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段府悲欢:段祺瑞因对弈失败资助吴清源

张爱一

2016年07月11日10:53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段祺瑞不抽大烟、不酗酒、不聚赌,只有个清雅的爱好,便是下围棋。他每日早饭前必下一盘,天长日久,棋艺自然高超。当时11岁的“围棋天才”吴清源常出入段祺瑞门下。

 

最近正是旅游旺季,北京城里的诸多古迹吸引众多慕名而来的游人。在路过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时,不少人都会惊叹于一组中西合璧的府宅,它们气势不凡,在光影疏织间显得更具历史沉淀的美感。

这就是人们所熟知的“段祺瑞执政府”——1926年3月18日,在这里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三·一八惨案”,数十名青年学生被杀害,鲁迅先生的《记念刘和珍君》说的就是这起惨案。

如今,血雨腥风不再,这里也成为人们凭吊历史的好去处:在这座“庭院深深”的府宅,曾经留下了清朝三位皇子的爱恨以及他们后代的悲欢;记载了晚清陆军海军最高指挥部和贵族学校的风云变幻;还诉说着来如飞花散似云烟的民国往事……一座“段府”,展开的是清朝以及民国的数百年旧事。

1

清朝三位王爷曾住于此

“段府”如今所在的这条路叫张自忠路,是为了纪念抗战胜利中牺牲的抗日名将张自忠。

这条路的原名叫“铁狮子胡同”,这个名字沿用了至少五个世纪,胡同的名字说明这里曾有“铁狮子”,但“铁狮子”具体来自哪儿,则众说纷纭。有的说“铁狮子”源于明崇祯年间国丈田府门前的一对铁狮;也有的说“铁狮子”来自元代一位不可考的达官显贵家;还有人说如今段府门前的那对石狮便是“铁狮子胡同”中的“铁狮子”。

民国时期,段祺瑞执政府所在的门牌号是铁狮子胡同1号,因此这里也被后人称为“铁1号”。

在成为段祺瑞执政府前,这里曾有一段辉煌的历史:清朝几位皇子在此建有王府。第一座王府,其主人就是顺治皇帝的第五子常宁。随后,康熙帝第九子,爱新觉罗·胤禟成为在这里居住的第二个王爷。胤禟在清宫剧中出镜率比较高,在剧中他常被塑造成一个英俊潇洒、重情重义、才华超人的阿哥形象。而历史上真正的胤禟,和电视剧中所差无几。

史籍记载胤禟儿时有一次因耳部感染而高烧昏迷,几乎要丧命之时,一位精通医术的意大利传教士进宫治愈了他的病,从此胤禟便对欧洲人产生了好感和信任,后来他一直把在宫中做事的葡萄牙传教士穆景远当作自己的亲信。胤禟还自学外语,热爱西学,首开用拉丁语转写满文的先例。

胤禟的重情重义也为世人所知,在他的众多兄弟中,他和八阿哥胤禩、十四阿哥胤禵最为要好,在政治立场上,胤禟也始终如一地支持自己的八哥和十四弟。

胤禛即位后(即雍正帝),胤禟不按礼遇接待皇上派遣的钦差,惹得雍正帝大怒,终于有了个正当理由惩办自己的心头大患了。后来在查抄胤禟在铁狮子胡同的府宅时,查出了胤禟与胤禩、胤禵未烧毁的往来信件,其中有“机会已失,追悔无及”等字眼,这便成了惩办胤禟的最有力罪证。1726年胤禟被削宗籍,雍正改其名为塞思黑,意为“讨厌之人”。胤禟在狱中去世。

胤禟的府宅后来成为雍正帝第五子爱新觉罗·弘昼的府邸,即和亲王府。

弘昼是弘历即乾隆皇帝的弟弟,因为当时为防止母子联合外戚专权实行“皇子交换制度”,即皇子们必须被交给生母外的其他后妃抚养,所以弘昼就被“换”给了弘历的生母钮祜禄氏抚养,也就是后来的孝圣宪皇太后。太后对弘昼甚至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弘历还要宠爱,弘昼也常干一些荒唐事,他被后世称为“荒唐王爷”。弘昼最大的爱好便是办丧事,每天饭前装成死人让家人跪一院子痛哭流涕,自己笑着泰然饮酒吃祭品,乾隆皇帝也拿他没办法。

弘昼另一件具有代表性的荒唐事,便是抢劫“运钞车”。弘昼让家丁在铁狮子胡同路口把从宝泉局去往户部的“运钞车”劫进了自己的和亲王府,并将银两洗劫一空。乾隆皇帝知道后正要惩办弘昼,却被太后拦住了。没多久,太后对乾隆皇帝说她想看看“金山银山”,于是乾隆皇帝便从户部借来金银堆积成山让太后看,没想到太后却当即下懿旨一道,将这些金银赏给了“穷”到不得不抢劫银车的和亲王弘昼,孝子乾隆皇帝也只得依了母亲的意思。实际上,按《清史稿》记载,乾隆皇帝即位后把父皇雍正皇帝当年在雍和宫里留下的财产悉数赐给了弘昼,所以弘昼绝对算不上穷,他甚至比其他诸王都富有。

弘昼病故后葬于密云,他的后代在和亲王府居住,一直到清朝末年。

2

中国人建的“混合型”洋楼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清朝政府宣布“预备立宪”,当时和亲王府的主人、弘昼的后代镇国公毓璋,顺应清政府变更官署的命令,搬离了这座王府。王府则被内务府收回,府内原来的建筑基本被拆除,这就是现在为什么我们几乎看不到府内有任何中式建筑的原因。

没过多久,中国营造厂在府内施工建造了现在保留下来的三组砖木结构的欧式楼群。但人们或许不知道,这几幢外形近乎完美无瑕的“洋楼”,竟然不是外国人设计的。它的设计人是曾在英国留学的中国设计师沈琪,沈琪给后人留下了少得可怜的信息,他的生卒年月、家庭背景等鲜有记载。不过,他在这块后人俗称为“铁1号”的地方,留下了精美的建筑,让后人不断品味和纪念。

“铁1号”中现存的这一建筑群约于1907年至1909年完工。第一眼看这组灰色砖石楼群,是原汁原味的欧式建筑,但细细看来,还是可以看到其中的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痕迹。主楼外形廊券是典型维多利亚式风格,有着精美绝伦的拱门和游廊。但一进门正对着的主钟楼,却呈现出明显的哥特风格,在阴雨天看来,别有一番阴郁的哥特美感。再看细部的纹饰,则是巴洛克式与中国古代传统花纹的融合体。这组中西结合、混合了欧洲不同时期风格、精美壮观的建筑,便是清末中西交融之风的产物。而这样一组西式建筑同时应用于清朝海军、陆军最高指挥部官署的情况,可谓清朝的一次先例。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