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国家人文历史书画院>>艺坛撷英

喻继高:花鸟工笔的时代气息

本刊记者 | 解宏乾

2017年04月19日19:40    来源:人民网-国家人文历史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喻继高

原载于《国家人文历史》2014年第12期,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中国画,以其“借物抒情”、“天人合一”的审美趣味,体现了人、自然、艺术和谐统一的最高境界,而形成悠久辉煌的历史。从表象类型上看,“工笔”与“写意”代表着两种不同的形式方向。

20世纪是花鸟画艺术的转型期,50年代后期开始,江苏中国画创作在全国异军突起,逐步形成了两个画派:一个是以傅抱石为首的新金陵画派(山水画为主,人物画为辅),另一个是以陈之佛为首的江苏工笔花鸟画派。尤其是陈之佛先生创立的代表江南风格的工笔花鸟画,继承院体兼收东洋绘画和装饰艺术之长,将新的艺术品位注入到传统的绘画样式中。作为这位画坛前辈的入室弟子,喻继高不但继承和发扬工笔花鸟画的改革和创新精神,摒弃了古代在野派中恬淡幽远的隐逸之气,也受到了傅抱石先生的影响改变了以往艺术里贵族化的游戏作风,其艺术功能更接近于大众美感需要和情感因素,使矜持的工笔花鸟画融会了强烈的时代气息。

喻继高作品《春满园》

傅抱石的入室弟子

喻继高1932年出生于徐州,家境贫寒,从小务农。少年时代的乡野生活激发了他对自然的质朴感情,并爱上了绘画。1951年,他考入南京大学艺术系,幸运地成为傅抱石、陈之佛两位大师的学生。傅抱石对他的影响主要在坚定地走传统基础上的创新之路,陈之佛对他的影响则在工笔花鸟创作理法和沉静心态。

“1951年,我考上南京大学艺术系的时候,先生就是我的中国画老师,并亲手把我们从一年级送到四年级毕业!有人说,我们是最幸运的一批学生,因为傅先生以前只教美术史论,从没教授过中国画!”提起自己的老师,喻继高老先生依然清楚地记得。

那是在南大六朝松旁梅庵的一间教室,傅先生穿着一件普通的灰色长衫,臂间夹着一本著名画家陈之佛的画册。一双深邃的大眼睛,颇有神采。

喻继高说,傅抱石先生知道他是个穷学生,就经常把自己的纸墨送给他,在艺术上给他特别的指点。出去写生的时候,手把手地教喻继高怎么对梅花写生。写生之余,傅抱石还拿出夫人罗时慧亲手做的干切牛肉,给这些穷学生们打打牙祭。最让喻继高激动的是,傅先生还破例让他进入了自己的画室,这在别人来说是无法想象的礼遇。

艺术界都说,傅抱石画画得好,是因为画室中有秘密武器,所以他极少让人进他的画室。1959年秋天傅抱石刚刚为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创作了一幅《韶山耸翠》,因为画幅大,傅抱石点名叫喻继高去画室协助。

喻继高原来以为,像老师这么有名的画家,画室一定是窗明几净,布满了字画古董,但进去一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傅先生的画室普通得近乎简陋,墙壁和地面上全是墨迹,除了一个大木头画案和靠在墙角的几卷纸外,几乎什么都没有,这也打破了人们对于傅抱石画室的传说。

1955年,喻继高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江苏美术工作室和省文化厅工作,由于工作的关系,还能经常见到老师。1959年,作为一个后辈,他还有幸和傅抱石、陈之佛、胡小石、蒋仁等著名书画家合作了一幅花鸟画,这件事让他终生难忘。

那年冬,江苏省在傅厚岗政协礼堂召开文艺界重要会议,省市许多领导和文艺界知名人士都出席了大会。突然,傅抱石给喻继高打来电话,要他准备好画画的工具纸张到会上来,原来会议间隙,许多画家要画画。喻继高带着纸笔来到会场,陈之佛先生首先开笔,在四尺宣的右下角画了一枝淡雅的腊梅。“接下来谁画?”有人问道。傅抱石先生突然冒出一句:“继高,你来!”喻继高以为自己听错了,在场的都是当时江苏书画界的顶尖人物,学生辈的喻继高可不敢随便动笔。但傅抱石又鼓励了他一次,喻继高终于鼓起了勇气,在腊梅下方画了一株艳红的山茶,傅抱石,陈之佛两位老师都对他报以了赞许的笑容。

接下来,傅抱石在画上添了一根壮硕的石笋,蒋仁先生画了三只八哥,著名书法家胡小石则以“迎春图”为题写下了落款。装裱好后,这幅《迎春图》长期被悬挂在政协礼堂,但到了“文革”期间已荡然无存了。很多年以后,喻继高听说,这幅画被南京博物院收藏了,他特地去拍了张照片,放在自己书房中,作为自己和老师之间情谊的永久见证。

