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达赖流亡真相:1959年西藏武装叛乱始末【4】

真云边吉

2015年04月17日08:55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到罗布林卡去保护如意至宝(达赖喇嘛)吧!汉人要把他劫走了!”这些哭喊声,对坚信佛教的藏族人民无疑是莫大的冲击。他们怀着那份忠诚之心,恐惶不安地向罗布林卡涌去。分裂分子妄图以保护达赖为名,包围罗布林卡。武装叛乱的帷幕终于揭开了。

2.酝酿叛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在北京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达赖喇嘛代表西藏地方政府致电中央人民政府毛泽东主席,表示拥护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但是,达赖喇嘛致毛泽东的电报墨迹未干,以西藏地方政府两个司曹鲁康娃·泽旺绕登、本珠仓·洛桑扎西为首的分裂主义分子,即在拉萨支持一些人以“人民会议”的名义出面,反对协议,要求人民解放军撤出西藏,搞“独立”活动。

“人民会议”是西藏分裂分子发动叛乱、对抗中央人民政府工具,它企图为分裂西藏冠以合法的名义。1950年10月的昌都战役,解放西藏的条件业已成熟,西藏地方政府犹豫不决,战和难定。

达赖喇嘛及主要官员12月出走亚东。阿乐群则为抵制解放,以保护达赖为名,建立了私人卫队。1951年7月16日,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张经武到达亚东会见达赖喇嘛,促成他同意返回拉萨。事实上,当张经武入藏之前,阿乐群则等70多家商人,向亚东噶厦提出申请,要求率众隆重出迎达赖。亚东噶厦准予他们迎至拉萨远郊,并将他们作为“人民代表”编入迎接达赖喇嘛的仪仗序列。“人民代表”以合法身份出现在迎接达赖喇嘛的队伍之中,一时名声大噪。他们乘机打起反对十七条协议,破坏汉藏团结的分裂旗帜。

1951年底,“人民会议”在德吉林卡开会,立誓请愿,成员有 40至50人。他们宣称:“为了宗教和众生的幸福,而立志不移”,“粉身碎骨在所不计,永不反悔,我们像兄弟一样,生死同当,并向神宣誓,内部的事,不向外泄。”

豪言壮语并不能掩盖这些上层贵族为权力而争斗的目的。

但是,“人民会议”确实蒙骗了许多藏民,它得到司曹鲁康娃·泽旺绕登的支持,1952年3月发起了请愿活动,组织反动武装解放大队,包围中央代表驻地、外事处、银行和阿沛先生的住宅。此时,中央必须顾全大局,坚持团结,反对分裂,促成达赖喇嘛撤销两司曹之职务,解散“人民会议”。

然而,噶厦暗中包庇鲁康娃等分裂分子,让其潜逃出境,继续从事分裂活动。“人民会议”事件后,鲁康娃借朝佛名义前往印度,以噶伦堡为据点,策划并指挥康藏分裂势力的叛乱活动。

“人民会议”并没有因被取缔而停止非法活动。噶厦中的少数分裂分子仍然暗中支持。1953年,阿乐群则、钦绕旺秋等人聚集在阿乐群则家,密谋再组“西藏人民会议”。

1954年7月,中央政府通知达赖喇嘛赴京出席全国人大第一届会议。阿乐群则等人为了阻止达赖赴京与会,公开宣布再组“西藏人民会议”,煽动请愿,反对中央的决定。同时,夏格巴等境外的分裂分子在噶伦堡也成立了“西藏国民大会”,里外呼应,一起进行分裂阴谋。

达赖赴内地出席第一届全国人大后,于1955年6月返回拉萨,阿乐群则又掀起请愿活动。他以迎接达赖为名,呈送了“汇报与请愿书”,要求恢复“人民会议”的地位,反对筹备成立西藏自治区。11月17日,中央政府驻藏代表责成噶厦明令宣布“西藏人民会议”为非法组织,并将阿乐群则等分裂首领逮捕,其嚣张气焰受到沉重打击。

1955年,中央政府决定在川、青、甘、滇等省藏区试行民主改革。藏区的封建农奴主包括一些寺庙喇嘛堪布,深感改革触动其既得利益与统治地位,强烈反对改革。他们以文、武两手抵制中央的改革政策。阿乐群则等人在拉萨以伪“人民会议”名义,搞静坐、请愿,张贴标语,轮番纠缠中央驻藏代表,以和平手段反对改革。

1956年初,分裂分子在外国势力和台湾当局的支持下,在康巴地区举行了大规模叛乱,以武力破坏民主改革。

1956年,印度举行释迦牟尼涅槃两千五百年纪念大会,特邀达赖出席。境内外的分裂势力又乘机进行滞留达赖于国外的分裂活动。

达赖的哥哥嘉乐顿珠和土登诺布从美国赶回印度,与鲁康娃、夏格巴等分裂势力会合,力劝达赖流亡印度,居留于噶伦堡从事“藏独”活动。

夏格巴甚至企图在达赖于1957年1月访问加尔各答时,用汽车劫持达赖到美国领事馆。对此,周恩来总理亲自访印,进行工作,才使尼赫鲁许诺不支持“藏独”势力。周总理还两次与达赖进行长谈,坚定了他回国的立场。

1957年2月初,达赖一行返藏,国内外分裂分子企图利用达赖访印,逼其流亡印度搞“藏独”的阴谋未能得逞。

1957年开始,西藏反动上层在西藏各地秘密拼凑叛乱组织,四处截击汽车,暗杀汉族干部。

1958年下半年,非法的“西藏人民会议”召开会议,全面策划武装叛乱。7月28日,阿乐群则、多吉巴桑等人以藏区(卫藏、康巴、安多)人民的名义,向全世界185个非共产党国家与地区散发了反对“中国侵略西藏”的决议书。境外的分裂势力在美蒋特务的支持下,以噶伦堡为基地,成立了“西藏自由同盟”、“西藏福利协会”等反动组织,出版《西藏镜报》,鼓吹“独立”,策划分裂活动。

1957年5月,在西藏上层集团的策划、支持下,原“伪人民会议”的骨干又组成了“曲细岗珠”。这是个反动组织,其名即要使西藏及川、滇、甘、青等省藏族聚居的地区独立,即成立“大西藏国”。这一组织成立之后,以向达赖献“金宝座”为名,展开大规模的捐献活动。

1957年底,西藏噶厦大幅度的调整区划、机构及领导人员,委任了一批分裂主义分子担任宗本(县长)、基巧(相当专员)等职务,以强化其统治。

经过一段串联、酝酿活动后,1958年4月20日,由邻省窜入拉萨的近5000名叛乱武装的头目及藏军,哲蚌、色拉、噶丹三大寺的代表秘密聚会,结成同盟,将所有武装力量统一于“曲细岗珠”组织之内。他们正式签订了同盟书,各自承担了将来叛乱时所担负的任务。

“曲细岗珠”还得到帝国主义和外国反动势力空投、陆运武器弹药等物资援助。7月21日,“曲细岗珠”组织的“卫教军”,在拉萨以东仅80余公里的争莫寺伏击了解放军的一辆运输汽车,打响了在西藏噶厦管辖区武装叛乱的第一枪。而后,又在麻江、贡噶、扎朗等地伏击解放军车辆。解放军10人被杀害,伤残20多人。

1959年初,武装叛乱逐步升级,叛乱分子以及“人民会议”的骨干成员,不仅袭击解放军,而且对藏民也劫掠、烧杀,强迫他们反对中央人民政府。

1959年3月10日,拉萨的叛乱事件,终于爆发。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