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侦茶记>>侦茶之旅

澜沧畔,依山傍水

2016年11月16日17:05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糯伍老寨,是未经雕琢的沧桑与遒劲,是最原始的美,没有整齐成排的房屋建筑,从山脚看去,林间建筑隐约的显露头脚,路得远端,有房檐下抽着水烟的老人,脸上的褶皱是被岁月磨砺的痕迹;赤脚的孩子打闹嬉戏,脸色红润目光单纯干净;母鸡引领着刚破壳的小鸡吃食,柔软的嫩黄色绒毛在风中扑朔。

 穿过碎石子的小路,油菜花从竹篱笆的缝隙中,伸出金黄腰身似在与我们挥手致意,身前的高坡架着竹梯,竹梯的空隙中躲着两只羊羔,懵懂迷糊的样子甚是可爱。随后茶农介绍说:勐库盛产大叶种的古茶树,海拔的缘故,芽叶相对的窄小粗壮些,最大的叶子有手掌般大小,泛着油绿色的光芒,而最小的芽头,轻轻触碰如绸缎般柔软光滑。这片茶园是野生古茶树,没有经过规划,生长的好坏全凭自己吸收的日晒和雨水的滋润,接下来的路非常难走,大家要手脚并用。茶树的枝干被不知名的藓类包裹,是天然的保护层,保护茶树不受虫病的危害。

 

举步维艰,每迈出一步,就是一次惊心动魄的感受,眼前已经没有了路,只有高矮各异的茶树,脚下的黄土十分松软,每踏出一步,会陷出脚印的轮廓,松土从脚边滚落,没有着力点,僵持着身子以保持平衡。直上直下的陡坡,匍匐着身子尽可能的贴近地面,寻找可以借力的枝干辅助攀爬。翻过了一个山头,我走在最后,看着一行人和一只狗,阳光的照射将他们的影子拉长,倒影在山间的土地上。定格在这个画面,有些诗意,像一副从乡间归来的画卷。

 

简单的休整之后,启程去往茶工厂,去体会一饼茶的制作工艺。茶工厂的庭院装饰的十分别致,两旁的花草修剪整齐,树荫之下有人乘凉,有人逗弄笼中鸟。几间厂房整齐排列,在茶厂制作的茶饼,要经过拼配、称重、气蒸、揉包、压制、晾晒、干燥、包装、集装的一系列过程。

 茶厂的员工们有条不紊的做着手头的工作,十分专注。不同的模具制作不同的茶饼,套间是用于渥堆,就是将晒青毛茶堆放成一定高度之后洒水,上覆麻布,使之在湿热作用下发酵。而后进入了包装的厂房,制好的昔归茶饼在女工的手中,被包裹上一层白色棉纸,折叠出好看的褶皱。常规下的茶饼357g,七饼茶为一打,以笋叶包装,六道捆扎。

 

换上工作服,开始体验茶饼的制作,称357g散茶,盛放在小蒸桶中,事先写好的内扉浅埋其中,随后将小桶放置在蒸汽孔之上,靠近后直至闻到淡淡的茶香,便可以把蒸软的茶叶装进压茶袋中,把袋子口扭成活结,放在石磨之下压制,并站立在石磨背面均匀用力,压制成圆形茶饼。等待茶叶冷却之后,就可以从袋子中取出,进行下一轮的晾晒、干燥。

全部的工序完成之后,捧着手中还湿热的茶饼,对于爱茶的人而言,人生之中第一饼亲手制作的茶,定是意义非凡的,有的人想留给自己当作珍藏,有的人想送给家人当作礼物,无论是哪一种选择,都是温暖的,都是充满爱意的。

普洱之中,属昔归的名字最为诗情画意。这昔归二字,本只是一座山头的名字,普通的事物当倾注了感情,就变得动人,七和小主曾用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故事,来比喻昔归,一曲《白头吟》原以为是已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的佳话,后知后觉,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昔归昔归,惜得故人归。好在百转千回之后,二人破镜重圆,重拾美满,正如昔归茶的口感一般,入口苦涩,回味甘甜。

 昔归是坐落在澜沧江盼的小村落,一日的车程,傍晚时分,我们抵达了这里。迫不及待的想一览澜沧风采,穿过芦苇荡,澜沧江尽收眼底,蜿蜒的伸展至远方看不到尽头,江堤处的浅滩停泊着两只旧船,夕阳的余晖将它们镀了层金。江水是碧蓝色,浅处清澈见底,有各色的鹅卵石,被水流冲刷的颜色鲜明。伙伴们打起水漂,回忆着儿时的童趣。 

这一晚,我们将在茶农自建的乡间小别墅中度过,热情的哥哥嫂嫂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饭招呼我们,火灵菜的味道是沁人心脾的清香,白花形似玉兰,花瓣洁白花蕊是嫩粉色,口味清新最合适做汤喝。嫂嫂是个十分健谈的人,聊到兴致处还会以歌声相伴,在当地,儿女嫁娶,逢年过节,也有打歌的习俗。当地的民谣小调,朗朗上口的流行歌曲,图个吉利凑个热闹。

晚风微凉,添了几件衣裳,坐在庭院中游戏。繁星如碎钻点缀墨蓝的夜空,将进酒说: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我想杯中不一定是酒,饮尽一杯昔归茶,也一享了世间欢愉。周遭人家的灯火熄灭了,仰头望着星辰,更加的璀璨夺目,时光在这一刻慢了,回过神来已是深夜。安心睡去,在梦中期待着云海的日出。

清晨,升腾的雾气已经弥漫到了山顶,东边的日出也绽放橙黄色的光芒,二者在地平线处交汇,绚丽的光芒透过白色的云团,变得沉静而柔和。感觉近到可以感受到雾气将我萦绕,缓缓流动,近到我的指尖可以触及到它的轻柔,将这个梦境般的清晨,铭记在脑海间。

早上的十点钟,我们即将离开昔归。途径昔归茶园,贴心的茶农在茶山之上,用木板修制平缓的小道。相比糯伍寨子的苍劲原始,昔归的感觉更像是眉目清秀,粉黛未施的女子,看遍云卷云舒,与沧浪之江为伴。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