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侦茶记>>侦茶之旅

京都茶禅之旅

2016年11月15日18:37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说到日本茶,人们的感觉可能是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似乎大家印象中的日本茶就是抹茶(道)。而陌生的是,日本茶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茶?与中国茶有何不同?难道只是把茶碾成粉末喝?......

抹茶,源于中国,兴起于唐朝,鼎盛于宋朝。早在唐朝年间,人们就发明了蒸青散茶(碾茶)。但可惜的是,自明代以来,却不再流行抹茶了,而改用茶叶,冲泡喝汤,弃置茶渣。中国抹茶道遂告失传,形成历史断代。目前在世界上颇有盛名的日本茶道和日本抹茶,就是通过当年的遣唐使荣西在中国学成后带回日本,抹茶在日本得以保留、继承和发扬光大。日本抹茶和日本茶道现已成为日本的国粹,引为国宾之礼,誉为日本之最。

近年,随着日本放宽了对我国赴日旅游签证的政策,越来越多的同胞赴日旅游购物的同时,也愈发地关注日本文化的深度体验。为此,“侦茶记”针对传统文化爱好者们特别制定了一次京都茶禅之旅,深入千年古都,体验传统印染、佛道具制作、清水烧茶道具烧制、一休寺坐禅、玉露茶手作等。

 

【岚山祐斉亭】

岚山祐斉亭,是一个手工染色工房,座落在岚山的半山腰,旁倚桂河,自平安时代,建都以来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沿着河边独径小道石阶而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古山庄,回眸望去风景煞是好看,群山起伏,眼底一条山溪伴随流水声由近至远,如果事先不预知是参观印染工房的话,还以为进入一个什么名胜古迹了呢,于是很纳闷:为什么在此地,而不在其他工业团地处建立相同的工房,听了主人的介绍才知道,早在建都时期,印染技术已从中国传入日本,黄栌印染是一种隐染技术的体现,日本天皇衣服的颜色在太阳光折射下是红色,这种技术除了京都建都以来1200多年祖传的历练外,还有两个要素是与其密切相关的,缺一不可。

复原黄栌印染:一个是水,桂河水中含有的矿物质在印染工序中所发生的化学反应使印染技术得到充分诠释,其他地方的水无法复制;另外一个是气候,只有在一个特定的湿度、温度、光线的地方才能使黄栌隐染的效果体现出来。工房进口处一个微型武者小路千家的茶室,同时只能坐入3人。相传是皇室贵族或客人来工房时的休息场所,十分幽静,典型三千家茶室,富有诗意,一坐回味无穷。

 

【小堀京佛具工坊】

小堀京佛具工坊创立于1775年,坐落于京都山科区。相传早在唐宋时期日本遣唐使僧人来中国留学后,便将中国的佛教文化带入日本社会,一开始只局限于皇室、贵族、武士阶层,随着社会的变迁,信仰佛教为日本社会的最大信仰群体。家置佛壇,每年祭祖先也是目前发达的日本社会不可缺少的一环。小堀京佛具工坊以手工制作金佛壇、唐木佛壇、佛道具、香、蜡烛、念珠等佛器件为主的工房,袭世祖传匠人的精髓体现在佛具中,从选料、醒料3年,到设计、雕刻、组合、上漆、烘制,上金粉等等列时1~2年。有工序合作而完成的作品,也有名人单独完成的作品,有趣的是,其手法完全是模仿中国古代的制法,在国内渐渐退去的手工作业,却在京都,运用到了佛道具的制作中。这次体验的是上金箔的工艺,每人自己制作一个金箔碗带回家,我想也算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吧。 

“茶,乃养生之仙药。”荣西禅师在《喫茶养生记》中如是说。其实,最早日本遣唐使将中国茶引入日本是作为药膳使用。直到镰仓幕府时期,荣西和尚来中国修禅,将曹洞宗、临济宗的禅宗带入日本社会,在京都大建寺庙,进行修禅活动,在进入正式仪式前饮茶,为的是使身心集中并统一,实际上是茶内咖啡因的缘故,使座禅过程中不至于瞌睡。但当时,仅局限于在佛学、禅宗活动之中使用。

室町时期民间已流传“云脚茶会”的饮茶会,僧侣出身的村田珠光独创“草庵茶”,提倡“侘寂茶会”,村田师从一休宗纯修禅,吸取了禅宗的精华后,用禅来改造茶事活动,将临济宗杨岐派,第四代圆悟克勤的墨迹,毕恭毕敬的挂在茶室的最显眼处。每个来参加茶事的客人都要先向圆悟的手迹行礼,这幅墨迹不仅是禅门重宝,而且也是茶道至高的圣物(是村田将禅宗与茶道相结合的见证)。历代茶人几乎都参禅,而茶道也被认为是“在家禅”的一种,有“茶禅一味”之说。后来经过武士的侍从能阿弥的介绍,将村田的思想引入到贵族的“书院茶”,茶的民间化、茶与禅的结合、贵族茶与民间茶的结合完成了茶文化到茶道的升华。室町后期的千利休在村田珠光茶道的基础上,提出“和、敬、清、寂”的茶道思想,乃至影响整个日本社会,是日本茶道的集大成者。 

