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纪念抗日战争全面爆发80周年

你是否还记得浦东那一支平原游击队

袁念琪

2017年08月17日16:42    来源:解放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在如此艰难危险的境况下,坚持抗战的淞沪支队被誉为“浦东人民的灯塔”。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80周年之际,应该让更多人知道这一段悲壮而感人的故事。历史,不容忘记!

美国飞行员托勒特(中)与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领导人合影

“星光映着杭州湾,月色照着浦东平原,我们是雄壮的革命铁流,英雄地行走在敌人的‘清乡’线上。”唱歌的是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淞沪支队支队长朱亚民,当年叫诸亚民,曾被日军悬赏十万军票。我是在这位传奇英雄苏州的家中听到他唱这首歌的,那年他65岁。

抗日战争时期,上海是日伪重兵把守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的中心。驻有华中派遣军第13师团、伪暂编第2军第13师、伪中央税警总团和伪上海特别市武装警察大队;还有地方保安团等。当地群众把日军叫“鬼子”“东洋乌龟”,称伪军是“黄衣裳”“黄狗”或“汉奸队伍”;喊黑衣警察“柏油桶”“黑壳虫”,叫土匪“野猫队”。

在如此艰难危险的境况下,坚持抗战的淞沪支队被誉为“浦东人民的灯塔”。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80周年之际,应该让更多人知道这一段悲壮而感人的故事。历史,不容忘记!

东洋人要打篱笆墙了

1942年9月初的一个夜晚,天有点闷热。杭州湾畔的浙江慈溪古窑浦,一艘方头“沙飞”(小船)向对面的浦东驶去。

早在全面抗战爆发的1937年,中共浦东工作委员会就建立了第一支抗日武装——南汇县保卫团第二中队,还组建了南汇县抗卫四中队和奉贤县人民自卫团。

1941年,抗战进入艰难的相持阶段。日伪在南方“清乡”,汪精卫亲任清乡委员会委员长。“军政并进,剿抚兼施”,7月1日起于苏南,后推至浦东。先军事清乡,后政治、经济、思想清乡。中共浙东区党委决定朱亚民率短小精干的便衣武装,回浦东坚持内线反“清乡”。这时,其他号称“抗日”的各游击队早跑了。

朱亚民挑了11名队员,其中3名党员,全换短枪。虽说只有3个本地人,但其他人都熟悉浦东。船到奉贤柘林东,下船在滩涂走了一长段,上岸急行几十里,天亮前到七仓墩,来到靠拢中共的盐行乡伪乡长乔阿五家。他惊诧道:“东洋人到处砍竹子,就要在海边打篱笆墙了。你们还是赶紧走吧,将来要走也走不了啦!”

“正因为要‘清乡’,我们才赶回来的。”朱亚民告诉他。

接上第一个关系后,小分队往东向南汇中心活动。一路宣传反“清乡”,安定群众情绪,组织青年,建立联络点,整顿情报网;并根据上海地下党经验建立直接秘密关系。经过工作,群众认为队伍回来有靠山。也有见他们就几个人,没“长家伙”,有些担心,甚至劝朱亚民离开浦东的。还有观望者,不敢联系。

一月后,浦东“清乡区”四周筑起竹篱笆墙。镇上建据点,沿海港口设检问所,大村庄驻伪军。随后,日军矛字3824、3825等主力、伪军刘铁成部和伪税警队5000多人,自南向北分区“清乡”。多路出动、分进合击,在指定区域内反复搜剿,用朱亚民的话:“好比车干河水拷浜头,一条小鱼也漏不掉”。同时,大批佩“清乡委员会”蓝底小铜牌的政工人员,下乡查户口,恢复保甲制;组织“乡民自卫队”,强迫群众站岗,发现游击队鸣锣报警。

