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读城 · 中国>>城·食味

走进白洋淀:吃在农家院

2017年07月20日18:46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忽然有一天,去农家院吃农家饭成了时尚,人们的肠胃似乎较头脑、心灵先一步有了返璞归真的愿望。于是,童年中那些连旧爱也称不上粗粮,如棒子面窝头儿、小葱蘸大酱之类,一夕之间如同新贵一般重新占据了人们的餐桌和胃口,比新欢还要得宠。

饭店里粗粮细做,好吃是好吃,但终究不是记忆中的味道。想当年,以柴烧火,大锅大灶,有机肥料养育起来的菜蔬瓜果,偶尔打牙祭的鱼虾亦是喝着无污染的河水长大的,鸡蛋鸭蛋也都是散养小笨鸡下的,连吃的猪肉也是吃粮食吃猪草长大的猪身上的。现在想想,一切都那么可贵,原来我们小时貌似吃苦,其实是在享福。只不过,这世上又有几人身在福中能知福的呢。

赶到白洋淀王家寨民俗村9号院时,已经午后一点多了,饿。还在路上,不,船上,王东摇着船,棠就笑嘻嘻地问,有鱼么,我最爱吃鱼了。王东肯定地点头,有。一个字,让棠越发眉开眼笑,显得极没出息。不过,吃总归也算人生大事,尤其旅行到别处,这个字就更加赋予了意义。

白洋淀的农家院,怎么可能没有鱼呢。贴饽饽熬小鱼,亦是北塘一道渔家菜,如今上了台面进入饭店,取名叫“一锅出”,饽饽也不再粗制,过油炸一遍,脆香。

而渔家饭,大抵相同吧,不论是北塘还是白洋淀。你看,露天院子靠墙处,灶坑里已经熊熊生起火来,黝黑大锅内屉下熬的是鲫鱼粉条,屉上是棒子面窝头,锅侧贴着棒子面饼子。这种贴饼子,小时记忆深刻,要有如今这个三倍大,最爱那一层锅巴,尤其刚出锅时,脆香脆香的,带着玉米天然的甜意,然而一个饼子也只一面锅巴而已,小时吞多少馋涎也不能求得大人多给一块锅巴。

鲫鱼端上来,拨开,每条都是满籽的。白洋淀这几顿饭,顿顿一条满籽鲫鱼。

然后是凉菜,凉拌瓜条,西红柿拌白糖,有时也煮一盘花生,再炒一道素菜,辣椒或是别的什么,那些茄子柿子黄瓜,都是自家种的,随用随摘。我说下一顿就不用拌了,就直接摘来黄瓜蘸酱吃就好了。结果,下一顿果然就奉上一盘“大丰收”,小葱儿,尖椒,黄瓜,清灵灵地摆在那里。

说到吃,不能不提白洋淀的咸鸭蛋。这些个咸鸭蛋,都是小笨鸭的蛋,半散养,喂小鱼小虾,不喂饲料,自家腌制,吃起来味道果然与集市上买来的不同,大娘说现在时日短些,如果再腌些天,就更好了,嗯,想必那时应该个个流油。

出门原不忌讳,为了让餐桌上更丰富,便与同来的那对年轻情侣同桌共餐。游完野荷塘,当天晚饭,忽然兴味盎然,叫了一瓶啤酒,苇棚之下,四人同饮,互相邀杯,虽然不曾清风明月,却也悠然逸趣,诸般烦恼尽皆抛却。当为此刻浮一大白。

1、贴饼子蒸窝头家熬鲫鱼,一个大灶全部解决,果然是一锅出呢;

2、大丰收,黄瓜小葱和辣椒,生蘸豆瓣儿酱,玉米面贴饼子;

3、白洋淀咸鸭蛋;

4、满籽鲫鱼。

白洋淀与荷结缘,缘份深深,恨不得亦把这份情缘都吃到肚里去。果不其然,这次白洋淀之行不仅吃了莲子和藕,还吃了荷叶与荷花。

藕自不必说,嫩生生白格生生,十分养眼,凉拌食之。而莲子,都是新鲜的,清晨从采莲村姑那里买来几朵莲篷,一路走一路剥莲子来吃,带着氤氲水汽,象刚出土便剥来吃的花生,莲心绿盈盈,不觉其苦,想必晒干了失掉水汽后才苦的。

1、凉拌嫩藕;

2-3、莲子。

白洋淀王家寨9号院旅游攻略图片7白洋淀王家寨9号院旅游攻略图片8这日午餐桌上,忽然发现一盘炒鸡蛋,裹以绿叶,疑似香椿,却又明明不是,咀嚼起来清香满口。忙询问,得到答案,竟然是荷叶卷,就是最幼嫩时尚还卷着未舒展之时的荷叶。荷叶自带清香,有清心减肥之功效,例来都知它可以裹鸡蒸食,可以蒸荷叶粥,可制荷叶茶,家里还有一盒晴丫上次托老破带来的大明湖雨荷茶,可是,我头一次知道它还可以炒来吃。这盘荷叶卷炒鸡蛋,风卷残云,一点不剩。

荷叶卷炒鸡蛋:

大爷说,不只荷叶可吃,连荷花瓣也可以吃,有道名菜叫油酥荷花,就是把荷花瓣儿裹了面炸过后洒上些白糖,特别好吃,还美容。饭店里都要价80块,很贵的。听闻其价,暗地咋舌,不敢答腔,农家院里想必没那么贵,但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吧,自是不敢狮子大开口地要上一份品尝。也许这个油酥荷花就是此行的遗憾吧。

泛舟归来,白洋淀最后的晚餐就剩我们两个人了,那对年轻小情侣已经离开去保定了。大爷嘱咐在厨房里忙活的大女儿和四女儿,给我们加一道油酥荷花。我也没好意思阻拦,好吧,反正吃一回荷花也是雅事,适当破费一下来圆满此行也不错。见大姐端了一碟粉红鲜嫩的荷花瓣儿往小灶间里送,我大叫一声,等等,我要拍照。跳起来去取相机,追到小灶间去拍,四姐正就着炉子上的油锅炸花瓣,她说,给你们也炸些尝尝。

棠自卫生间回来,看到我拍的照片,悄声问,你点了?多少钱?我吐舌头,说不知道,不管了,先尝尝再说。油酥荷花端上来,颜色紫嫣嫣的,没有我想象中裹满了面不见原形的样子,只是薄薄一点面粉,洒上白糖,每一口都酥香无比,且花瓣儿的口感尤在,一瓣儿一瓣儿转瞬吃个精光。听旁边那桌新来的客人高声吩咐厨房:再来一份荷花儿!忍不住再次吐吐舌头,俺们真不是有钱人。

大爷坐在旁边,问好吃吗。我衷心地表示好吃。大爷说,嗯,咱们这不要钱,就是炸一点让你们尝尝。大姐从旁经过,见我们吃得精光,抿嘴笑,说早知道让小四儿再多炸点给你们吃哩。

我和棠笑得呀,原来,原来我们算计半天,人家不要钱嘀,是送我们吃的。世上怎么这样幸福的事都让我俩赶上了呀。

1、真真切切,粉红荷花瓣儿,就要下油锅了;

2、四姐在炸荷花瓣,其实王东的四姐比我还要小一岁呢;

3、炸好几瓣儿哩,花瓣嫩,很不好掌握火候的;

4、油酥荷花。

对了,临行前那天早晨,大娘帮我们把头一天收获的两枚鸟蛋煮了,剥开,晶莹玉润的蛋白,喷香的蛋黄,好吃看得见。 

分享到:
(责编:王子一鸣、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