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抗战家书:我们先辈的抗战记忆

胡大勇 王家淼 段明艳等

2015年06月03日16:23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编者按】“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家书是古往今来人们信息交流的主要工具,集文学、史学、美学、书法、礼仪等元素于一体,承载着十分厚重的历史和文化信息。尤其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写就的家书,其时代感就更加突出和鲜明。抗战将领、义士们视死如归,但他们也有普通人一样的爱、恨、情、仇人。他们的坚硬与他们的柔软一样感人,让我们一起翻开《抗战家书》的书稿……

左权,原名左纪权,号叔仁,1905年3 月15 日生于湖南省醴陵市黄茅岭一个农民家庭。中学时他就参加了中共地下组织领导的社会科学研究社,阅读了《向导》等宣传马克思主义的读物。1924年考入广州孙中山大元帅府军政部主办的陆军讲武学校,编入第一队。他在校勤学苦练,受到教官和同学们的称赞。

1924 年10 月,左权参加了镇压商团叛乱。11月陆军讲武学校一、二队学员转入黄埔军校。1925年1 月,左权在黄埔军校由陈庚、周逸群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9 月到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1930 年6 月回国,先后担任中国红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教育长,以后历任新12 军军长,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参谋处长,红五军团第15 军政委、军长和红一军团参谋长等职。1934年10 月,长征开始,红一军团作为先头部队,左权经常参与指挥战斗,协助聂荣臻等指挥渡赤水河、过大渡河、夺泸定桥、攻腊子口等战斗和直罗镇战役。1936年,任红一军团代军团长,率部西征,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

1937 年8 月,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左权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9月15 日,同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率八路军东渡黄河开赴华北抗日前线。1938年4 月,日军以108 师团为主力3 万余人分九路围攻晋东南根据地周围的博爱、邯郸、长治等地区,左权亲自率总部警卫团参加战斗,歼敌千余人,粉碎了日军的围攻,并收复了辽县等18 座县城,扩大了晋、冀、豫抗日根据地。1940 年5 月,日军分三路围攻八路军总部驻地山西省武乡县王家峪,左权指挥部队警卫团打麻雀战,粉碎了日军的围攻。8月至12 月,左权参与领导了著名的百团大战,共毙伤日伪军2 万余人,破坏铁路、公路2 000 余公里,拔除敌军据点3 000 多处,取得了重大胜利。1941年11 月,为保卫八路军黄崖洞兵工厂,他亲自选择地形,指导修筑工事,并指挥总部警卫团不足千人的兵力,采取“以守为攻”、“以静制动”、“杀敌至果”的原则与日军5 000 余人激战八昼夜,毙敌1 200 余人。中共中央军委称赞黄崖大捷为“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1942 年初,日军接连向晋东南根据地发动“总进攻”。2月,日军采取“铁壁合围”、“捕捉奇袭”等毒辣手段,不断向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区辽县(今左权县)麻田镇一带增兵,进行“扫荡”,被我军击破。两个月以后,日军又纠集3 万多兵力,进行空前残酷的“五月大扫荡”。24日,八路军总部机关开始转移,左权亲自率129 师及警卫连部署突围计划,在突围中,由于后勤部门对形势估计不足使几千人马阻滞在山西河北交界的十字岭,日军发现了目标, 从四面合围,步步紧逼。左权命令作战科长及警卫连长护送彭德怀总司令转移至安全地带,自己坚持指挥突围。在总部机关和老百姓转移完毕、掩护部队冲向敌人最后一道封锁线时,一颗炮弹在左权身边爆炸,八路军卓越的将领左权将军壮烈牺牲,时年37 岁。

1942 年9 月,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作出决定,将山西省辽县改名为左权县,并在涉县石门村西北太行山麓修筑了左权将军陵墓和纪念塔。1950 年10 月,中央人民政府批准将左权灵柩移至邯郸晋冀鲁豫烈士陵园。

左权将军可谓将毕生精力都贡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他谱写了自己辉煌的革命生涯、军事生涯,撰写和翻译了大量军事理论文章和著作,但很少谈及自己。正因为如此,这些家书便成为抗战时期八路军高级将领的家书代表作,这十几封出自左权将军内心深处的文字细腻地勾勒出其婚姻生活和家庭生活的多彩世界。