【酬恩庵】

酬恩庵通称一休寺,位于京都田边市,靠近奈良与大阪之间,一休宗纯老后,生活并归宿于此地,传说酬恩庵是当时临济宗大德寺派的南浦绍明所建立的妙胜寺,旁边的前庭住宿也是由朋友村田珠光传让给一休禅师,一直到一休圆寂与此,改名一休寺。寺内有一休生前所做的一休木像,木像上有一休的原物头发等。临济宗禅寺由总门、本堂、方丈、虎丘庵、开山堂、钟楼、东司、库裹、浴室组成。禅院枯山水的蓬莱庭园能反映中国文化的存在感。本次座禅体验分为:主持说禅、坐禅前的抹茶道体验及坐禅体验几个部份,坐禅体验分上下两场,各20分钟,中间休息10分钟。坐禅的坐姿及手势与冥想方式,是效仿临济宗禅宗的方式,坐禅开始与结束按鸣钟为号,自己的意志如有动摇,可略倾上身,主持的戒尺方可拍打你后背,以起到净心的境界。如果能赶上樱花或枫叶盛开的季节去一休寺的话,寺内风景乃一绝也。 

位于京都田边市(一休的故乡)的宇治地区是日本茶文化的起源地,以盛产宇治抹茶及玉露茶而闻名,和束河与宇治河环绕四周,水质清爽,含矿物质丰富,那里具有得天独厚的气候及地理环境,土壤中的有机成分适宜茶树的生长,再加上茶文化的底蕴、传统栽培管理与制茶工艺代代相传,已逐渐演变成日本茶的符号。

玉露茶传统手工制茶的名匠山下寿一氏,自修业以来已近70年,专职种茶与手工制茶,已荣获17次日本农林水产大臣奖,其手工制作玉露茶供日本皇室宫内厅使用。日本沿袭中国茶文化,茶树引进江浙一带的绿茶树,为小叶种灌木系列,同种天台山绿茶树,只是管理方式与制茶方式不同。目前日本市场以抹茶、煎茶为主流,制茶工艺不同于中国,以蒸青为杀青定型,玉露茶是煎茶中最高贵的一种,生茶的管理方式有别于煎茶,按气候及地区区分。在摘茶前一段时间,按时覆盖茶树,目的是增加茶叶的氨基酸与去除丹宁的成分。玉露的涩味较少,甘甜醇厚柔和,茶汤清澄,有别于煎茶,减少了苦涩感,多了一份鲜美成分,如同日本料理的基础海鲜汤的味道,煎茶道中以玉露茶为上乘之选。 

本次在舞妓之茶本铺体验的手作玉露茶完全依京都传统手工制茶工艺,在山下名匠的监督与制茶师的指导下实施,茶叶经过采摘、清洗、蒸青定型后进入手工制茶工序。手工制茶体验考虑到体力情况,为六人一组,每道工序二人同时进行操作,三组人员轮流体验到每道工序。每道工序时间不确定,由制茶师傅按实际状态判断是否进入到下道工序。工序共有露切、横揉、玉解、搓揉、板搓、干燥六道工序。露切:将蒸青好的茶叶通过手指的抖动,以及两手之间的搓揉,使得茶叶均匀散落在加热的专用台上,以蒸发多余的水分;横揉:在加热的专用台上,用单手掌由近渐远推搓茶叶,随着茶叶的干燥程度,渐渐用力,由荒茶到茶叶的初次定型过程;玉解:在加热的专用台上,双手手掌覆盖茶叶表面划圆弧形手势揉动,以解除上道工序所发生的茶叶结块;搓揉:将茶叶堆起,手掌握起茶叶由近渐远推搓并手掌展开,双手交替使用,使茶叶分离成型,同时将茶叶的鲜味与甘味封住,使得茶叶的风味呈现出来;板搓:在专用台上斜放木板,双手手掌同时覆盖茶叶旋回揉动茶叶,这道工序是其他产地所没有的工序,也是结合京田边玉露茶的特点而设定,其目的是提茶香。制茶工序中整个手工制茶工序约耗时6小时,考虑到茶叶易变性与敏感性,整个工序中间无停顿,一气呵成,整个制作过程是一个体力活,同时用一颗感激及热爱自然的心去做,用一杯亲手制作的茶犒劳自己,喝后甘鲜无比,回味无穷,收获一罐自己的作品―玉露茶,让美好的回忆在心间留存。 

【云乐窑】

清水烧,日本陶瓷。清水烧是京烧的一种,以地名命名,其陶器以高雅、优美而著称,尤其是抹茶碗与煎茶茶器具,经常出现在茶道会上,享有盛名。本次参观的云乐窑,是以第三代齐藤云乐名匠为代表的工房,其独自开发的釉药「青抹陶」所制作的作品,在彩釉质地中属上品,工序从泥土的揉炼、辘轳制坯、晾干、一次上釉、烧制、二次上釉、烧制等组成,其中釉彩为各窑的独门绝技,云乐窑的作品为各收藏爱好者所青睐,为高级日本料理陶制盛器及茶道会茶器所采用。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