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读城 · 中国>>城·探景

皇家天文观测体系的唯一遗存,明末清初西学东渐的窗口

古观象台、北京天文馆分馆

百代旅行

2017年07月28日14:37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传统观念里的天文学,常有着呼应人事,预测未来的现实意义——因而对于星空的观测和记录随着时代的发展,越发越具有国家层面的垄断属性。虽然历朝历代都有专职观测星象的机构或人员,但我们现今能够看到的带有仪器的观测场所,仅有北京这一座。它是中国传统天文观测制度最后的余晖,更见证着西方科学技术对传统中国的第一次冲击。

走出建国门站的C口,一眼就能看到这个十米多高的小砖台子,这种轻松感,很难让人联想起这座建筑在将近500年的历史上所经历的辗转波折。古观象台的历史,最早可上溯到元代。至元十六年(1279),王恂、郭守敬等主持,在元大都东南方向建立了皇家观星台,称太史院——现在古观象台的选址,离太史院很近,很可能受到它的影响。朱元璋迁都南京,元太史院连同宋金的一系列天文仪器搬迁至南京鸡鸣山,设立钦天监观星台。朱棣夺位,迁都北京,考虑到风水原因,钦天监的仪器并未迁回。正统二年(1437),钦天监派人到南京仿制前代仪器,于正统四年到七年(1439-1442)完成了浑仪、简仪、浑象、圭表的复制,并于完成当年在现今位置造起观星台,置仪器于台上。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至清代初年。

康熙八年、九年左右(1669-1670),南京已成废都,钦天监的早期仪器全部运回北京。这时,由比利时传教士南怀仁指导的西法新式仪器开始铸造。至康熙十三年(1674),赤道经纬仪、天体仪、地平经仪、地平纬仪、黄道经纬仪、纪限仪等六架仪器全部铸成,置于台顶,替元明仪器于台下。至康熙五十四年(1715),耶稣会传教士纪理安造地平经纬仪;乾隆九年(1744)开始,德国传教士戴进贤制造更为巨大的玑衡抚辰仪,两次新铸仪器,熔毁了大量古仪:最后,清代以前的古仪仅剩正统年间所制浑仪、简仪和圭表,置于台西的紫微殿前。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观象台的铜制仪器被德法两国瓜分。法国劫走的五架仪器于1902年归还。德国劫走的仪器被运至波茨坦离宫前的草坪上;一战结束后,中国以战胜国的身份,才于1921年收回德国劫走的仪器,恢复乾隆年间的摆放。经历了这些波折,古仪上的很多细碎零件大量丢失,难以正常使用,很多直到今日也没有恢复。

1929年,观象台改为天文陈列馆,持续近500年的天文观测就此终止。1932年到1935年,民国政府将明制浑仪、简仪、圭表等运至南京紫金山,仪器分隔两地直到今日。日军侵华行为,也对两地天文仪器造成了一定伤害。

新中国成立之后,古观象台隶属北京天文馆管理,于1956年对外开放。在十年浩劫中,观象台并没有受到冲击,并在环城地铁的施工中被绕行保护。1983年,观象台重新对外开放,各架仪器陆续进行修复工作。

观象台西附属建筑群

古观象台其实也是北京城里不可多得的明代官式建筑原物。目前在正殿紫微殿和东配殿内布设有展览,正殿主要介绍了中国古代的天文学术语和天文历法,还有一些根据古书复制的实物,内容比较粗浅,对于更好地理解观象台的意义帮助不大;东配殿的内容相对更切实际,介绍了观象台的历史沿革和一些仪器的名称功用:但是如果你想通过这两个展览了解台上仪器的构造和使用方式,这两个展览都不能给出满意的答案。唯一有些作用的是东配殿北侧的一台互动式电脑,介绍了四个清代仪器的使用方法,非常直观。这个电脑经常关闭,感兴趣者一定要呼唤讲解员将其打开。院内东首还有一块光绪末年的石碑,记载了八国联军掠夺台上仪器的史实,可以一读。

观星台南侧的复制品元明古仪

古观象台南的草坪上,摆放有两台巨大的铜制仪器,它们就是正统年间制造的浑仪、简仪的等大复制品。虽然真品已经运往南京紫金山天文台,但是参观它们也非常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传统仪器的构造,从而更好地理解观象台上清代真品所反映的西洋历法对我国的冲击。

北侧四龙环抱的巨大球体叫浑仪,它是以古达“浑天说”为基础而创制的天文观测仪器,始创于汉代。我们今天在草坪上看到的复制版浑仪,则是明代仿宋、元浑仪所造,这也体现了中国传统天文学两千多年的传承。浑仪南侧的仪器是元代郭守敬对浑仪改制而成的简仪,简仪的作用和浑仪相同,但规制更为简单,后来也被明代所仿造。

