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侦茶记>>匠人匠心

景德镇最后一位把桩师傅

2017年05月11日16:54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胡家旺

饮茶不仅要有好茶好水,也要有好器。古人说:美食不如美器,于茶道亦是如此。说到品茗美器,自然当属瓷器;说到瓷器,首选则为瓷都景德镇。景德镇流传千古,美名远扬,出产了一批批美轮美奂的瓷器。而这一切则要归功于一代一代薪火相传的烧窑工匠们,其中相当于“技术总监”的把桩师傅更是瓷器品质的保证。今天就介绍一位活化石级的人物,被誉为“景德镇最后一位把桩师傅”的胡家旺。

瓷都景德镇

1958年,年仅13岁的胡家旺揣着一块钱的零钱毛票,背着一个破旧布袋子来到景德镇投奔亲戚。出身贫寒的胡家旺最初被安排在建国陶瓷厂,被安排做些零零碎碎的杂活。景德镇流传着一句俗语:“工匠八方来,器成天下走”,烧窑工匠们都告诫自己的后代“千万不要去烧窑”。在昏暗的窑里,夏日高温,冬日酷寒;与松木窑火为伴,不见天日。不是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根本无法想象其中酸楚。

然而少年的胡家旺十分珍惜这份工作,总算有了活命的营生。勤奋的他总是在大师傅下班后,借着煤油灯的微弱光亮,将白天所见的技法再操练一遍。功夫不负有心人,胡家旺小小年纪就对烧柴窑有了基本的认识,这为他后来成为誉满瓷都的技术大咖——把桩师傅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60年代复员后的胡家旺本来被安排在建国瓷厂做行政干部,无奈性情直爽的胡家旺招架不住一波又一波的政治斗争,最终被“发配”到一线做起了技术活。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样的安排让世界上少了一个夸夸其谈的干部,为景德镇留下了一个后无来者的把桩师傅。 

虽然年少聪慧,已经对烧柴窑非常熟悉;但胡家旺还是选择从最基层的工种做起。进了窑炉,胡家旺先是做一伕半,来回搬运大小匣钵,总重能达五六十吨。那时的工资很少,他却已是需要养活3个孩子的父亲。为了补贴家用,胡家旺不得不上山砍柴挣点零钱。虽然生活艰难,但是胡家旺毫无怨言,一心扑在柴窑上,势要搞出个名堂。“跟好多人对打麻将、下象棋痴迷一样,我对烧窑也很痴迷。”胡家旺说,那十几年他一吃完晚饭就坐到窑炉旁边,不断搞试验。有的人比他早进厂子十年,却被他超越了;有的人开始是他师兄,后来却变成了他的徒弟。

就这样,经过不懈的努力和刻苦的钻研,胡家旺终成这个时代最后的把桩师傅,可谓名镇瓷都,誉满天下。

 青史无名

明朝的时候,景德镇的窑务是太监潘相。他监督窑工们烧制青花大龙缸,可是由于当时的窑口小,温度很难升高,大龙缸烧了很久都没成功。潘相为了赶工期,每日拿鞭子抽打窑工,接连祸害了不少人命。当时的把桩师傅叫做童宾,生性刚烈,不忍心看手下的窑工被残害。于是纵身跳入了窑火之中,以死和督陶官做抵抗。当窑工们奋力搭救时,童宾早已烧成焦炭。这时奇迹发生了,青花大龙缸竟然烧成了,自此之后把桩师傅童宾的故事代代相传,成为了把桩人眼中的风火神,每次烧窑前都要过来祭拜。

如今每座柴窑旁边都有童宾的雕像,成了这个古老职业的精神图腾。胡家旺说,按照传统的观念,把桩师傅是不能留名的,从事这项职业的人,都会被称为是“师傅”。这大概是历史上唯一留下名字的把桩师傅。纵使青史无名,把桩师傅却不是容易练成的。每一个把桩师傅都是从最低级的一伕半做起,一路爬上去。一百个一伕半,难出一个把桩师傅。用胡家旺的话说“十年可以培养一个博士,却培养不出一个把桩师傅”。

烧柴窑的过程可以总结成这样一句话:“一满二烧三歇火。”它概括了柴窑技艺的三个步骤,即码匣满窑、投柴烧炼和适时熄火。柴窑的温度前后不同,会有很大的温差,也正因如此,需要把桩师傅掌握添柴的节奏和窑内温度的变化。

只听一声嘹亮的“好”在木棚中响起,声音浑厚充满力量,这一声“好”是指挥窑工添柴的讯号,窑工们有如工蚁般忙碌,将堆好的松木柴投入窑口。把桩师傅肩负重任,每时每刻都要考虑:如何控制火候,把控炉温,如何应对可能发生的突然变故。在烧制过程中,瓷器非常脆弱,稍有不慎便会造成这一窑的瓷器付之东流。

如今的胡家旺虽然不用从事过多的体力劳动,然而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到观火口观火色,不时也会去观察窑棚外的烟囱,从而判断排烟能力。胡家旺还有“吐唾沫”的绝活,用来判断温度。这种观测方法,需要把桩师傅有足够丰富的经验,在高温的时候,根据吐进窑膛的唾沫燃烧蒸发的程度,辅助判断温度。

火光将胡师傅的脸映得通红,长达20年的从业经历,“吐唾沫”的绝活对他而言,已经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窑炉中,不同的位置放了瓷片,行内人唤作“照子”,胡师傅将烧的通红的“照子”用钩子勾出来,放进凉水冷却,他说这样做,是为了减少判断温度的误差,冷却后,再到窑口观察,当窑炉中看不到火焰来回浮动,匣钵底部和匣钵墙面没有明暗之分时就可以止火了,剩下的步骤,只需等待温度慢慢冷却,做开窑前的准备。

隔天就是开窑的日子。瓷器的温度已经冷却,胡师傅亲自走进窑炉,将一件件的艺术品取出——釉质如玉,胎骨通透。胡师傅的神情之中尽是欢喜,因为这一窑瓷器“成了”。众人皆上手轻端详细欣赏,围坐在胡师傅身旁,赞不绝口。对胡家旺来说,此时才算圆满完成了此次把桩任务。

慢慢消失的背影

随着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视,柴窑这一古老的制作工艺逐渐复兴。作为硕果仅存的把桩师傅,胡家旺承载了“国家级非遗传人”的光环。走在景德镇的街头,他与寻常人无异,难以想象他竟是陶瓷界的泰斗。每一件瓷器的诞生都倾注了他的心血。

胡师傅表示,把桩师傅这个行业,是景德镇上千年来历史文化的沉淀,现代科技发展十分迅猛,新的技术也涌现出来。但传统的技艺确是无法代替的,它是景德镇的命脉,是景德镇的根。他所做的便是守住这些精华,使子子孙孙把它继承和传承下去。这样才能使景德镇的传统文化不至于流失,也使烧窑这种传统工艺得到进一步的发扬。

如今,72岁的胡家旺躺在竹椅上,守在1300摄氏度的窑炉前。多数时候,胡家旺是在一口一口地喝茶。到了温度攀升的关键时刻,他一声令下,旁边的窑工便知道添柴加火。他坐的这把椅子,任何人不许碰,一碰就代表他可以“下课”了。

下班时间到了,胡家旺将一切事宜安排妥当,上了徒弟驾驶的摩托车便离开了。他穿着一件简单的黑色夹克衫,沾染了窑中的灰尘,留给我们的是烟火气的背影,慢慢消失在人群中。

胡家旺老先生采访视频链接:https://v.qq.com/x/page/n0383rkuko1.html

分享到:
(责编:雷蕾、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