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国家人文历史书画院>>书画纪事

我做的都是基础性工作

靳尚谊:为中国油画补课

本刊记者 | 解宏乾

2017年04月19日18:49    来源:人民网-国家人文历史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1978 年,靳尚谊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写生

原载于《国家人文历史》2015年第5期,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整个中国都沉浸在一种变革的气氛中,美术界也不例外。中国的美术观念是应该推崇写实,还是强调表现?在创作上是应该重视基础,还是注重观念?大家众说纷纭,整个美术界都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上。一些人的美术观念还是倾向于体现了西方自由主义价值观的观念艺术,因为观念艺术是对“文革”以来绘画模式的颠覆,是对官方审美趣味的拒斥,使其不仅是一个艺术问题,更是一个涉及政治的意识形态问题。

1983年,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教师作品展”上,展出了一幅题为《塔吉克新娘》的油画肖像作品,作者运用欧洲古典主义手法,描绘了一位优美、宁静,表情略带羞涩、拘谨的塔吉克族姑娘。在侧光下,画面展现了强烈的明暗对比,轮廓明确,色彩单纯而强烈。

这幅作品的横空出世,让当时整个中国画坛为之一振,作者不但在那样一个全民沸腾的年代,冷静地从绘画技法本身出发思考中国油画的问题,而且以其敏锐的洞察力和超高的悟性,创作出一批优秀的作品。而《塔吉克新娘》更被称为中国油画“新古典主义”的开山之作。作者靳尚谊也从此成了中国写实油画领袖般的人物。

但是,在面对《国家人文历史》记者专访时,靳尚谊认为,由于所处时代的局限,他在油画上并没有什么成就,只是解决了一些中国油画的基础问题。

靳尚谊作品《塔吉克新娘》,1983年,布面油画,中国美术馆藏

像搞科研一样搞创作

见到靳先生的第一眼,就感到他与其他艺术家有着很大的差别。艺术家,特别是画家,常常给人的印象都是个性张扬、特立独行的,在穿着上要么古怪夸张,要么不拘小节。而靳老先生,虽然已经年过八十,但是一头白发梳得一丝不乱,一副金丝方框眼镜,深色毛衫,正襟危坐,精神矍铄,却又温文尔雅。正如他的老朋友,画家詹建俊总结的那样:“他是一个性格很强但不张扬的人。”

靳尚谊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画家。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这一年的11月26日,文化部发布了《关于开展新年画工作的指示》,“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成为当时中国美术事业的指导方针。此时,年仅15岁的靳尚谊从老家河南焦作来到北京,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他的人生。

因家中经济困难,初中毕业的靳尚谊面临辍学。此时,他得到一个消息,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即将招生,这是一家免学生食宿的公费学校。听到这个消息,他非常兴奋。虽然小学时,靳尚谊曾因为喜爱画画,常常临摹小人书而得到老师同学的赞赏,但以这样的基础想要考上中国美术最高学府之一的北平艺专,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正是在此时,他第一次听说素描,并用炭条画了第一张素描石膏像。没想到,他顺利地考入了北平艺专的绘画专业。1950年4月1日,北平艺专和华北大学美术系合并,成立了中央美术学院,靳尚谊成了中央美院的第一届学生。

素描是西方绘画的基础,中央美院的素描教学是徐悲鸿从西方引进并加入中国文化的理解。当时素描创作的方法是“分面法”,即无论对于人还是各种形状的物体,都要用一个个的面塑造出来。1954年10月2日,在北京展览馆举行了一次重要的展览,展出苏联油画作品280件。21岁的靳尚谊才第一次见到了苏联写实油画家的原作,也就在这次展览中,靳尚谊记住了约干松、马克西莫夫等一批苏联油画家。第二年2月,马克西莫夫被苏联政府指派到中国指导教学,这就是之后在中国画坛声名远播的“马训班”。

筹办“马训班”的目的是为了培养我国高等美术学校的油画师资力量,因此前来报考的都是全国各地美术院校的老师和一些成熟画家,考试极其苛刻,仅招收20人。当时靳尚谊已经进入研究生二年级,在中国美术的最高学府经过了五年的专业美术学习,在那个对油画还非常陌生的年代具有一定的优势,使得他顺利通过考试,开始了真正的油画学习。