文人画与民间审美相结合

1956年,喻继高的作品《牡丹蛱蝶》入选全国青年美展并获二等奖,1958年,他在南艺开设工笔花鸟画课程。1959年夏,陈之佛为庆祝建国十周年和布置北京人民大会堂创作巨幅《松龄鹤寿》,请喻继高作助手,并要共同署名,喻继高婉言谢绝。同时,喻继高和南师大教授杨建侯应邀为北京人民大会堂合作完成《孔雀图》。正因为他的出色,1960年正式进入省国画院,受聘为助理画师,并担任了画院首届学员培训班的辅导员。1963年,他的作品《春光烂漫》又入选第三届全国美展。

真正使喻继高名闻全国的代表作是创作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荷香鸭肥》和《梨花春燕》。前者富丽繁茂而亲切和谐,后者雅洁如雪而动人心弦,由此揭开了他的两种审美风格取向。从此,他的作品频繁地参加全国大展和应邀到国外展出,走进中南海、国务院、人民大会堂、天安门城楼、钓鱼台国宾馆等重要场所,广为世人所知。

喻继高擅长创作巨幅的工笔重彩花鸟画,其中《松鹤长春》图,长8米,宽4米;《孔雀图》长6米,宽2米;《莲花颂》长3.5米,宽2米;《满园春色》长5.5米,宽3米。这些巨作气度宏伟,构图严谨,设色浑厚,细致的刻画和全局的完整统一,具有高度艺术价值,更体现出他深厚的功力、修养和宽博的胸襟。

1986年他在中国美术馆办个人画展,并出版了《喻继高工笔画鸟画集》。1988年广东省美协邀请喻继高赴广州举办个展。作品《梨花双鸭》参加当代工笔画首届大展。《松鹤长春》被毛主席纪念堂收藏。

喻继高从生活中采撷素材,从自然景观中重新结构笔墨形式,寻找新鲜的语言表现。《梨花春雨》是从游历中写生得稿,繁密的花枝主体代替传统的折枝构图法,完全是大自然满目春色的直接观感,添上一抹掠过的燕影,显示出独创的奇趣。他在传承陈之佛精美、典雅、恬静画风的基础上,渗入了浓烈的乡土情结和新时代的昂扬诗情,对宋元传统精髓的把握及对民间审美趣味的把握,使他的作品从内容到形式都具有明朗的气息和活泼的生机,达到了曲高和众、雅俗共赏的境界。这些特点,在《荷香鸭肥》、《梨花春燕》、《春江水暖》等代表作中表现尤为鲜明。

喻继高认为:“工笔画的当代性体现在创作题材、创作理念和艺术语言等方面。以花鸟画为例,创作题材从古至今都一样,如宋徽宗笔下的锦鸡跟现在无异,只是画家的思想感情不同,这取决于艺术家的修养。李源潮同志曾说,美术的意义首先要美,其次要美得有术。美就是形式、造型、构图等方面的美,美得有术指的是线条、色彩和表达方式的美。美术离不开艺术家的修养,自然界的美是散乱的,要结合作者的想象,将色彩、构图等有意识地融合在一起。”

在他的作品中,虽然画的题材一样,但是细节的把握却不同。而且每个时代的艺术都有其深深的时代烙印,无论在观念意识、题材内容,还是绘画语言、技术手段等方面都应该介入时代前沿,并具有鲜明的时代性。

写实的手法,写意的精神,是喻继高工笔花鸟画的精髓。对于物象的细致观察和敏锐的艺术悟性,使得喻继高的作品有着集“写真”与“写意”为一体的特征。对于写意众家逸笔墨趣的长期研究,使他的作品绕开了工笔花鸟画“板”、“僵”、“平”的创作误区,具有浓烈的写意性和蓬勃的生机。他笔下的形象,除了形态和色彩的区别,还有着对于质感的细微描绘和神韵的深层表达。如不同花种花瓣的薄厚,质地的韧嫩;不同禽类翎毛的纹理,都刻画得惟妙惟肖。在那一朵朵、一簇簇的雍容美艳之间,似乎能嗅出花瓣馨香的浓淡;在那一只只、一对对佳禽的憩飞言笑之中,约略能听到细羽轻扑的声音;而在鸟啼花笑之间所展现的明丽晴和的意境与含蓄古雅的韵致,正是其艺术的最大魅力。他的画面浓郁而不热烈,色调清淡而不清冷,始终把握着画面的平衡与和谐。它端庄典雅,祥和健康,清丽蕴藉,温文尔雅,始终未曾逸出儒家中正平和、典雅疏淡的审美规范。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