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读城 · 中国>>城·探景

曾经的皇家猎苑,失而复得的麋鹿家园

南海子公园

百代旅行

2017年07月28日14:21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南海子又称南苑。北至后大营,东迄通州,西到米高店,辖有230顷土地,几乎是北京旧城面积的三倍。此地曾为一片郊野,水草丛生,泉沼密布,动物遍布。

南海子的历史可上溯至辽。公元938年,辽改幽州为南京,随后在今广安门一带修建城池,营造宫殿,同时辽王朝皇室常“阅骑兵于南郊”,并进行围猎,放鹘、擒鹅,借机训练兵马,有时也会召集王公大臣商议军国大事,这种制度又称“四时捺钵”。

金章宗完颜璟也在中都城南兴造行宫“建春宫”,并在周围设置鹰坊,驯养海东青,进行狩猎活动。

至元代,仍依循游牧民族传统,在当地进行大规模的扩建,建海中殿、幄殿等,堆筑晾鹰台。南海子宫苑从此初具规模,所谓“下马飞放泊”就指南海子园囿距离京城非常之近,翻身上下马之间便可飞驰而至;“飞放”自然说的就是游猎活动。

明成祖时期,南海子猎场又被扩建数十倍,四周筑墙开设宫门(今之地名如大红门、小红门、黄村门、回城门便得之于此),并大兴土木,先后修筑了旧衙门提督官署和新衙门提督官署,

以及关帝庙、灵通庙、镇国观音寺等。《明一统志》记载南海子“周围凡一万八千六百六十丈”,可见其占地之广。吴伟业著《梅村集》曾载南海子内曾兴建有“二十四园”,并派海户千余人养殖园内的各类野兽,苑中树木丛生,百草丰茂,走兽遍地,鸟语花香。南海子景致得名

“南囿秋风”,是当时“燕京十景”之一。

明末,皇太极进攻北京时曾在此驻扎。满清建立后,对此重加修葺,在宫墙上新开九座角门。康乾年间增设多处行宫,八旗子弟也多次来此进行游猎演习,接受皇帝的检阅。清朝皇帝不仅在这里驻跸休憩、行围狩猎,还在这里处理朝政,接见各路官员、各国使臣,西藏五世达赖、六世班禅都在此受到清朝皇帝的接见。经过康、雍、乾三朝的经营,南海子与紫禁城、西郊三山五园一起,成为北京的三大政治中心。

历经数朝,南海子已是几番兴废。清末,南苑再次随着王朝的衰落而日渐颓废。1890年,永定河泛滥,北京南城成为一片泽国,南苑建筑大多被冲毁,养殖的动物大多成为灾民的腹中餐。1900年,八国联军进入南苑烧杀抢掠,建筑毁坏,珍禽异兽尽被屠戮。为偿还《辛丑条约》所订赔款,清政府将南苑土地分块出卖,南苑就此一蹶不振,只作为一个地名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

新中国成立以后,南海子旧地成为农场,及至上世纪80年代,南海子湿地已经消失,甚至出现大规模挖沙及烧砖的活动,对生态造成巨大破坏。1985年园内设立自然保护区,杜绝挖沙、恢复湿地,并于1994年设立公园并对外开放。2008年后,北京市政府再次对南海子地区进行疏浚,利用山形水系开辟了占地7.86公里的南海子郊野公园。

麋鹿保护区

麋鹿是曾经南苑园囿最重要的异兽,因其“角似鹿非鹿,蹄似牛非牛,尾似驴非驴,脸似马非马”而被趣称为“四不像”,曾经是中国独有的鹿种,只在包括南苑在内的皇家宫苑中饲养。1865年,法国天主教遣使会会士、动植物学家谭卫道(英文名阿芒大卫)神父发现了这种奇异的物种,将部分麋鹿运至欧洲,引起轰动,在西方被称为“大卫神父鹿”。谭卫道神父也是将大熊猫介绍给西方的人。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南苑遭受了毁灭性打击,麋鹿赖以生存的生活环境被破坏,不久在中国的土地上彻底灭绝。幸运的是,谭卫道神父带到欧洲的麋鹿在英国的乌邦寺公园得到成功繁育,及至20世纪中叶,乌邦寺公园已育有200多只麋鹿。1985年、1987年,乌邦寺公园向北京赠送了40头麋鹿,让它们终于回到了自己祖辈曾经的家。现在南海子公园内育有麋鹿200余头,开辟了南海子麋鹿保护区,并设有麋鹿博物馆,成为城南的一处重要的景观。

南海子湿地

历史上南苑湖沼大部是由漯水南移,后,古河道内部洼地逐渐演变而成的,由于地势都挖,周围还有永定河不时泛滥、冲积扇前缘地下水溢出地表,于洼地处形成湖泊沼泽;历代王朝也多挖有人工人工湖泊。最盛时水面面积可达6平方公里。建国后,永定河上游修建水坝,水源减少;园区内湿地被开垦为耕地,导致泉眼干枯,湖泊干涸。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原南苑区域内仅余余供麋鹿生存饮用的二十亩水面。进入21世纪,市政府对南海子湿地进行垃圾清理、违建拆除,逐渐恢复曾经的湿地景观,引入天鹅、鹭鸶、黑鹤等水鸟,重构生态系统。如今,南海子湿地已获得新生。 

分享到:
(责编:王子一鸣、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