为期两年的“马训班”,马克西莫夫主要帮助他们学习、理解西方油画的造型体系、色彩体系和创作方法。对靳尚谊来说,他在此期间最大的收获,就是接触到一个新的概念——解构。马克西莫夫解释说,“解构”就像盖房子,需要打地基、置梁柱,然后再添砖加瓦,它是一个物体的基本构造。例如,画一幅人像,用“解构”的方法就可以非常准确地确定人体器官的各个位置,因为它是从解剖的角度去研究人和中线,根据人体的中线、对称性,以及可动和不可动关节等,准确地画出器官的不同位置。

靳尚谊回忆:“我从1949年入学到1957年毕业的时候,才基本上懂了素描的要求是什么,所以不要以为素描就这么简单。对‘解构’所体现出来的东西,我在马训班结束时还没有领悟透彻。”因此他的毕业作品《登上慕士塔格峰》并没有得到马克西莫夫的肯定,他另一位老师董希文也评价他的画“气不够贯通”。毕业后,靳尚谊没有分到中央美术学院的油画系任教,而是被分配到版画系担任素描课的教学工作,“我毕业后在版画系教素描的五年中,一边教学一边继续画,这才慢慢地把‘解构’问题解决了。”

对于这些绘画上的基础问题,无论大小,他绝不放过,不遗余力地思考、探索,直到一个个解决,听起来更像是搞科研工作一样的搞创作。画家朝戈曾如此评价他这位师长,“靳尚谊是一位有着严谨思路的人,这在中国文人中不多见。”

靳尚谊作品《毛主席在十二月会议上》,1961年,布面油画

画的最多的是主席像

靳尚谊认为,在“文革”开始前的一段时间里,他创作了一大批有关革命历史题材的作品,这对于他的锻炼是非常重要的。“那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期,可以安静、单纯地创作,因为当时人的思想和情感,与国家的发展和要求,是完全一致的,仅有少数画家被打成右派。所以我们都是充满热情的创作,包括董希文、罗工柳等老画家。相比之下,反而现在很难静下心来画画,虽然没有限制了,但很少有人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创作。”靳尚谊说:“另外,画出来的画有用武之地,这很重要,当时有博物馆收藏我的画,对我有很大的鼓舞。”

1958年,他以红军转移前老百姓送别的场面为题材,为中国革命博物馆创作了《送别》,这也是他第一次画多人物历史题材作品。1961年,他再次为中国革命博物馆创作《十二月会议》。

“十二月会议”是中共中央于1947年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开的会议。在会上,毛泽东做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以此为题,靳尚谊创作了多幅草图,有会议的场景群像,也有毛泽东在会议上的肖像画。这次创作凸显了靳尚谊肖像创作的天赋,詹建俊说:“大家到现在为止还是认为,毛主席肖像那张比较好,应该说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才能和局限性,局限性同时也是优势。”

1964年,靳尚谊创作的《长征》在第三届全国美展上展出;1966年创作《毛泽东在庐山》被送到阿尔巴尼亚展览;1970年为平型关纪念馆创作《延安时期的毛主席和林彪》等。这些作品反映了当时的时代特点。通过这一系列革命历史画的创作,促使靳尚谊发现自己偏爱用单纯简练的构图、尽可能少的人物来反映广阔的社会内容。这种自然发展并渐渐明确起来的意识,成了他艺术道路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靳尚谊找到了适合于自己素质与特点的绘画语言——肖像画。

1962年,靳尚谊调入吴作人工作室4年之后,“文化大革命”浪潮开始在中国迅速蔓延,他被下放到河北邢台参加劳动。1972年,靳尚谊奉命修改了老师董希文的作品《开国大典》,与原作不同的是去掉了画中的刘少奇和林伯渠两个人物。之后,靳尚谊便一直为中国革命博物馆创作上级交给的任务,直到“文革”后期,他才回到学校,为工农兵学员上课。

在“文革”期间,靳尚谊被要求画的最多的就是主席的标准像,“按照规定,主席的脸上必须都采用以红色为主的暖色调。结果我眼睛都画坏了,看什么都是红红的,‘文革’后期我带工农兵学员写生,灰颜色都画不好了。当时感觉不出来,后来一看,颜色实在是不行。所以有好几年,我都在恢复眼睛对颜色的判断力和敏锐度,才能重新判断灰颜色、冷颜色。”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