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口述史

老兵忆抗战:巧建浮桥炸碉堡

本报记者 陈巨慧 实习生 梁金凤 本报通讯员 魏坚强

2017年05月11日16:45    来源:大众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12岁的董成森非常机灵,把情报藏在鞭子杆里,赶上牛就上路……一个伪军非常刁钻,一把夺去鞭子:“给我玩两天。”董成森和伪军撕扯在一块,猛地咬了他一口。伪军恼羞成怒,将鞭杆一折两段,恶狠狠扔在地上。鞭杆落地的刹那间,董成森猛扑上去,将情报压在身下,嚎啕大哭,嚷着赔鞭子……

董成森(前中)和战友

 

董成森老人在接受采访

原标题:董成森:赶着牛去送鸡毛信

■ 烽火八年 山河壮歌·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80周年

□ 本报记者 陈巨慧 实习生 梁金凤

本报通讯员 魏坚强

2015年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当抗战老兵方队的车辆经过天安门西观礼台时,87岁的抗战老兵董成森马上站起来,与车上的老兵们一起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这是他第二次参加阅兵式。1949年,董成森曾作为军人代表参加了盛大的新中国阅兵仪式。

保护情报巧夺赶牛鞭

1928年,董成森出生于平度市南村镇前双丘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他的童年十分不幸,6岁时母亲和弟弟被土匪掳走,父亲讨说法也被打成重伤。小小年纪的董成森过早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他幼小的心灵也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他恨死了万恶的旧社会。

七八岁时,董成森随父亲到了青岛。父亲卖苦力,每天早出晚归,卸船装船,拉扯着董成森艰难度日。

1938年1月,日军占领青岛,原本坎坷的生活再起波澜。“在青岛,小男孩到了12岁就得上学,上日本学,管吃管住,上完学之后就成了日本兵。我父亲听说之后,说这不行,中国人不能当日本兵!带着我回到了老家。”董成森说。

回到老家后,11岁的董成森先是给地主家割草,后来又到外村的杀牛坊给人放牛。

一天下午,董成森放牛经过一片青纱帐时,发现一支扛枪的队伍。领头的说,他们是八路军,是穷人的队伍,是打鬼子的队伍。这是董成森第一次与八路军接触。随后,他就开始给八路军送情报。

“那时候,村里有地方武装委员会,简称武委会。到了晚上,他们就把给地主扛活的人召集到一起,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在一个空场上睡觉。他们没有枪,提着小包,也不穿军装,他们给我们讲共产党的好,有时候会给我们一些任务,让我们去送信。”董成森说,当时家乡南村镇一带属于胶东军区南海军分区的区域,这里敌我斗争形势非常严峻,根据地与敌占区犬牙交错,交通不便,军事情报更是难以传递。董成森非常机灵,人小目标小,再加上小孩子不容易引起敌人的怀疑,借助放牛、外出扛活的机会,董成森为八路军通风报信,当起了交通员,多次出色地完成了传递情报的任务。

村子离日军的据点不远,日本兵经常出来扫荡。董成森去送信,要躲避日军的搜查。“给人放牛就牵着牛,有时候牵着其他牲口,碰见日本兵或者‘二鬼子’,他们也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因为是小孩,牵个牛,没人在意。我就把信放在篓子里或者牛身上的小背搭子里,把信送下后再把牛牵回来,就这样送信。”利用自己孩童的身份作掩护,董成森与敌人斗智斗勇,多次完成了送信任务。

“以前我们放牛的鞭子是用一整棵麻编的,有一次,我去送信,把信编到了鞭子里藏着。不巧遇到了鬼子,想把我的鞭子要过去。我灵机一动,照着牛腚打了一鞭子,牛受惊跑了。我假装急忙撵牛去了,躲过了日军的搜查。”董成森回忆着当年送信的经历。

还是因为放牛鞭,董成森差点惹上麻烦。那天傍晚,交通员带着一位八路军的指挥员,将一封信交给了他,并叮嘱他,天黑以前,一定送到南村据点附近的后斜子村,交给村西的一位铁匠,千万不能落到敌人的手中。

