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文艺大家

桑德尔 :作为学术明星与罗尔斯的失落对话

2016年10月20日15:44    来源:东方早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一门有点边缘的学科在更多人中流传,无论如何不是一件坏事,越来越多人在金钱至上娱乐至死的时代开始思考何为正义,无论如何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学术变得太过大众甚至娱乐化,会带来负面作用。

四十五年前,哈佛教授约翰·罗尔斯出版《正义论》的时候大概不会料到,他与后来迫使他修正其正义理论的后辈同事迈克尔·桑德尔的对话会走向这样一个结局。

桑德尔 :作为学术明星与罗尔斯的失落对话

哈佛教授约翰·罗尔斯

在1971年出版的《正义论》一书中,罗尔斯建构了一重“无知之幕”,在其中,一群对自己的背景和境遇一无所知的人们为国家立法,由此奠定了自由主义的经典前提:原子式的个人。

这种原子式的个人正是桑德尔批评的目标,还在牛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他,把矛头指向了罗尔斯。在这本出版于1982年的《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中,桑德尔对罗尔斯笔下的原子式个人大加批驳。在他看来,原子式的个人是不存在的,个体必定受到共同体的形塑,并对后者承担义务,而这种义务使康德-罗尔斯自由主义的价值中立成为不可能。

由原子式的个人能够推导出权利优先于善的原则。作为康德-罗尔斯自由主义的核心原则,权利优先于善也是桑德尔批驳的对象。桑德尔主张,没有善的正义同样是不存在的。

因其对共同体的重视,桑德尔和阿拉斯戴尔·麦金太尔、查尔斯·泰勒、迈克尔·沃尔泽一起被视为社群主义的代表人物,成为自由主义与社群主义论战的主力战将之一。然而,桑德尔并不认同社群主义这个标签。他始终认为自己的立场是共和主义的。

由于桑德尔的挑战,罗尔斯在《政治自由主义》中调整了自己的理论基础,承认多元的善,而不是如《正义论》中所声称的同质的善。不过,他仍然坚持权利优先于善的原则。对此,桑德尔专门写了一篇书评予以回应,《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再版时附在其后。罗尔斯的这种“最低纲领的自由主义”仍然遭到了桑德尔的反对。

1996年,《民主的不满:美国在寻求一种公共哲学》出版。在其中,桑德尔将康德-罗尔斯自由主义的价值中立及权利优先于善所塑造的公共生活称作“程序共和国”。与当代人通常所认为的不同,自由主义的程序共和国非但不是两百多年前美国建国之父们的本意,哪怕是半个世纪前的美国人,也对此相当陌生。

桑德尔 :作为学术明星与罗尔斯的失落对话

根据桑德尔的论述,在康德-罗尔斯把美国的民主塑造成程序共和国之前,占主导地位的是共和主义:以共享自治为基础,因而对公民德行有所要求,也必然有特定的价值取向而非价值中立。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自由主义的话语渐渐侵蚀了共和主义理想,义务让位于权利,中立取代了德行,道德与宗教信念淡出了公共领域。

桑德尔指出,当代美国对民主所弥漫的这股不满的情绪,正是程序共和国所导致的。价值中立、权利优先于善的原则消解了一度繁荣的社群公共空间,衰落的共同体无处安放公民德行。桑德尔提供的处方是,唯有重塑共和传统,再造公共生活,才能消弭民主的不满。

此后,罗尔斯在出版了《万民法》(1999年)、《政治哲学史讲义》(2000年)、《作为公平的正义:正义新论》(2001年),终于在2002年与世长辞,不得不终止了他对于自由主义与正义的思考。至于桑德尔,他在2005年出版《公共哲学:政治中的道德问题》后,也终止了与罗尔斯的论战,朝着另一个方向,一去不返。

失落的哲人:作为学术明星的桑德尔

桑德尔何其幸运。哈佛名师千千万,古往今来的绝大多数只以学者之姿为业内同行所称颂,而桑德尔却生对了时代,乘着互联网的东风,被无数普罗大众追捧着,名利双收。

桑德尔何其不幸。哈佛学者千千万,传道授业解惑的同时,也不忘著述,不断突破人类智慧的极限,而桑德尔却生错了时代,负着互联网的枷锁,被无数普罗大众裹挟着,无法自拔。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