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文艺大家

那年,和白羽同志一起看望巴老

程树榛

2017年03月13日15:45    来源:解放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由于健康关系,白羽同志多年未见巴老,思念良深。1997年秋,他觉得身体稍好一些了,决定专程去杭州看望巴老,以释怀念。此行我有幸全程陪同,得以看到文坛二位老前辈深厚的友谊。

刘白羽同志和巴金先生有着深厚的友情,听来感人至深。
  当我和白羽同志相识并共事之后,经常听到他回忆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文坛往事。休看他在工作中总是面孔严肃,不苟言笑,令人敬畏。但是,当他在工作之余和大家一起闲谈时,却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特别是在谈起文坛往事时,常常是声情并茂,亲切感人。谈到他在文学道路上艰难起步的时候,经常沉湎于回忆中,久久难以平复。尤其是说到和巴金先生的交往,更是情动于衷,难以释怀。他总是深情地说:是巴金先生扶持他走上这条终生无悔的文学长途,并迈开关键的一步。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早在20世纪30年代,巴老主编的文学季刊《文学》,发表了白羽同志的处女作《冰天》,之后,又是巴金亲自为他编选了第一部短篇小说集。那是1936年年底,他这个刚满20岁的文学青年,初次来到了当时的中国文化中心上海,在北四川路的一家广东小饭馆里,由靳以同志引荐,第一次见到了他仰慕已久的巴金先生。这位年龄比他大很多、在文坛上久负盛名的大作家,一点也没有他想象中的威严和架子,而是那样平易近人;更出乎意料的是,像闲谈那样,巴金先生说起他主持的文化生活出版社,想要出版白羽的一本小说集,问白羽同意不同意?刘白羽顿时喜出望外,哪有不同意之理?巴金当即从身边的提包里取出一个纸袋,递给白羽说:已经给你编好了,你只要自己再看一遍,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白羽打开一看,这原是他近一年来发表的6篇小说,已经剪贴得整整齐齐。这就是那个鼎鼎大名的大作家对一个文学青年的扶持与爱护!
  斗转星移,一晃60多年过去了。时间的长河并没有冲淡两位老朋友的情谊,相反地,却像陈年老酒那样,其味越醇。
  由于健康关系,白羽同志多年未见巴老,思念良深。1997年秋,他觉得身体稍好一些了,决定专程去杭州看望巴老,以释怀念。此行我有幸全程陪同,得以看到文坛二位老前辈深厚的友谊。
  在去杭州的途中,白羽同志又向我叙述了他和巴老的世纪之情。60余年来,他们在同一条战线上风雨同舟,和衷共济,有解放初期他们为繁荣新中国文学事业一同呕心沥血的谋划,有共同发起创办大型文学期刊《收获》的初衷,有他们在历次国际作家会议中并肩作战的默契,有在荒唐岁月中身陷囹圄彼此刻骨铭心的挂念,有在共赴东瀛时为坚持“一个中国”展开微妙斗争中的配合; 他还特别动情地说到了他的爱子身患不治之症来沪求医时,巴老和夫人萧珊给予他们全家无微不至的照料……说到动情处,白羽同志的眼眶中竟珠泪盈盈。
  到了杭州之后,未及休息一下,他就带着我直奔汪庄巴老的下榻处。小车沿着绿荫夹道的湖滨马路,来到了丹桂飘香的汪庄。这是一个幽静而美丽的大院落,秋日的阳光温暖地照耀着浓密的林木和碧毯似的草坪,巴老居住的小楼,沐浴在绿树浓荫之中。我们的小车一直开到小楼的门口。楼门敞开着,巴老端坐在轮椅上,满面春风地望着远道而来的老朋友。白羽同志拄着拐杖快速走上前去,与巴老紧紧握手、拥抱。他向巴老说:“我是特意来看望您的!您好吗?”巴老的声音因激动不甚清晰,但我却清楚地听到了他深情的话语:“白羽,我想你啊!”然后又接着说:“谢谢你,这么老远来看我。”
  随后,白羽同志又把我介绍给巴老。老人似乎知道我的一点情况,握着我的手说:“还年轻嘛,很好,要下功夫把《人民文学》办好!”我连忙说:“我一定努力!”
  之后,二老便紧紧依傍着共叙别情。深切的话语,像潺潺流水从他们彼此的心田轻轻流过,笑意不断地荡漾在他们饱经沧桑的脸上,不时传来他们会心动情的笑声。
  原来医生只允许巴老会客不超半小时,可是,谈了一个多钟头,他们言犹未尽。考虑到巴老的身体,白羽同志不得不起身告辞。在回我们下榻宾馆的途中,白羽同志和我未交一语。我知道,他仍旧沉湎在与巴老重逢的激动中。
  饭后,我们在西湖边上散步。此时,夕阳西下,夜光如黛,柳丝低垂湖面,远眺苏堤断桥的朦胧暗影与湖上飘游的灯火,真是如诗如画。如此美景,竟未能冲淡白羽同志深远的思绪,只听他自言自语:“90多岁的人了,记忆还是那样的真切,思路还是那样的清晰……”说罢,径自走回房间里去。我知道,他一定又去记日记了。几十年如一日,他养成了这个良好的习惯;今天,这难忘的一幕,他怎能不记录下来呢?
  次日,在返回北京之前,我又陪同白羽同志前去汪庄和巴老告别。巴老坐在轮椅上迎了出来,拉着白羽同志的手久久不放,清晰地倾吐着惜别的话,依依不舍。只听巴老说:今天握别,不知何时再见面?白羽同志朗声答道:相会在21世纪!巴老高兴地笑了。在充满浓浓友情的氛围中,白羽同志告辞出来,巴老坚持送出门外。他的女儿小林为他戴上一顶红色的旅行帽,老人显得格外精神。之后,大家簇拥着巴老,把轮椅推到房外的院子里。这时,阳光灿烂,照耀得西子湖更加秀丽。白羽同志依傍着巴老,沿着湖边小道,边谈边走。长长的路,绵绵的话,把文坛两位老人的友情,溶成一幅动人的图画。它刻在我的脑海里,成为珍贵的记忆。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