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国家人文历史》杂志专区——人文家国 历久弥新>>《国家人文历史》2015年第07期(总第127期)

南北为何而战

奴隶制:心照不宣的症结所在

特约撰稿 | 刘晨光

2015年03月27日16:23    来源:人民网-国家人文历史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南北问题”的致命后果就是使美国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统一的政治共同体,而奴隶制问题作为“南北问题”的症结所在,就在于只要奴隶制存在一天,美国的立国原则就必然会被玷污,美国即便没有在领土上发生分裂,也必然在事实与价值、身体与灵魂之间发生分裂,成为一个自我撕裂的国家。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页

本文原载于《国家人文历史》2015年第7期,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国内战从表面看来是突然爆发的,双方起初都以为战争的结束会非常迅速,绝没想到会持续那么长时间。一种常见的观点是把原因归结于林肯,似乎上帝要他当选总统,就是为了引爆南部的怒火和战争。还有一种更常见的观点,认为这场战争是两种社会经济制度的对决,终究是无法避免的。无论诉诸偶然还是必然,都有一定道理。但我们需要的,是对美国政治历史更为体贴的理解。

美利坚合众国的原罪

美国内战的发生,是某些问题长期累积的结果,这些问题谁都看得到,可同时谁都只想拖着,以为时间最终会化解一切。源自盎格鲁撒克逊的民族,对于妥协精神再熟悉不过。像林肯那样伟大的头脑,也不得不长期忍受良心的折磨,依靠《圣经》和莎士比亚获得灵魂的开脱,绝不愿意意气用事,轻启战端。可问题的发展最终超出了一切主客观限制,无论多么优良的政治制度,无论何等卓异的政治人物,都无能为力。

这是悲剧之为悲剧的真义所在。一切都是人类自己酿成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不相信千百年来流传的智慧箴言,一定会吃亏。大英帝国的殖民主义者最终被北美殖民地推翻,北美殖民地的黑奴贩卖者和奴隶主们为未来的美利坚合众国播种下原罪。这是问题的最初由来。

美国是第一个明确地把立国根本建立在启蒙哲学基础上的国家。什么是启蒙?康德回答得好:“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使得美洲殖民地从英帝国羽翼下独立出来的革命者们知道这一点,通过制宪会议为独立后的各邦制定统一宪法、建构联邦共和国的制宪者们也知道这一点。再没有谁比美国建国者们更相信人类自身的“深思熟虑”和“自由选择”了,当然,也再没有哪个国家更有条件让自己的建国者们充分运用理智来描绘其未来草图了。可是,即便是他们,也要面对种种自然的或人为的限制,其中之一就是奴隶制。

关于奴隶制的三项妥协

在1787年制宪会议上,议程一度呈胶着状态,无法进展。问题核心一开始表现为国会议席的分配,这触及了新政治体的基本建构原则,到底是以“州”为基础还是以“人民”为基础?最终的解决方案是妥协:国会设两院,众议院代表人民,参议院代表各州。

然而,问题的真正本质接着便暴露出来。如果众议院席位按人口比例进行分配,那么黑人奴隶到底算不算在总人数之内?早在制宪会议开始不久,麦迪逊就曾指出:“各州利益的分野,不在它们的大小不同,而在它们的环境不同;实质性的区别,部分归因于气候,主要因素,还在于各州是否蓄奴,及奴隶制引起的后果。这两个因素同时发生作用时,构成联邦内最大的利益分野。这个最大的利益分野,不在大州小州之间,而在北部南部之间。”奴隶制在北部已经或即将废除,即便不把奴隶计算在内,对于总人口数也无太大影响。南部则不同,如果除去奴隶人数,南部蓄奴州的人口总数便会减少三分之一还多,将远远低于北部各州人口总数。因此,南部各州坚持要把奴隶人口算入本州总人口,以争取能与北部抗衡的代表权。而北部州则坚持,只有自由人才能作为州人口的基数。最终找到的解决方法,是把众议院的席位分配与联邦在各州所征直接税挂钩。这一妥协的结果就是著名的“五分之三”条款,即将奴隶人口数以五分之三的比例折算。

此外,制宪会议还就奴隶进口问题达成了妥协。北部大部分州希望联邦政府拥有较大的管理州际贸易和进出口贸易的权力,这样有利于北部的经济发展,而南部州则产生了较大的分歧。表面上,弗吉尼亚和马里兰的代表谴责进口奴隶的贸易是“罪恶的”,但两州有更实际的经济打算:弗吉尼亚是当时最大的蓄奴州,马里兰的奴隶也不少,奴隶人口的再生率很高,将大量过剩奴隶转卖到南部腹地的蓄奴州可为两州奴隶主带来丰厚利润,而取消海外奴隶贸易,正好可为国内的奴隶专卖扫除竞争对手。对此,南卡罗来纳的一位代表一针见血地指出:“宗教和人道,与奴隶问题无关。利益是支配国家的唯一原则。”

关于奴隶问题达成的还有第三项妥协:制宪会议接受了南部关于各州在奴隶主的要求下帮助捕捉逃奴的提议,但在文字上作了技术性处理,把“在一州合法服劳役者”改为“在一州按该州法律服劳役者”。言下之意是,既有的奴隶制仅仅是不受宪法本身认可的地方性体制。这样,奴隶制问题得到了暂时的解决。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