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文艺大家

怀念周有光先生:那张斑驳的书桌还在

本报记者陈梦溪

2017年01月16日15:57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他是国宝级大师;他是经历过一个多世纪风雨的老寿星;他是“汉语拼音之父”;他与张家四姐妹的张允和伉俪情深;他在自己112岁生日的第二天去世。他在111岁生日时曾说,111岁就是1岁。他无疾而终,平静安详,与妻子和一双儿女天上团聚。

周有光先生的书房,拍摄于昨日

2016年3月在家中

1月14日,周有光在他112岁生日的第二天凌晨三点三十分在北京协和医院去世。

周有光先生的家位于朝内大街后拐棒胡同小区里,昨天下午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什么改变,只是一下午的时间,亲人、朋友、单位领导、出版社编辑,身着黑衣一拨一拨上楼来探望。家中的固定电话响个不停,保姆小徐忙碌着迎接亲友,接电话,替家人应付和婉拒着各方的关心,“太忙了,知道消息就行了”。

他是国宝级大师;他是经历过一个多世纪风雨的老寿星;他是“汉语拼音之父”;他与张家四姐妹的张允和伉俪情深;他在自己112岁生日的第二天去世。他在111岁生日时曾说,111岁就是1岁。他无疾而终,平静安详,与妻子和一双儿女天上团聚。

仍对世界充满好奇

2016年年初,就传出周老先生身体状况不好的消息。周有光、张允和待之如亲生女儿的外甥女张马力教授在昨日上海的“周有光先生112岁寿诞座谈会”上透露,周老近一段时间“突然发病,很厉害,两个小保姆很焦急,只能喝营养液,已经不说话了,有人来,叫阿姨拿来助听器,做手势,不肯说话。我的表妹去看,也不说话。”

周有光老人的儿子周晓平去世前曾写道:“爸爸做好了面向未来的所有准备,包括他希望捐献他的遗体供科学研究之用。”媒体人马国川透露:“老人家身体最近一段时间一直不太好,这次走得很自然,很平静,在此之前我们对他的身体状况有过担心,但老人家112岁了,能坚持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

张马力眼中,舅舅在重病之前仍旧对世界充满好奇。“他告诉我,马力,我这一生已经画上一个句号了,可我从他的眼睛里没有看到句号,我看到了希望。”张马力说,“我的舅舅很天真,他抱的希望比我还大,他每天都看很多报纸:《纽约时报》、《朝日新闻》、《参考消息》……已经画上句号的人可能看那么多报纸吗?”

“我最担心的是,从他发来的照片的眼睛里,一片空空的,很茫然,以前从来不是那样的眼光。这么健谈的人,现在不说话了。”张马力说,“去年去看他,吃饭前谈话,我说,舅舅,你从国外回来到现在,后悔吗?他说没有,我毕竟做成一件事。他说的就是汉语拼音。他说如果我不回来,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他说,我一定做成这件事。”“最近我从微信中看到他的照片,他的眼睛空空,我很难过。”张马力称本打算春节去看望老人家的,“但是人间寂寞,那个长寿的老人等不及了,已去天国与允和先生相会了。”

家里的陈设一直没变

财经杂志的主笔马国川曾经多次去周老家采访他、看望他,昨日上午他也在上海参加“周有光先生112岁寿诞座谈会”,在赶回北京的高铁上,马国川向北京晚报记者回忆了与周老的交往故事。“他是个睿智的老人,他的事业、爱情和家庭生活都是非常完美的典范。有一句话给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跟我说,我是认真思考过这个世界的。他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放弃这种思考,他是思考了一辈子的人,他认真思考过这个人生,思考过这个世界。”马国川说,周老的性格非常好,他每次都给他讲笑话,“天真可爱,我还没笑呢,他就自己捂着嘴先笑起来了。他很幽默的,很会讲笑话,讲自己在宁夏开会,只有他一个人戴着草帽,结果一群大雁从头顶飞过,每个人都一头鸟屎,就他被草帽遮住了,他每次讲起来这个笑话都哈哈大笑,特别开心,充满童心的样子。”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