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重回历史现场

中国摄影师眼中的朝鲜:一个被误解太多的国家

2015年10月22日11:02  吴丹红  来源:环球网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平壤某重点中学身穿校服的女孩。李嘉摄
平壤某重点中学身穿校服的女孩。李嘉摄

10月5日至12日,我和四月网、思行家定制旅行的21位朋友,对朝鲜进行了七晚八天的访问。期间,我们从平壤到南浦港,从妙香山到板门店,还近距离观看朝鲜劳动党成立七十周年庆典活动及阅兵式。我们看到的或许不是朝鲜的全部,但能感到朝鲜的变化。在朝鲜期间,我也注意到国内互联网上有关朝鲜的一些争论,这促使我回国后想写一写自己感受到的朝鲜——这是个被外界误读太多的国家。

朝鲜民生状况没那么悲观

去朝鲜前,我们通过国内外传媒尤其是互联网舆论了解到的朝鲜似乎是一个正闹饥荒、民不聊生的国度。但到朝鲜后,看到实际情况远没那么悲观。在这8天时间里,我们并非完全按照朝鲜国际旅行社安排的路线活动,也有一些空闲时间到广场、街道、民居走走,接触朝鲜老百姓。在平壤和开城,我拍摄了很多在路上行走的市民、在田里耕作的农民以及匆匆骑车上学的学生。朝鲜人大多高颧骨、身材削瘦、皮肤黝黑、衣着简朴,他们对中国游客普遍比较友好,虽然严肃而拘谨,但也会露出淳朴的笑容。

从中国人的角度看,朝鲜的物质生活依然匮乏,有的生活物资还需要凭票定量供应。很多同行的朋友都有这样的感觉,朝鲜当下的生活水平,像极了1980年前后的中国。朝鲜的物质生活水平还不高,或许有多方面的原因。在我看来,早期美国的经济封锁是一个因素,也与自身的计划经济体制有关。这方面,中国也经历过类似阶段,有过类似教训。朝鲜人民的勤劳、敬业、爱岗,是我们有目共睹的。但计划经济最大的弊病是资源配置不合理,效率无法提高,生产力得不到释放。仍在实行计划经济的朝鲜,为摆脱困境,也尝试着进行一定程度的开放,比如著名的开城工业区。

此外,朝鲜的军费开支比重太大,朝鲜总人口约2400万,现役部队超过百万,朝方资料显示,2012年国防开支预计占财政总支出的15.8%。国防负担沉重,但为国家安全朝鲜又不能掉以轻心。相反,韩国依靠市场经济加上美日扶持,建立以出口为主导的经济发展策略,尔后升级产业结构,走上快速发展道路。

当然,朝鲜的生活也有它独特的一面。至少,朝鲜非常干净、清洁,我们在朝鲜吃的都是绿色食品,不用太担心健康和污染等问题。我们参观了平壤的蔬菜科学研究所,看到了他们用电脑控制技术培育完全无公害蔬菜。朝鲜的菜肴,比较少油,无意中也切合了中国人现在的健康理念。

在平壤也能刷微信朋友圈

更让我们感受深的是朝鲜人的淳朴。同行的几位曾经在世界各地游历的朋友,有的在印度被人偷窃过,丢失随身携带的大量现金,有的则在法国街头被人光天化日抢走七八千美元。相比之下,朝鲜的安全性值得一提,穿行整个国家,都能看到军人的身影,维持治安的警察虽然不多见,但街头秩序井然。在朝鲜,我们毫不担心安全,偏僻的道路上可见孤身行走的少女和单独玩耍的孩童。据了解,朝鲜的犯罪率相当低,与美国几乎处于坐标的两极。或许有人会批评这是农业社会的属性,代表了社会的流动性差,但从马斯洛的基本需求角度出发,安全应是最基本的需求吧。

到平壤的第二天,我用手机发了两条微博,刷了微信朋友圈,很快就有很多人问:“不是到朝鲜手机被没收了吗?”“朝鲜不是不允许拍照吗?”“居然还能上网?”在朝鲜期间,虽然传说中的没收手机、不准拍照、不让走动都没有发生,但上网确实还是一大难题。由于在酒店等很多地方都找不到无线网络信号,我们花700多美元在平壤通信局买了一张3G卡,里面包含10G的上网流量。因为上传下载速度很慢,最终我们只使用700多兆便到了离境的时候。我在朝鲜期间发的微博以及微信朋友圈,用的都是这张上网卡。朝鲜国际旅行社中国部崔姓导游说,朝鲜有自己国内的网络,但不能随便上国际互联网。

