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读城 · 中国>>城·食味

舌尖上的白洋淀 淀南炒鱼片

冬子李

2017年07月20日18:51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淀南在白洋淀地区是一个专用名词,特指被端村镇南部的白洋淀和同口镇以东的马棚淀隔离出去的刘李庄镇的十几个村庄,这里如同安新县的一块飞地孤悬淀外,与南部的高阳县、东部的任丘县接壤,形成了独特的民风和乡土文化,被当地人戏称为“淀南国”。

淀南人热情好客、精明外向又不失剽悍之气,从政经商人才辈出,在安新县颇有名气。若说起美食,也自有其独到之处。我的一个堂叔七十年代在保定糖酒公司开货车,那时他经常到各地送货。当时供销社正是红火的时节,刘李庄镇开着一家供销社饭店,在附近相当有名。堂叔每次拉货到刘李庄,供销社的人都会在饭店给他炒两个菜,其中的一味炒鱼片美味绝伦,令他记忆至深。如今我招待他去饭店吃这道菜,他总感觉不入港,看来当年那道菜已如初恋的回忆永远留在了他记忆深处,再也难以替代了。

书归正传。且说我初到淀南已是1991年初冬,当时要去淀南采访,同行的刘哥就是刘李庄人,待人诚恳,且路子极广,跟他出门是不用操心饮食的。从安新县城向南9公里就到了端村镇,端村与淀南之间隔着4公里水路,这里有当今中国北方最大的内陆码头,班船均为长10米以上的机动平板船,可载轿车三辆,散客数十人,场面颇为壮观。登上渡船,沿途可欣赏淀上风光,冬季的白洋淀一片静穆,将要封河之际,水平如镜,台田上有待割之芦苇,是一种透着柔和的暗黄,有不知名的大鸟在苇丛上盘旋,这是游人们看不到的白洋淀冬日美景。

当时采访的单位大概就是供销社吧,我也记不清了,但是午饭就安排在了那家颇有名气的供销社饭店。淀南从八十年代发现了油田,属于任丘油田的一部分。因为各村竖起了井架和采油机,淀南一带的经济也随之繁荣。这家饭店接待过不少远近客商,也算见过一番世面的。刘李庄的饮食也属于水区一路,拿手的就是鱼虾。要说鱼虾的烹调,三分在技术,七分在新鲜,如果是臭鱼烂虾,任你名师大厨也得认栽。水区厨师深谙此道,因此在选料上绝不马虎,所有的鱼都养在专用的水池里,随用随宰,绝不用死鱼待客。

因为闻名已久,所以我就专门点了炒鱼片,看他们的做法有何独到之处。待到菜端上来,方知所言不虚。炒鱼片是取大个活黑鱼背脊两侧鲜肉切片,佐以马蹄片,木耳爆炒而成,只放素油、白醋和味精,讲究色泽通透鲜亮,口感鲜嫩清香。马蹄之脆与鱼片之绵,木耳之黑与鱼片之白对比呼应,相辅相成,达成了视觉与味觉的和谐统一,所谓万法归宗,烹调中自有至深的哲学道理。且说这盘炒鱼片果然色、香、味俱全,鱼片晶莹透亮,入口回味绵长,一时间筷子飞舞,顷刻盘中告罄。味觉于巅峰中戛然而止,恰如成功后的华丽转身,留给人无穷的想象。

以后也曾去过淀南几次,但刘李庄已新开了几家饭店,装修气派,环境优雅,供销社饭店显得越发寒酸,已经门庭冷落了。然而吃过几家的炒鱼片,总是找不到那时的感觉,与朋友说起这件事,却听说供销社饭店的老厨师早已退休,饭店已换了几次主人。看来,当年的淀南炒鱼片已成为昨日黄花,只能在记忆中久久回味了。

分享到:
(责编:王子一鸣、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