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热历史

斯人虽去,事业有传——记俄罗斯著名中国文学翻译家、研究家华克生

吴 焰

2017年08月08日16:5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他的离去,对中俄文学界来说,是一个巨大损失。”这位与中国、与中国文学结缘近七十载的莫斯科国立大学亚非学院功勋教授,“中俄关系六十周年杰出贡献奖”获得者之一,用自己的一生,写就一部传奇。

 

图为华克生于2016年乘坐地铁去中国书店。穆 平摄,书籍封面:吴 焰摄

华克生先生走了。

这位即将迎来91岁生日、俄罗斯中国文学研究界和翻译界的重量级人物,在莫斯科最好的季节,7月26日,静静地离去了。

91岁,在中国习俗中是“喜丧”,但闻听这一消息,作家王蒙“十分悲痛”。他当即拟了一份唁电,转达对华先生家人的问候。北京大学教授、俄罗斯文学研究专家任光宣,连忙给笔者发来一个伤感的短信:斯人驾鹤仙去,尽留下无穷思念。

“他的离去,对中俄文学界来说,是一个巨大损失。”这位与中国、与中国文学结缘近七十载的莫斯科国立大学亚非学院功勋教授,“中俄关系六十周年杰出贡献奖”获得者之一,用自己的一生,写就一部传奇。

33岁,他翻译了《儒林外史》俄译本

“他哪像个八九十岁的老人!就是个六七十岁、精神饱满、活力无限的学者。”近几年,但凡见过华克生先生的人,无不对他的“鹤发童颜”印象深刻,对他的“笔耕不辍”钦佩不已。

90岁了,他每周还会乘坐地铁,辗转近2个小时,去位于莫斯科阿尔巴特大街的中国书店转一转、看一看;前年,他还为刘鹗《老残游记》俄译本出版写了新序言;今年5月,作为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中文系最年长的教授,他还在给学生教授中国文学……

每当有人好奇探究华先生的“不老秘诀”时,他总是呵呵一笑:“告诉你一个秘密,能够让我保持年轻心态和外表的,就是让我一生都为之魂牵梦萦的中国文化、中国风情,还有伟大的中国人民。”

“魂牵梦萦”——用这个词来描述华克生的中国文学情缘,可谓准确之极。

1926年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华克生的俄罗斯名字为“德米特里·沃斯克列先斯基”。19岁那年,卫国战争结束,他考入莫斯科一家航空技术学校学习机械专业。本来,他会沿着“理工男”的轨迹继续人生,但他的内心住着的实则是“文学青年”。抑制不住对东方文学的神往,“理工男”最终毅然转去学习汉语。4年后,他进入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攻读研究生,也有了自己的中文名字“华克生”。

1957年,华克生在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获得副博士学位后,作为苏联教育部公派到中国的首批留学生来到北京大学进修汉语文学。他先后师从王力、周祖谟、林庚和吴组缃等中国顶尖学者。33岁那年,他在导师吴组缃先生的指导下,翻译了《儒林外史》,完成了研究生毕业论文《伟大的讽刺小说〈儒林外史〉》,成为苏联在这所著名学府里攻读中国文学硕士学位的第一人。

之后,他还把《三言二拍》中有代表性的作品,以及李渔的《十二楼》等小说译介到俄罗斯,对于《金瓶梅》《红楼梦》也多有研究和评介,成为在明清小说译介与研究方面首屈一指的专家。

以明清小说为出发点,他紧随中国小说的发展流变,追踪到20世纪、21世纪。华克生对王蒙的作品多有研究,亲自将其小说《活动变人形》译成俄文,并和自己的研究生们形成了一个与中国现当代小说发展轨迹平行并紧随追踪的研究体系,涵盖从张爱玲、沈从文到王蒙、贾平凹、王安忆直至余华等不同风格的作家。在他长达近70年的学术生涯中,仅汉学译著和著作就达200余部。

在任光宣心中,这是“一位学术造诣很深、工作认真负责、为人谦恭周到的先生。”2009年,华克生因对发展中俄关系做出杰出贡献,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纪念勋章;2015年,在首届“品读中国”文学翻译奖颁奖仪式上,他又因对中国文学研究和中俄文化交流作出的贡献而获终身成就奖。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