董成森明白,八路军的队伍肯定又有重大行动了。他将情报藏在赶牛用的鞭子杆里,赶上牛就出发了。路上很顺利,眼看就要到后斜子村了,董成森遇到了一个非常刁钻的伪军。那伪军吊着个三角眼,将董成森从头打量到脚,也没看出啥破绽。最后,一把将他的鞭子夺去:“小孩子,你的鞭子挺好,给我玩两天。”董成森上去欲夺回鞭子,就和伪军撕扯在一块,他宁肯丢了牛也不能丢了那根鞭子。可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哪是伪军的对手,伪军将鞭子高高地举在手里,董成森跳着高也够不到。千钧一发之际,董成森猛地咬了伪军一口,那伪军恼羞成怒,将鞭杆一折两段,恶狠狠地扔在地上,那封信也掉了出来。就在鞭杆落地的刹那间,董成森猛扑了上去,将卷成圆筒状的情报压在了身子底下,嚎啕大哭起来,嚷着要伪军赔他的鞭子。幸好天有点黑,再加上董成森应对机智,伪军没有发现这一切,放下吊桥让他过了关卡。董成森有惊无险地顺利完成了任务。

后来,武委会的工作多了,晚上有时候要跑两个地方去送信,上午有时候还要到南村日本鬼子据点附近盯着,半头晌才能去掌柜家干活。每每这时候,董成森总说自己肚子不得劲,闹肚子了。“时间长了,武委会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两颗手榴弹。我不敢让掌柜的知道,就藏在牛栏的土里。其实掌柜早就知道了,他看我三天两头生病,又经常跟武装委员会的人交往,心里很明白。他跟我说:‘伙计,你别跟着他们瞎忽忽,忽忽大了,小心让日本鬼子抓去。我们村的人抓去了,保长可以去保出来。你不是俺村的人,抓去了也没有人保你。’”

本来大家都觉得董成森干活实在、不偷懒,争着雇他。可到了第二年农历二月二上工前,没有人家敢雇佣董成森了。

遭遇战第一次负伤

找不到雇主,就没有饭吃。董成森跟父亲说,要去当兵。“我爹同意我去当兵,因为我爹对共产党的兵有好感。”董成森说,“穷家富路,我爹给了我20块钱,让我去找区中队。区中队很难找,今天在这个村,明天过去就找不到了。第一次我晚上走了20多里路没找到,到白天又四处打听,终于找到队伍了。“

董成森很高兴,伙房给他做了饭,队长和一个副排长出去商量。“研究回来,他们说我太小,让我回家再住一年,明年再来。我坚决不同意。他们问我:‘你这么小,给你枪你敢拿?’我说,我在武委会就发过手榴弹,摸过枪,当然敢啦。我拿过枪摆弄了一下,他们一看还行呢,就把我留下了。”

就这样,1944年2月,董成森正式参军入伍,成为南海军分区兰底区中队的一名战士。不久后的一次战斗中,董成森负了伤。

1944年五六月间,董成森所在的区中队与正在扫荡的日军遭遇了。“那时候我们区中队住在杨家丘,那天指导员与通信员去赶吴家口集了,走了不一会儿,有老百姓跑来告诉我们,日本鬼子要来了,他们已经把集给炸了!”听说日本鬼子要来了,老百姓赶紧往外跑。董成森却没有感觉是多大的事,因为在他们村口安排了岗哨,发现问题会及时报警的。

“我们在驻地三等两等,也不见指导员和通信员回来,转眼间,十几个日本骑兵就把村子包围了。”必须要撤退了,再不走就有可能全军覆没。区中队决定从敌军兵力较弱的村子西南角撤出来。“那一拨敌人有三百多人,我们才七八个人,只能是边打边跑,日本鬼子的骑兵追着我们蹿过来蹿过去。”董成森说,他知道骑兵最怕手榴弹,“一个手榴弹扔过去,鬼子骑兵连人带马被当场炸死。后面的鬼子骑兵见势不妙,勒马掉头。”董成森和战友趁机突出重围。

“我们就这样一路跑到大栏村的河边,到了河沿鬼子就不撵了,按兵不动。因为天黑了,鬼子不喜欢打夜仗,怕不熟悉地形会吃亏。恰好,我们这时候在河边遇到了胶高支队,他们也是被日本鬼子从南边撵过来的。我们商量好分头打,胶高支队顺着河往东打,我们往西打,这样终于甩开了日本鬼子。”

董成森和战友顺着河东下到了吴家口,当地老百姓说,有两个八路在河边牺牲了。董成森他们这才知道,指导员和通信员已经在这里牺牲了。原来,鬼子炸吴家口集的时候,指导员他们并不知道,走到村口,才看见日本兵,他们只好下了河,隐蔽起来。看到日本骑兵到眼前了,便用手枪、手榴弹打,就这样一直战斗到最后,壮烈牺牲。

终于安全了,董成森无力地倒在地上,战斗中他早已受了伤。“我被打中了腿部,弹头在肉里炸了,裤子也破了,跑的时候一路提着裤子跑,回去之后在医院待了两个月。”董成森说着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伤疤。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