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珍视的瑰宝鼓浪屿:流淌着文化之光

施雨岑、许雪毅、吴晶

2017年08月22日17:2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鼓浪屿 流淌文化之光

鼓浪屿,中国东南沿海的一座弹丸小岛,曾引起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

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华传统文化、华侨文化和西方文化在这里碰撞融合,繁荣的“国际社区”应运而生。

30多年前,时任厦门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习近平同志来到这里,主持编制《1985年—2000年厦门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开启了科学保护鼓浪屿的新篇章。

而今,业已戴上“世界文化遗产”桂冠的鼓浪屿,正如宝石一般映射时代进步的流光溢彩,散发愈加夺目的文化之光。

聆听着鼓浪屿之波,我们寻获的不仅是一段段动人往事,还有传承历史文脉、唤醒文化自信的启示录。

耀世荣光 饮水思源

100多年前,当英国传教士马约翰踏上鼓浪屿时,海浪穿过岩石洞口,发出阵阵击鼓一般的涛声。他写道:“山谷、平原、沙滩和高高的悬崖,还有海角,明媚的景致使这座小岛成为中国沿海最美的岛屿之一。”

在中国近代史上,这座面积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曾是一座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19世纪中期厦门开放为通商口岸后,本国居民、归国华侨、其他国居民汇聚于此,岛上先后建起千栋风格各异的建筑,艺术、文学、教育繁盛一时。

然而,上世纪80年代,时任厦门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习近平同志来到这里时,鼓浪屿的状况令人担忧。

“岛上有的渔民还在砍伐林木烧火做饭,很多老别墅年久失修,一片荒凉……”鼓浪屿游览区管理处副主任章维新回忆当时的景象说。

1985年,习近平同志主持编制《1985年—2000年厦门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其附件《鼓浪屿的社会文化价值及其旅游开发利用》中指出:“考虑到我国城市和风景区的建设中,能够把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十分和谐地结合在一起者为数并不多,因此很有必要视鼓浪屿为国家的一个瑰宝,并在这个高度上统一规划其建设和保护。”

国之瑰宝。这座小岛,被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在领导编制首部鼓浪屿—万石山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的过程中,习近平同志反复强调在经济特区发展经济的同时要保护好“海上花园”风貌,通过自然环境(特别是海景)的保护、风貌建筑的修复、特色文化精粹的弘扬并与时俱进、公众服务设施的建设,打造城景交融、自然人文有机统一的独特“鼓浪屿品牌”。

鼓浪屿靠海,沙滩、岩石、花木等自然环境是不可多得的旅游资源。当时在厦门市旅游局工作的彭一万感叹,习近平同志提出的一些保护鼓浪屿的理念,超前得“令人吃惊”。

“在习近平同志的亲自领导下,我们用了近一年时间,把包括鼓浪屿在内的厦门风景名胜区的古树名木和风貌建筑‘家底’都摸清了。”章维新说。

鼓浪屿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习近平都格外珍视、屡屡关心。2002年6月,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的习近平同志在厦门调研时,再次指出鼓浪屿要摆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厦门经济特区鼓浪屿历史风貌建筑保护条例》《鼓浪屿文化遗产地保护管理规划》《厦门经济特区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条例》……秉承着当年的战略规划,一系列法规措施应运而生、相继出台,严格保护着全岛931处历史风貌建筑和183处各级文物保护单位。

在厦门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叶重耕看来,当年的发展战略,不仅具有前瞻性和指导性,而且具有很强的操作性。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厦门市按照发展战略的指导思想,将鼓浪屿上不具备历史文化价值的工厂、机构搬出岛外,腾出更多空间绿化。紧接着,又实施行政区划调整,专门成立鼓浪屿—万石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更有针对性地对鼓浪屿进行有效的直接管理和保护。

