分散在中新广州知识城、广州科学城等16个产业聚集区,几乎覆盖了全市每个区县。如此分散,很容易出现各自为政,无法统筹的局面。

万庆良的施政策略中另一个遭人诟病的,是风风火火的“造湖”运动。2012年,广州提出新建六大人工湖,而且一个比一个大。号称投资60亿的萝岗九龙海,建成后将“比西湖还大”。因为选址在一处山岗上,且耗资巨大,该工程遭到学者和媒体质疑。去年市规划局公布的消息显示,该人工湖的规划规模已经从5.5平方公里下降到3平方公里。

除了在城市发展上提出自己的思路,万庆良也曾高调铁腕治理腐败问题。在他任内,仅2013年一年,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就立案调查了682人,其中包括14名市管干部。

万庆良打击贪腐的一大特点是主攻窝案。曾任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党委书记的郭清和,在调任从化市市长后被查,他所在的林业和园林系统窝案随之曝光,涉案达13人。广州市科信局原局长谢学宁被调查后,也引爆了科技系统窝案,系统内29人被查。万庆良的打击目标不仅是市属部门,也有下属区县。白云区是广州老城区中面积最大的一个,长期以来深受违建、治安等问题困扰。2012年底,广东省委第八巡视组对该区进行巡视督导。此后,纪委查处81名官员。仅8人组成的区政府班子,就有3人落马,一度有官员感叹:“现在区政府常务会议都不够人数!”在次年初的市委全会上,万庆良点名批评白云区是“神仙难救”,如今看来也颇具讽刺意味。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