这批家书除了左权给母亲和叔叔的两封信写于1937 年外,其余的信都写于左权与刘志兰1939 年新婚后至1942 年5 月壮烈殉国的戎马倥偬、战事频繁、炮火纷飞的21 个月中。

1939 年2 月,中央巡视团到达山西前线,巡视团成员、北平师范大学学生刘志兰随团来到山西后留在晋东南北方局妇委会工作。经朱德总司令做牵线红娘,左权与刘志兰结婚并于次年即1940 年5 月生下了女儿左太北。

这批家书写作的时间正值百团大战前后,日军将八路军视为华北的眼中钉、肉中刺,为此进行了残酷残忍、灭绝人性的“大扫荡”。面对险恶的战争环境——太行山抗日根据地是天不雨、地久旱、人缺粮、畜缺草,八路军战士缺枪炮弹药,但是中国共产党人却对抗战胜利的前途充满了信心。家书透露出左权将军对刚刚投身革命的亲密伴侣无微不至的关心与呵护;对刚出生才几个月就离别的女儿,这个沉默刚毅的军事指挥员在家书中一变而为慈父,字里行间凝结着对女儿冷暖关爱的骨肉亲情。

下面摘录几段左权家书中的内容,看看百团大战前后太行抗日根据地人民的战时生活。

接何廷英同志上月二十六日电,知道你们已平安地到达了延安。带着太北小鬼长途跋涉真是辛苦你了。当你们离开时,首先担心你们通过封锁线的困难,更怕意外的遭遇。今天安然到达了老家——延安,我对你及太北在征途中的一切悬念当然也就冰释了……你们走后,确感寂寞。幸不久即开始了北方局高干会议,开会人员极多,热闹了十多天,寂寞的生活也就少感觉了。你们走时正是百团大战第一阶段胜利开展之时……(1940 年11 月12日左权致刘志兰第一封家书)

前托郭述申同志带给你的一包东西:有几件衣服,几张花布,一封信,听说过封锁线时都丢掉了。可惜那几张布还不坏,也还好看,想着你替小太北做成衣服后,满可给小家伙漂亮一下,都丢掉了,这怪不得做爸爸的,只是小家伙运气太不好了。

(1941 年5 月29 日左权致刘志兰第三封家书)

……半年来没接到你的信,时刻担心着你及北北的一切……二月间我们全处在反扫荡中……敌人的残酷仍然如故,新的花样就是放毒……因为毒伤,老百姓很死了一些人,伤的很多。女县长刘湘屏中毒非常厉害,全身发烂,皮肤掉了三分之二,幸而医治较早,大概可以不死了,其痛苦之极也可想而知。……亲爱的,时刻牵挂着你,你当同感,别后将两年了,不能不算久,愿共同努力,多多工作、多多学习度过未来的两年吧。(1942 年4 月1日左权致刘志兰第九封家书)

这封信表达出对女儿的思念及渴望全家团聚的心情:“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着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可惜三个人分在三起,假如在一块的话,真痛快极了。”

此信写完后不到几天,左权将军就壮烈殉国了。

1942 年7 月3 日的《解放日报》发表了刘志兰撰写的《为了永恒的记忆——写给权》一文,其中有这样的几段文字:“虽几次传来你遇难的消息,但我不愿去相信。自然也怀着这不安和悲痛的心情而焦虑着,切望着你仍然驰骋于太行山际。……在共同生活中,你有着潜移默化的力量,我更是一个热情、积极的、幻想很深的青年,在你旁边渐变得踏实、深沉,一面开朗地认识革命事业的伟大规模,一面体验到人生的丰富意义。……或许是重伤的归来,不管带着怎样残缺的肢体,我将尽全力看护你,以你的残缺为光荣……在任何困难之下,咬着牙齿渡过去。有一点失望和动摇都不配做你的妻子……”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然而,当一个人把有限的生命投身到革命事业中去,那他的生命就会得到永生。(王家淼)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