“从单纯以发展旅游业为主转变到以保护和利用文化遗产为重,我们切实进行了很多探索,而发展战略一直是我们探索中的重要指南。”叶重耕说。

“一城如花半倚石,万点青山拥海来。”这是先贤描写的厦门之美,也是章维新每天在鼓浪屿行走上万步时的真切感受。

2017年7月,这个小岛摘取了“世界文化遗产”的桂冠。“耀世荣光,饮水思源。岛上的一草一木都应该记住这段保护的历史。”章维新说。

传承文脉 留住乡愁

作为“万国建筑博物馆”,鼓浪屿的历史风貌建筑、古迹遗址散发出闽南韵味、南洋气息和欧陆风情。有人说,在鼓浪屿,一步一个城,走着走着,便环游了世界。

每一栋历史建筑的保护背后,都凝结着前人的努力和心血。

隔海望去,鼓浪屿上红色大穹顶的八卦楼格外显眼。当年负责修缮这座鼓浪屿“地标”建筑的鼓浪屿申遗顾问龚洁,对一段往事念念不忘。

兴建于1907年的八卦楼,上世纪60年代后被用作电容器厂厂房。1983年,厦门市委和市政府决定在此建设博物馆。彼时的八卦楼,令前来探访的龚洁感到“惊心动魄”:楼里被三个单位切割成“盘丝洞”,地下室住着10多户人家,楼板随脚步而颤抖……

搬迁、翻修过程中,龚洁为筹集经费伤透脑筋。时任厦门市委常委、副市长的习近平同志在鼓浪屿听完龚洁的汇报后,指示有关部门拨出30万元资金,解了燃眉之急。

如今,八卦楼是风琴博物馆,70台来自英、法、德、澳、美等国的名琴每天吸引着大量游客的目光。

妥善保存的建筑,是文脉传承的载体;代代铭记的历史,则是鼓浪屿的灵魂。

这里曾是古老中国“开眼看世界”的前哨之窗,徐继畬从侨居于此的传教士雅裨理手中获得素材,编著了《瀛寰志略》。

这里曾是开风气之先的国际社区,岛上的幼儿早在1898年便有机会接受蒙台梭利教育;林语堂、林巧稚、周淑安……完备的教育设施、中西融汇的教育理念让鼓浪屿上星光熠熠。

这里,每一栋房子都有故事,每一条道路都铭刻传奇。

申遗过程中,“传续文脉、留住乡愁”被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当地通过展览、演出、体育活动等全面挖掘、梳理岛上文化,并鼓励民众让文化“活”起来。

音乐是鼓浪屿最知名的特色。最盛时,鼓浪屿拥有近500架钢琴、近百个音乐世家。申遗过程中,家庭音乐会等传统得到发扬光大。

在标着“建于1897年”等字样的重点历史风貌建筑里,年逾古稀的雷永平弹着尤克里里,与弹着夏威夷吉他的老伴叶恩慈一起,演奏《鼓浪屿之波》。

在当地党委和政府的帮助下,雷永平和老伴召集了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雷厝乐队,成员有医生、银行家、老师等。

“弹琴不是为了考级,不是为了赚钱,纯粹出于热爱,这是鼓浪屿音乐文化的传统。”雷永平的女儿、“70后”的雷晶晶说,当地政府鼓励音乐“业余选手”,奖励雷厝乐队资金购买乐器,还为老人们在鼓浪屿音乐厅提供了一间专业练琴房。

在笔山路17号的春草堂,生于1960年的鼓浪屿人许多康娓娓诉说:祖辈、父辈和自己都生活在这座老房子里。儿时的耳濡目染间,他知道爷爷许春草组建民间抗日救国会等事迹,深感骄傲,便开始有意识搜集家族历史资料和故事。

2012年,许多康按照儿时记忆重修春草堂,完工后在管委会的支持下开设家庭博物馆。“许多常年居住在国外的亲人特别是年轻人回乡寻根,我会细细地给他们讲爷爷和鼓浪屿的故事。”他说,“传承历史,鼓浪屿人义不容辞。”

(责编:张淑燕、周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