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读城 · 中国>>城·探景

固若金汤黄花城,前哨古堡鹞子峪

黄花城-鹞子峪堡

百代旅行

2017年07月28日13:59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黄花城长城位于北京市怀柔区黄花城村北,相传古时候每到夏季,这里漫山遍野都会开满黄花,城垣村舍掩映在无边的花海之中,美不胜收,遂以黄花镇为地名。此地处于居庸关和慕田峪之间,两侧均是高岭险峰,这里却天然形成了可通南北的交通孔道,是北京通往四海冶的必经之路,因而被历代王朝所重视,自北齐时起就在这里修筑长城。到了明代初年,中山王徐达北逐残元势力并督修蓟镇各关口时,在此地沿用了北齐的旧边,将黄花镇扩建成一座军事重镇,称作“本镇关”。

随着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将皇家陵寝设在昌平天寿山南麓,黄花镇一带因正处于天寿山以北,不但是京城北面的门户,更肩负起了保卫皇陵的重任,因此明成祖对这一带长城的建设愈发重视,长城的修建质量也格外高。这里的城墙下半部都是以尺寸规范雕琢精细的巨型条石砌筑,上半部墙体全部由双面包砖双向设置垛口,属于明代的一等边墙,等级尤在八达岭长城之上,足见其重要程度。几乎每一块砖石都契合得严整紧密、一丝不苟,成为山岭上一道铁铸般坚固的防线,因此号称固若金汤。相传抗日战争时日军进攻黄花城,但坚固的城防阻挡了他们的脚步,日军使用大量的炸药开路,可一阵硝烟过后城墙竟然巍峨如故,足见明代工程质量的过硬程度。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明代不但多次重修黄花城正关,还在其北面的山里增建了二道关、三道关,将防御纵深一再前推。可惜当年坚若磐石的正关建国后被水库淹没,不过现存的黄花城长城从东面的十八蹬向西到撞道口都堪称精华地段。从撞道口往北不远便是二道关,这一线长城的西段有小隘口名曰鹞子峪,口内现存小城堡一座即鹞子峪堡,这是北京境内长城沿线上为数不多的保存基本完整的明代边堡。

黄花城长城

黄花城一线的长城大体分为东山和西山两部分,因为关口遗址现在被水库淹没,也将原本相连的长城一分为二了。这一带的山势虽高,但曲线相对舒缓,长城也少有司马台和箭扣等地的那种险峻峥嵘,更多的呈现出一种雍容大气之态,城墙修筑得又高又厚,但敌楼并不算密集。向东的长城为了抢占北面一座山顶的制高点,先是奋力爬上高峰,向东行进一程之后又转身下来,在山体上画下了一个巨大而优美的“几”字弯,从数十里外即可清晰望见,这是黄花城长城的一个标志。

当然黄花城的长城也不全都是柔顺安详的,在越过几座山峰之后,长城来到了最东边陡起的一座高崖之下,虽然峰峦壁立,但长城仍然不畏艰险地攀爬而上,并且丝毫没有因施工困难而降低城墙的等级。这段城墙两旁的垛口仍在两米高左右,随山就势修成阶梯状,从下至上共有十八级,因而被当地老乡俗称为十八蹬。但因为年代久远风化严重,砌筑在山岩上的部分墙体已经发生滑坡状坍塌,未坍塌的地方许多台阶也是极为狭窄,甚至仅够踩住半只脚,于是走长城变成了徒手攀岩,十八蹬也成为了黄花城最为险要的一段长城,是许多人挑战勇气的地方。

黄花城长城的墙体大多宽阔平整,好似山脊上的阳关大道,是休闲漫步放松身心的好地方。这里既有八达岭的宏大气势,也有慕田峪的波澜壮阔,因为尚不为大多数人了解,来此攀登的游客较少,所以黄花城长城最宝贵的便是一份安静清幽,往往可以远离嘈杂喧闹,甚至独享一片山与一段城的美好和安逸—。

在西山最高处远眺黄花城一带全貌,关口水库有如一块镶嵌在山间的巨大宝石闪耀着晶莹的光泽,北眺苍山如海,峰峦似浪,南顾一马平川沃野千里,京城遥遥在望,顿时明白了蜿蜒在山岭与平原间的万里长城的重要意义,金戈铁马的豪迈情怀油然而生。

撞道口镇虏关

从黄花城西山的最高处向西,长城一路下坡,依然是墙垣雄壮,敌楼稀疏。在山洼处的长城上设有一座小关门,是黄花城下辖的隘口,拱形门洞高3.5米,宽2.8米。内侧镶嵌匾额为“撞道口”,外侧匾额是“镇虏关”,两块匾额的落款一致,均为“钦差守备黄花镇地方以都指挥体统行事指挥佥事刘勋,万历五年季春吉日鼎建”。这座小关门处于两山相峙的要冲之地,外边有如屏的群山环抱,位置十分隐蔽,不到近前都难以发现,黄花城正关守军既可从这里向北增援二道关防线,如果二道关失守,也能够马上封闭这里,依托长城对敌人进行迟滞性阻击,以确保正关侧翼的安全。从撞道口向西翻过山梁可达西水峪,这一线山势相对高峻,长城也没有经过修复,仍然保持了沧桑的旧貌,因而也成为黄花城正关一带难得的野长城,值得去登临寻访一番。撞道口外有大面积的古板栗林,为昔日戍边明军所种植,是当年将士们重要的副食来源。几百年来板栗林依然枝繁叶茂硕果累累,遗惠今人,成为明朝屯垦戍边制度的真实见证。

鹞子峪堡

出撞道口沿山沟向北行大约三、四华里,就到了黄花城外的二道关,这段长城是为了加强黄花城正关的防御而建,也在山脊上构筑,墙垣敌楼一应俱全。在二道关西北面山谷中有关隘曰鹞子峪口,以协防二道关侧翼,可惜年代久远,湮灭无存。但口子之内屯兵驻防的城堡至今犹存,且基本完整,这就是鹞子峪堡。鹞子即北方常见的猛禽鹞鹰,以此为名更彰显这里要冲与凶险之意。

鹞子峪堡创建于1544年,重修于1592年,规模不算大,东、西墙长78米,北墙长91米,南墙长102米,平面为梯型,墙体是青砖和条石砌筑,墙上原与附近的长城一样都修筑有双面垛口,现在基本被拆光,除此之外,墙体大致完整,只在南墙中部开一门,上嵌匾额为“鹞子峪堡”,旧有城楼一座,毁于抗战时期。在北京地区长城沿线至今尚存的完整古堡已经不多了,除这里外还有密云的遥桥峪堡、姜茅峪堡、小口子堡等几处。鹞子峪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只能靠身后的撞道口为依托后援,故而曾留下了“鹞子峪口生命线,撞道口是关键”的民谣。城堡内至今仍有乡民居住,以高姓为主,相传是明朝初年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迁徙而来,堡子里那株老槐树就是先辈初来此时所植,意在不忘故乡。近些年随着年轻人口外迁,居民越来越少了,许多老宅子已经空置荒废,古堡也逐渐归于沉寂。漫步于古宅深巷间,满眼都是斑驳的老墙,随处可见的石磨盘和碾子铭记着戍边将士们往昔的岁月与古堡的兴衰。堡外青山苍翠,溪水潺潺,风光秀丽,虽又偏处一隅,却胜似世外桃源。 

分享到:
(责编:王子一鸣、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