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生活史

“荡妇”头上那一方贞女的头巾

佳本纳

2015年11月25日10:03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伊斯兰教并非唯一一个要求女性蒙面的宗教。根据《圣经》所说,“但凡女人祈祷或说先知话,若不蒙头,就是羞辱自己的头,因为她跟那剃了头发的完全一样。”

油画《斗牛的午后》 (乔治·欧文·韦恩·阿珀利 英国)

小布什夫人劳拉·布什在会见教皇本尼迪克特十六世时身着黑色衣裙和简化了的黑色mantilla

已退位的西班牙索菲亚王后在会见教皇保罗二世时身着白裙和白色mantilla

1950年亨利·克莱夫所绘The American Weekly封面《卡门》

在圣周四佩戴peineta和mantilla的西班牙女子

珍珠贝制成的peineta

如果说中国文学作品中最经典的“荡妇”形象是潘金莲的话,那么西方文学作品中最知名的“荡妇”,便应当是梅里美笔下的吉卜赛女子卡门了。就算没有阅读过《卡门》这篇法国小说或是欣赏过由它改编的经典歌剧,那首洋溢着热情的、著名的卡门咏叹调《爱情是一只自由的小鸟》,或许你也熟悉它的旋律。

虽说卡门并不是一个正面人物,即使以今天的目光来看她依然说不上正派,除了要令隔壁大爷大妈都摇头叹气的思想作风问题,她还坑蒙拐骗,杀人越货。然而作者梅里美在讲述她的故事的时候,并没有带着批判的意味。在他的笔下,她似乎是一个追求自由爱情的斗士,让读者也对她充满了同情和喜爱。

卡门是美的,她的美充满了野性和肉欲。小说中何塞在描述他第一次见到卡门的情形说,“在我的家乡,看见这样打扮的女人就要画十字。”他在面对洒脱放荡的卡门时所显露出来的惊诧、羞怯和木讷,就跟久居深山的老汉乍见沙滩上的比基尼女郎一样。

卡门的出场的确古怪却又令人惊艳。据何塞的描述,“她穿着一条长长的白丝袜,上边已经烂了好几处。超短的红色裙子根本掩盖不住。脚上是一双摩洛哥皮鞋,鞋带和鞋都是红色的。她故意把丝巾解开,这样肩上和里边穿的衬衣上的金合欢花就会露出来。嘴里也含着一支金合欢花”。不仅如此,卡门还是“一扭一扭”地走过来。

卡门所穿的裙子固然不会是我们现在意义中的超短裙,甚至连短裙也算不上,但是在19世纪的欧洲,女人若是露出双足便已是有伤大雅,更不用说露出破破烂烂的丝袜了,说不定从丝袜的破洞处还可以窥见裸露的小腿肌肤呢,简直伤风败俗!

有趣的是,这样衣冠不整、在现代进了某些高档场所都可能被人“请”出去的卡门,竟然还戴了一条头巾(mantilla)。

mantilla并不是普通的头纱,它虽然材料、形状各异,既可以是蕾丝轻纱也可以是披肩,但是从诞生伊始,它就充满了宗教意味,是天主教弥撒头纱的一种。没错,几日前发生在法国的恐怖袭击事件震惊世界,使得包括蒙头巾在内的各种穆斯林习俗又成为热议的话题,然而伊斯兰教并非唯一一个要求女性蒙面的宗教。根据《圣经》所说,“但凡女人祈祷或说先知话,若不蒙头,就是羞辱自己的头,因为她跟那剃了头发的完全一样。”(格前 11:5),所以要求信奉天主教的女性在进入教堂或是做弥撒的时候佩戴头巾、面纱、帽子等,将头发或是连同面部一起遮盖起来。然而时至如今,已经很少有人遵从这样的规定了。

mantilla作为天主教弥撒头纱的一种起源于16世纪末的西班牙,盛行于17、18世纪。19世纪时,西班牙女王伊莎贝拉二世曾鼓励使用mantilla,然而在19世纪末期伊莎贝拉二世退位之后,mantilla便渐渐不再流行,现在西班牙的女性一般只有在复活节前的圣周、斗牛节、觐见教宗和婚礼上才会佩戴mantilla,在日常生活中很难见到了。而在《卡门》的故事所发生的19世纪初期,mantilla还是西班牙妇女典型的日常服饰和装饰物,何塞在描述卡门所在的卷烟厂里那些放荡的女工时,说她们“很少有人能拒绝接受一条薄丝头巾的”,并且暗示只要一条这样的丝巾就能和这些女工们共度良宵,可见在当时一条丝质的mantilla就跟我们的LV手袋一样。

mantilla与一般头纱的不同之处在于,它是由一种具有装饰性的长齿梳固定在圆髻上的。这种叫作peineta的梳子可由不同材质制成,共同点是它们都是高耸的拱状造型。何塞后来在一个英国人家里见到卡门时,卡门正将这个英国人作为下一个狩猎的目标,她身着绫罗绸缎,披着披肩,头上插着一把金梳,那把金梳在西班牙文献中便直称是peineta。然而现在也有省去peineta,单用纱巾披头,将其视作简化版mantilla的。

传统上,mantilla只有黑白两色,在教堂做弥撒时,已婚妇女佩戴黑色的mantilla,未婚的女子则佩戴白色的mantilla。婚礼时用的mantilla则是白色的。各国女性领导人和第一夫人在会见教宗的时候往往也会穿戴黑色的mantilla以示尊敬,唯一例外的是天主教国家的女性王室成员,她们在会见教宗的时候拥有穿戴白色mantilla的特权。

Mantilla的颜色渐渐不再只局限于黑白两色,然而彩色mantilla依旧鲜见,且一般为已婚女子使用。

头戴装饰华美的peineta、披着有着繁复精美花纹的蕾丝mantilla、手执折扇浅笑倩兮的美人一度是西班牙美人的经典形象,如今在日常生活中已很难再见。有趣的是,同样极具西班牙风情且深受吉卜赛文化影响的弗拉明戈舞服饰中大多还保留着mantilla和peineta。而我也恰恰是在一场弗拉明戈舞剧中,对这个名叫卡门的吉卜赛女郎一见倾心的。而这个姑娘若是见识到当今那些迂腐可笑的男权思想,恐怕也要像当初嘲笑何塞一样大肆嘲笑一般,然后像一只小鸟一样提着裙角轻快地奔向她的自由。

分享到:
(责编:王子一鸣、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