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特别关注

王胜江:创业一年半

2016年10月28日12:33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一年秋风劲,江天万里霜。10月末,霜降,我创业一年半了。 

一路走来,我都在一些重要时间节点,写下一些创业感悟,算是一种自我总结与内心对话,包括《第一个99天的创业》,《第二个99天的创业》,《第三个99天的创业》,也写下了一本书《创业生存法则》。有人就会疑问:为什么没有第四个99天的创业了,是不是还在创业? 

在这里,我遗憾的告诉大家:创业一年半了,我,我们,都还活着,而且活得还不错。 

突然间停下来,回想这一年半的创业,一幕一幕的过往情景闪现,我还真不知道说什么,非得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坎坷是常事,遇坑是平路,平常心,一切是常态。 

雨越下越大,我们都在雨里 

创业的一年半,就像是在雨中的走了一段路。雨越下越大,我们都在雨里。有人选择跑到屋檐下避雨了再出发,有人选择了撑着伞继续前行,有人选择了破风淋雨前行,真正的创业者就应该是不畏风雨,一路前行,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而我,应该是顶着报纸在赶路的那一个吧。 

走过了一年半的时间,我想大家可能最关注的是发展问题。的确,我时常在公司开会的时候说到,我们作为一个存在于新闻上的公司,怎么才能顽强的活下来,扎扎实实的做一些实事?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把握节奏,走向资本化,这是一个必然经历的过程。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我走得很难很难,遇到了不少的坑,本来走得好好的,却防不住别人扔香蕉皮,当然,我扛过来了。 

有些朋友私下里跟我说:胜江,你不用搞得这么难,有那么多的资源人脉,为什么不用呢?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也就是哈哈一笑,尴尬的几句带过。我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也不是没有捷径可以走,但苦于实在没办法说服自己,这是性格的缺陷,可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可能是性格决定不愿意开口,或许更多的是因为我喜欢熬,坚信能够熬过去,对自己比较狠而已,这算不算一种自虐呢? 

苦行头陀与创业老王 

有的时候出差在飞机上遇到强气流,颠簸很厉害的时候,别人都是惊险不已,而我却是淡然一笑,似乎觉得这也是一种奇遇经历和解脱,或许,这也是抑郁症的表现吧。周末的时候,开个车去郊外,转到寺庙附近,停下车来,随便找一条小路,望着山上寺庙的建筑,奔着方向就去了,似乎做一个苦行僧比创业更加的复得返自然。真正到了山门前面,本以为内心能够收获的那份自然与洒脱,却熬不住内心对于创业的放不下。 

一缕阳光、一朵风中盛开的花、一块石板路的花纹,都能让我开心满足好久。秋天的午后,我抬头,阳光看着我。暖暖的照过来,一直望着阳光,一直......不舍得离开,不舍得放下自己。有时候,你也不知道,太阳和我什么关系。有时候,你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表达自己。就这样在太阳下,晒着,呆着,站着,傻笑着,创业就像是这一缕阳光,幸福、平实、满足。 

说实话,当我遇到这些风风雨雨坑坑洼洼的时候,内心也会很烦恼,都希望阳关道一路通突,这是人之常情。可是总有一些枝枝蔓蔓需要你拂过,而且都没法说,随之而来的就只有两种情况,一是自己憋着气,憋出内伤;二是把气撒出来,把手底下的人骂出内伤。 

不过后来我一想,这也很正常,你总会遇到一些坑,一些无法调和的东西,如果是沼泽地,既然绕不过去,那我们就淌过去,就跟佛家讲的直指人心是一样的,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那么最笨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 

我的想法很简单,要么你能一拳打趴我,让我起不来,要么坑足够大,水足够深,让我爬不出来,其他的波折都是来度我的,更加打磨气度和格局,这是好事,也是常态。现在也不怎么生气了,气大伤身,又是急性子,所以学会了喝茶和钓鱼独坐。 

喝茶是为了养气,钓鱼是为了独坐静心。前段时间身体明显的感到不适了,话说多了就特别累,看了几次中医,煎着中药喝,随身带着中药茶,那个时候我问过自己,这么熬,熬垮了身体,值得吗?结果没过多长时间,当时录完深圳卫视的节目,凌晨两点半跟几个朋友又出去一起喝酒了,喝完酒回到家睡了不到两小时,实在起不来,同事给我打了四五个电话叫醒我,早上6点半的飞机飞贵阳出席活动。一上飞机就睡觉,我都不敢想旁边的乘客怎么看待我的这一身酒味。上午出席活动演讲分享,强撑着到活动结束,下午回酒店睡了一会,晚上又去当地大学做了一场千人演讲,说实话挺对不住主办方的,不过状态还行,表现得没事的样子。 

鱼无所获,心有所定 

钓鱼独坐,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情。 

漫游九天外,

泛舟上云海。

淡淡清茶味,

闲散渔翁来。 

我一般不选择去渔场钓鱼,开着车在郊外,随便找一条路开着,看到哪里有河沟,风景又还不错的地方,就停下车来,拎着渔具过去了。撒下鱼食打窝,装好鱼竿,挂上鱼饵,选择合适的鱼漂,注意铅皮的重量,一切准备就绪,开始下钩钓鱼。 

钓鱼是一门很有投资学问和技巧的事情,你不知道水下有没有鱼,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钓到鱼。我喜欢坐在折叠椅上,一手握着鱼竿,盯着鱼漂发呆,不说话,也没想什么,一坐就坐一下午。风吹过,草微动,水葫芦漂过,荡开些许波纹,这种自然的感觉特别好,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钓鱼也是一种坐禅的方式,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钓鱼不在于钓,而在于心静。从早上八点到晚六点,鱼从来没咬过,一条鱼都没钓到,这也丝毫不影响你享受钓鱼的过程。这一刻你需要享受一种钓鱼带来的安定,享受这种融在水里,融在自然的感受,你只作为鱼、草、风、水、人整个生态圈里的一环出现,鱼无所获,心有所定。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