实际参观中,该馆是允许观众进入草坪观察这两个复制品的。由于所有的仪器都不能实际操作,理解具体的工作原理较为困难,感兴趣的观众,可以自行查阅相关文献。在现场可以观察的就是浑仪、简仪环圈上的刻度,注意它们都是汉字书写,且一圈是365.25度——这是中国传统对圆周的划分方式。另外浑仪、简仪的很多环圈都是双环,这也是中国人传统的思维模式——双环中间的夹缝表示赤道、黄道等线,而西法改进后,就直接用单环的环体本身(而不是夹缝)表示这些线了。

康熙年间制造的天文学仪器

从砖台西侧台阶步步上行,转过两个弯,一大排壮观的仪器就映入眼帘。从东南侧开始,顺时针方向依次是赤道经纬仪、纪限仪、地平经纬仪(康熙末年)、地平经仪、黄道经纬仪、天体仪和玑衡抚辰仪(乾隆年间),大部分是康熙九年(1670)开始南怀仁所监制的。

南怀仁制造的天文仪器共有6台:位于台南最东侧和最西的分别是赤道经纬仪和黄道经纬仪,都是多层圈叠套的球形,顾名思义,用于测量星体的赤道和黄道坐标,上面向南倾斜的圈就是赤道和黄道;地平坐标仪器被拆成了经纬两台,这是原理最容易理解的仪器,相信大家一看就知道是怎么用的;台子西侧像地球仪一样的球体,称为天体仪,标注了全天星体的真实位置,它其实是中国传统仪器,古籍称为浑象,但这台天体仪增加了在中国无法看到的南天星座,同时通过星体大小,精细区分了星等;类似一张弓箭的纪限仪完全是西方仪器,其上有两根窥管,分别窥视两颗星体,可以简便地测量它们的角距离。在这里提醒大家注意的细节,就是仪器的刻度已经采用360度一周,且赤道、黄道经纬仪的圈层均采用单环,同台下的浑仪、简仪相比,已经是两套文化体系的产物了。

除此之外,台上个头最大,风格最特殊的一件仪器,其实是位于台南正中间的地平经纬仪。通过前文大家应该已经注意到,南怀仁的仪器有让处女座抓狂的一点,就是黄道、赤道体系都只有一台仪器,而相对比较容易计量的地平坐标,却分成了经、纬两台。后来,这一奇怪之处在康熙五十四年(1715)得到纠正,德国传教士纪理安以熔毁大量元明古仪为代价,造起了能够同时测地平经纬坐标的新仪。这台仪器完全采用西方的装饰风格,尤其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刻度标注也使用阿拉伯数字(南怀仁的六台还使用汉字),感兴趣者可用小望远镜观看。

乾隆年间铸造的玑衡抚辰仪

如果大家已经了解了康熙年间七台仪器的功用,会觉得它们已经基本涵盖了当时需要的各种用途,所以为什么台北的东头,还会再立一个类似浑仪的大家伙呢?这和乾隆年间的复古传统有关。康熙朝对西方科技的热爱昙花一现,经历雍正一朝较为严酷的统治,已经少有人再关心台上西式仪器的使用方法和背后的知识体系了。乾隆九年(1744),钦天监监正、传教士戴进贤奏请增修《灵台仪象志》的星表部分,引起了皇帝对观象台的兴趣。当年十月,皇帝亲临观象台发表讲话,认为浑仪最符合中国的测天传统,时度划分则以西法为优。钦天监官员领会圣意,“用今之数目,合古之模型”,奏请制造新的仪器。经历数年时光,终于制成观象台上、乃至中国古代史上最后一台天文仪器——玑衡抚辰仪。

从本质上讲,这台仪器和台下的浑仪没什么大的区别,只是进行了一定简化,比如去掉了表示地平线的那层环;赤道等再次改回中国传统的双环,仅有刻度变为了360度;装饰风格也完全采用了中国传统做法,复古倾向无处不在。从明代浑仪、康熙仪器到乾隆仪器,体现了一段非常有趣的科技思想史。

总之,古观象台见证了明末清初西方天文学知识传入的开始,南怀仁、纪理安、戴进贤所监制的仪器,融汇中西做法之长处,代表了前伽利略时代,世界天文仪器制造的较高成就。由于西方在望远镜发明后,天文观测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发展,旧有仪器几乎没有保留,古观象台的仪器也成为了肉眼观测时代几乎唯一的样本,在世界天文史上也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分享到:
(责编:王子一鸣、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