朱亚民将队伍分为三组,由许培元、张宝生各带一组隐蔽在“清乡”边沿区,自己带一组在祝家桥一带活动,住的是偏僻小村宅、祠堂、渔民的蟹棚,甚至看坟的小棚,每天换个地方。吃饭群众送,送一次吃一天,没人送就挨饿。已是深秋,还是穿刚到浦东时的单衣。艰难环境和敌人引诱,使少数意志薄弱者叛变。朱亚民感到,只有打个胜仗,才能灭敌威风、鼓舞士气、打开局面。第一仗怎样打?10月下旬,机会来了。乔乡长与苏家码头(今奉贤区塘外乡墩外村)检问所一伪军结拜,那人吃鬼子亏要报仇。一天夜里,全队集合,从南汇长途奇袭。一路得到群众帮助,站岗的等队伍过了再敲锣。穿过层层封锁线,里应外合冲进据点。击毙3个鬼子,一个班伪军全部缴枪,我无一伤亡,只花20分钟就第一次全歼一个据点。当附近敌人赶来,队伍已在几十里外南汇周家弄休息了。

第二天,得到敌机动部队又回南边的情报。朱亚民抓住机会,在三灶接连打了两仗,共打死3个鬼子和10多个伪军。这些战斗歼敌不多却震动不小,毕竟发生在敌占绝对优势的“清乡区”内。于是,三五个鬼子带一个班伪军的小据点全撤了,放哨的老百姓也收锣回家,游击队能集中行动了。

锄奸“扳蟹脚”

不甘心失败的敌人,一面集中兵力继续军事搜剿,另一面利用汉奸侦察我方行踪、捕杀与我有关系的群众、威胁利诱替我工作的乡保长,收买地痞流氓、白粉鬼建立情报网。一时间,我几个情报站被毁,有的群众被整得倾家荡产。朱亚民决定,锄奸“扳蟹脚”。

先向整顿保甲组织的汉奸开刀,使“清乡”政工人员不敢单独下乡。但仍有本地铁杆汉奸作对,特别是鹤沙镇(今浦东新区下沙镇)的,依仗那是鬼子驻守的据点。1943年正月,趁镇上敌人向公路东扫荡,只留少数伪军。冒着漫天大雪,朱亚民经两天长途奔袭,于初五深夜进镇。不到半小时,把伪镇长、清乡主任和情报队长等13个汉奸头目一锅端。接着,他们化装混进驻重兵的大据点大团镇,除掉作恶多端的伪大团维持会会长韩鸿生。

锄奸震动浦东。伪镇乡长纷纷打招呼表白,愿意送情报送子弹,协征抗日捐税。鬼子在会上无奈地说:“你们区长以上的人,八分相信东洋先生,二分相信游击队。区长以下的人,七分相信游击队,三分相信东洋先生。乡长嘛,一半对一半,保长以下统统靠不住!”

朱亚民决定打浦东大据点新场。新场街上设木栅门,警戒严密;西头住日军,东头住伪保安四团一个中队。通过新场保长张祖德找伪司务长沈墨予,搞来发饷那晚口令。4月一个深夜,他们摸掉哨兵,冲进伪军营房,100多伪军梦中缴枪,只逃出几个在楼上赌钱的。缴获机枪1挺、步枪几十支,为反“清乡”以来俘敌最多一仗。相隔几百米的日军不敢出来增援,他们哪会想到袭击这样据点的是二三十人的小游击队。随后袭击钱家桥据点,打死十几个鬼子,缴了刚发下来的96式轻机枪。旋即伏击庙泾港,全歼鬼子一个小队。

接二连三的胜利,逼敌又撤了三灶、青村港和钱家桥等中等据点。朱亚民趁机积极开展伪军策反,促使驻泰日桥伪保安五中队的区队长击毙中队长张潮毅等亲信4人、打死8名鬼子;率五中队近百人携轻机枪2挺、长短枪80多支及全部弹药反正,使日军不再信任伪军刘铁城部,将其调离浦东。

春去夏来,田里起了青纱帐。鬼子一年“清乡”无果。因其主力不能长期待于一地,部分日军调出浦东,留下的轻易不敢下乡。这时,我军队伍已从12人的短枪队发展为拥有3挺机枪的几百人长枪队,番号改为“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浦东支队”。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