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周恩来曾在妇女节讲演中说过什么?

薛鑫良

2016年03月08日11:21    来源:学习时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周恩来还说,怎么能歧视妇女呢?我们的母亲就是妇女。今后,如果有人再要歧视妇女,你们可以对他说:歧视妇女就是歧视你自己的母亲!

原标题:周恩来与妇女工作

陈毅元帅生前说过:“廉洁奉公,以正治国者,周总理也。”周恩来的党性原则和人格魅力,不仅彰显在内政外交和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而且体现在正心、修身、齐家等方面。通过他对妇女工作言传身教、率先垂范的事例,同样可以“一斑知全豹,滴水映朝阳”。对于各级领导干部清除男尊女卑、重男轻女等性别歧视的封建观念陋习,消除不正当男女关系等腐化堕落违法乱纪现象,无疑也是自省自律的明镜和榜样。

“歧视妇女就是歧视你自己的母亲”

早在1926年3月8日,周恩来在广东汕头妇女界举行的“三八”妇女节庆祝大会的讲演中就指出:“妇女运动是制度的革命,非阶级的或性别的革命。”

抗日战争时期,周恩来在1939年7月20日中国女子大学(延安)开学典礼的讲话中,希望“女大”赶快培养造就大批女干部,到全国各地去领导广大的妇女运动。

1948年9月,中央妇女工作会议在中共中央所在地、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召开。周恩来在会上作了关于时局问题的报告。他在报告中指出:妇女担负着两种生产任务,一是物质生产,一是为人类繁衍延续的生产。后一种生产是男子所不能代替的,是光荣的。男同志不能鄙视女同志。女同志更不要自卑。周恩来还说,怎么能歧视妇女呢?我们的母亲就是妇女。今后,如果有人再要歧视妇女,你们可以对他说:歧视妇女就是歧视你自己的母亲!

1949年3月24日,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周恩来为大会题词:“努力生产,打破封建。”

尊重妇女,于细微处见精神

1949年10月14日,宋庆龄女士在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和开国大典以后,乘专车返回上海,周恩来到前门火车站为她送行。他把宋庆龄送上火车,然后自己就站立在正对着宋庆龄座位车窗的站台上。火车启动以后,周恩来就跟着车厢走;火车开快了,他就急步走;火车更快了,他就小跑、快跑;火车越开越快,他一直跑到站台的尽头,还向宋庆龄挥手;直到看不见了,他才离开车站。

1963年4月12日至5月16日,刘少奇率团成功出访了亚洲的四个国家;5月22日回到北京,在机场受到宋庆龄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首都各界五千多人的热烈欢迎。《人民日报》在5月23日发表了有关的新闻和照片。周恩来在当天下午翻阅报纸时敏锐地发现,照片做了剪贴处理,剪掉了几位妇女和民主人士的像。他气愤地斥责道:“岂有此理,荒唐!”并吩咐秘书把摄影师和有关人员找来,严厉批评说:“今天报纸上的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照相就是要反映真实,因为这不是艺术片。你们是伪造照片,是‘客里空’那一套。这次机场欢迎,请了一些女同志,发表一张满堂红照片多好,可是,人来了都被你们剪掉了。我反对这样的做法!”周恩来还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党的新闻事业,不允许弄虚作假,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实事求是。你们这次捅的漏子可不小,回去以后要好好讨论,共同吸取教训。”

大爱无疆,视烈士子女为己出

1925年8月8日,周恩来(27岁)与邓颖超(21岁)喜结连理。历经沧桑五十余载,俩人始终同甘共苦,不离不弃。用邓颖超的话说,他们终爱如初的“秘诀”就是:互爱、互敬、互勉、互慰、互让、互谅、互助、互学。

遗憾的是革命战争时期的艰苦工作和险恶环境,使周恩来、邓颖超失去了做父亲、母亲的机会。

本来,邓颖超曾经两次怀孕。

第一次是在1925年10月。邓颖超(时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兼妇女部长)在广州协助何香凝女士开展妇女工作。她在医生检查以后知道自己怀孕了,心里很慌乱:周恩来率军东征在外地,妈妈也不在身边,妇女工作又那么忙,哪里还有时间带孩子呀?年青的邓颖超想来想去,就自作主张,悄悄服用中成药打胎流产了。事后,杨妈妈责备她不懂事,邓颖超也懊悔自己太轻率太幼稚了。

第二次怀孕到1927年3月预产期时,周恩来正在上海领导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1927年3月21日,邓颖超在广州分娩了一个男婴,不幸的是难产,三天三夜也没有成功,当时还没有剖腹产技术,医生同杨妈妈商量后用了产钳,结果使婴儿的头颅受了伤害,刚生下来就夭折了。更可恨的是当时遇到广东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派大肆搜捕和屠杀共产党人,只能化装成医院的护士,乘坐小电船,离开广州,先到香港,又经过几天海上颠簸,到达上海找周恩来,人已经虚弱得不行了。休养半月后医生检查告知,由于产后疲劳过度,子宫没有收缩好,今后可能不会怀孕了。此后,邓颖超再也没有怀孕,成为遗憾。

但他俩把更大的爱给予了身边的孩子们:对于周恩来两个弟弟、几个堂兄弟和邓颖超的晚辈们亲爱而不溺爱;对于工作人员的孩子们关爱有加;对于烈士子女更加倾注了“不是亲生,胜似亲生”的父爱和母爱。他俩养育了孙炳文、李少石、李硕勋、蔡和森、钱壮飞、张采贞等烈士的儿女,并认了叶杨眉(叶挺将军的大女儿)、孙维世(孙炳文烈士之女)、谌曼里(父亲谌志笃是周恩来早年在天津时的革命挚友、1919年9月“觉悟社”成立时的组织者和第一批社员之一)作“干女儿”。

人民的总理爱人民,人民的总理人民爱,天地之间有杆秤,秤砣就是老百姓。1976年1月8日,周恩来不幸逝世,长安街上的哭声惊天动地,大江南北的哀思泪水如潮。1月下旬,邓颖超在中南海西花厅收到了天津市红桥区服装二厂73名青年工人寄来的一件小棉袄和一封信。工人们说:有句俗话“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周总理和邓妈妈为革命奋斗了一辈子,为人民服务了一辈子,但是没有一个亲生儿女。咱们不就是他俩的儿女吗!

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周恩来、邓颖超就共同约定,死后不要保留自己的骨灰。宋庆龄女士在悼文《怀念周总理》中写道:“在人民耕耘的大地上,在人民呼吸的空气中,他将永远和人民在一起。”是啊!周恩来大公无私,鞠躬尽瘁,生前没有自己,死后也无须保留自己。他似乎什么也没有给我们留下,又似乎把什么都留给了我们!

(作者为中央党校原机关党委副书记)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