手机已在朝鲜国内很普及,朝鲜人最常用的是国产阿里郎手机,以及中国的华为手机,但网络应用还不普及。互联网的基本精神是开放、分享和沟通,但互联网的进攻性,让防守型的朝鲜民众不太适应。如何开放互联网,如何进行信息管理,或许是摆在朝鲜人面前的挑战。

朝鲜已经设立了经济开发区和特区,但显然开放的程度不够,离自由贸易还差很远。朝鲜本地的工业化水平有限,所以我们在朝鲜的酒店和餐厅看到大量进口的电器,比如中国的海尔、格力、美的,汽车有长城、比亚迪,当然还有一些其他国家的产品。

“美帝是我们的第一号敌人,日本是第二号敌人”

朝鲜的全称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完全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国内外的互联网上,总有人对朝鲜现行的政治制度指指点点,但却忽视了其形成的历史原因。朝鲜曾被日本殖民统治,这给朝鲜民族留下惨痛记忆。1945年日本投降后,美国又人为地把北纬38度线作为朝鲜半岛分而治之的临时分界线,造成今天南北对峙的局面。

朝鲜之行,我们经常听朝鲜导游提到“主体思想”。他们认为“主体思想”很好理解,就是人民群众是革命和建设的主人,是推动革命和建设的力量,也是开拓自己命运的力量。“主体思想”最初是由金日成提出的,后经过不断丰富发展,如今是朝鲜劳动党和国家的唯一意识形态。朝鲜人每人都会在胸前佩戴一枚已故领导人金日成和金正日头像的徽章,万寿台上两位领袖的铜像也表明了这个国家依然生活在伟人政治下。

在朝鲜,我们赶上朝鲜劳动党成立70周年的纪念日。10月10日朝鲜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阅兵队伍进城和出城几乎不避行人,我们可以近距离围观。我与同行者普遍的观感是,朝鲜军队的武器装备与很多国家比都算不上先进,但却让西方国家感到不安。

在我们入住的羊角岛酒店,我们见到大量为报道阅兵式而来的外国记者。朝鲜被某些媒体报道为“穷兵黩武”,但在朝鲜人看来,这是国家安全的需要,“如果没有核力量,谁会在乎朝鲜的声音呢?”陪同我们的方姓朝鲜导游说:“正是十几年前朝鲜人民勒紧裤腰带搞核武器,才会有现在强大的国防。不是有句俗话嘛,道理只在核武器射程范围之内。”

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朝鲜人对美国的仇恨。一名普通朝鲜民众跟我说:“美帝是我们的第一号敌人,日本是第二号敌人。”美国在朝鲜战争中的不光彩角色,以及之后对朝鲜的经济制裁,是朝鲜民众憎恨美国的主要原因。日本对朝鲜的殖民统治,则使朝鲜人对日有反感情绪。

在信川,我们参观了一座反映美军在1950年10月侵占朝鲜期间对平民进行屠杀等暴行的纪念馆。展馆内配以历史实物、照片,还有逼真的模拟场景,很多朝鲜民众在参观后失声痛哭。参观后,我也提醒朝鲜朋友,模拟场景中有些血腥场面或许不太适合儿童观看。在朝鲜一家书店,我看到朝鲜外文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一本中文版的《美国歪曲发动朝鲜战争历史的阴谋活动》,参考的资料是美国和日本的一些文献。

在开城,我们参观了板门店停战协定签订地,并走近三八线,观看朝韩两国军人换岗。长达240多公里的三八线上拉着铁丝网,韩国还修建了水泥壁障。我们登高眺望远处这条灰色“长城”时,对面韩军正在军事防线搞爆破,升起的烟雾在山谷中久久不能散去。

带领我们观看三八线的一名朝鲜上校军官说,这条水泥壁垒已建成30多年,把朝鲜半岛硬生生分成南北两半。一名和我们同时听解说的加拿大游客说:“这条水泥壁障是美国帮助韩国修建的。”对这名西方游客,朝鲜军官坚定地说:“祖国一定会统一的。”

离开朝鲜前,我们驱车去了距离平壤约70公里的南浦港,在跨海大桥上,可见一边是大同江江水、一边是海水的自然奇观。大同江是平壤的母亲河。大同,按中国人的理解有天下大同之意。对朝鲜而言,这些年最重大的国际政治事件就是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社会主义阵营一夜之间“变了颜色”。冷战结束后,朝鲜面对的国际形势其实更为复杂。朝鲜把美国作为头号敌人与美国在朝鲜半岛扮演的角色密不可分。在大国角逐的敏感地带,在维护主权完整与社会稳定的前提下,朝鲜不得不在逼仄的空间下做出抉择,封闭或许是对外界威胁的一种被动反应。在世界日益多元化的今天,朝鲜有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道路呢?(作者吴丹红是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问题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