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口述史

厨师:晚年毛泽东因受一重大打击食欲大大下降

2015年09月18日09:52    来源:大洋网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1971年9月13日林彪叛逃事件,对毛泽东身心的打击是十分明显的。从那天起,我发现毛泽东的身体日渐衰老,食欲也大大下降了。他老人家病重后,则以鲜牛奶、豆浆和肉汤、鸡汤等流食为主。

毛泽东爱吃烤过的玉米棒子

毛泽东是南方人,自然爱吃米饭,但他往往喜欢米饭与粗粮搭配着吃。我刚去那几年,他饭量比较大。2两米下肚后,再吃块烤白薯、烤玉米棒子。他曾对护士长吴旭君说:“光吃细粮和好吃的不行,粗粮、细粮搭配着吃才好大便。”吴旭君将毛泽东的这番话转告给我,意思是提醒我安排食谱时考虑这个因素。我认为,这是有科学道理的,因为他符合营养配餐的原则。何况毛泽东有“习惯性便秘”的病症。据说红军长征时,“毛泽东解下大便了”的消息常常能使身边的人高兴不已,以水代酒,举杯相庆。

于是,每顿饭我都要给毛泽东准备上两块烤红薯,两根烤玉米棒子。毛泽东爱吃烤过的玉米棒子,但直接在火上烤的玉米棒子,他吃着又嫌硬。汪东兴和张耀祠曾亲自为毛泽东烤过,毛泽东说咬着费劲。怎样解决这个矛盾呢?我想了个办法:将比较嫩的玉米棒子先放在锅里蒸熟,然后放在火上象征性地烤烤。毛泽东吃饭时一看是烤过的玉米棒子。很高兴,食欲也就来了。除了白薯和玉米之外,毛泽东还喜欢隔三差五地吃点焖高粱米饭。

三年困难时期,毛泽东为了与全国人民共度难关,曾一度不吃肉。我到毛泽东身边工作时,国家经济状况已明显好转,他开始吃些荤了。毛泽东特别喜欢吃我做的红烧肘子、回锅肉、干烧鱼和麻辣牛肉等。当然,这些他爱吃的菜也不是天天都做,还要经常变换着点花样。毛泽东正经吃饭,一般都是4个主菜、两碟小菜,如苦瓜、泡菜、盐煎辣椒之类,外加1碗汤。菜和汤的量都不大。毛泽东比较爱喝汤。我常给他做的汤,是普通家庭主妇都会做的,如酸辣汤、鱼头汤、鸡蛋汤、榨菜汤和籴丸子汤等。毛泽东的食谱通常是由我来安排的。他每顿饭的剩菜端下来,我看那个菜未动过筷子,或吃得很少,下顿饭就不做了。

“做饭,不能华而不实。”

1965年12月26日,毛泽东容光焕发,心情很好。这一天是他72岁生日。下午,他嘱值班秘书将我请到卧室。

“于师傅,你做的菜,我很喜欢吃。”毛泽东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夸奖道。他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又说:“做饭,不能华而不实,做的人认为好看好吃不行,得吃得人认为好看好吃才行。”

“为我做饭,没有什么规律,难为你了!”

受到毛泽东的赞扬和慰问,我感到很幸福,也很感动。

毛泽东又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河北遵化县的。”

“噢,是王国藩那里的啊!‘三条驴腿’、‘穷棒子社’……”毛泽东喃喃地说。

毛泽东爱吃我做的干烧鱼。常吃的主要是鲤鱼、草鱼和武昌鱼。要说最爱吃的鱼,要数武昌鱼了。因为真正的武昌鱼是在活水中生长的,不像在鱼塘中生长的草鱼、鲢鱼等有一股土腥味。有一次,毛泽东吃草鱼时,不小心被一根小鱼刺扎了喉咙,为此,他有两天很少进食。毛泽东是很刚强的人,他忍着痛,未对别人讲。

为了避免鱼刺扎嗓子的事故,后来我就费点事了,鱼端上桌之前,我先将鱼刺仔细赐干净。

我还针对毛泽东的口味,并考虑到他的年龄特点,创造了一种叫“炸土豆饼”的菜。其制作方法是:将土豆煮烂后,加白面、黄油、牛奶和白糖,合成饼状放入油锅中炸。这种土豆饼具有酥嫩香甜的特点。我一般是做成2两一个的。第一次上桌,我做了4个。毛泽东没吃够,要求再做,以后他就经常吃这道菜。

马齿苋是一种可入药的野菜,毛泽东也比较爱吃。一天,护士刘晓燕对毛泽东说:“主席,今天于师傅给您做麻凌菜。”

“你说的不对,应该叫‘马齿苋’。”毛泽东纠正道。“它的叶子特征,就好像是马的牙齿被线穿起来一样。这在古书上都有记载。”

毛泽东偶尔特别想吃某样东西,一般是通过值班人员告诉我。有一天,他说他想吃“狗不理包子”。这下我犯了难,因为我没学过呀!工作人员研究,想请毛泽东到天津去吃。

“专门到天津去吃包子,那怎么行!”毛泽东摇摇头。

第二天一早,我与管理员顾作良一起赶往天津去拜师学艺。店领导十分热情,选派了技艺最好的厨师教我。我只学了两个小时,就基本上掌握了狗不理包子的制作技巧。下午返京时,我顺便买了一些名副其实的正宗货。

晚上将包子上锅蒸了蒸,但毛泽东只吃了两个。后来,我按照从天津学的工艺给毛泽东做了一次包子,他吃了6个(1两2个),连连说:“还是你做的好吃,比从天津买来的强。”

我心里明白,不是天津买来的不好吃,其奥妙在于:再好吃的东西,放凉后上锅一蒸,味道比初次出锅的自然也就逊色多了。

鉴于毛泽东晚上工作、白天睡觉的特点,我的“生物钟”也作了相应的调整,即毛泽东睡觉,我也睡觉。他工作时,我便为他准备饭。这种生活节律我很长一段时间才习惯。开始在白天睡觉的时候,我是靠安眠药来维持的。否则,晚上一犯困,就耽误毛泽东吃饭了。

分享到:
(责编:王子一鸣、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