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毛泽东与“中巴全天候友谊”:生前最后一次会见外宾仍不忘询问巴方情况

王颖

2017年08月28日16:37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习近平主席在21日发表的《构建中巴命运共同体开辟合作共赢新征程》的重要演讲中用“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一词来定位中巴关系。这绝不是一般的外交辞令,而是基于历史和现实对两国人民共同心声的表达。

2015年4月20日,习近平主席作为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问巴基斯坦。他在21日发表的《构建中巴命运共同体开辟合作共赢新征程》的重要演讲中说:“一踏上这片美丽的土地,我和我的同事们就沉浸在热情友好的海洋之中,仿佛回到亲如手足的兄弟家中。”他还用“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一词来定位中巴关系:“全天候就是风雨无阻、永远同行的意思。”

这绝不是一般的外交辞令,而是基于历史和现实对两国人民共同心声的表达。中巴全天候友谊由来已久,是两国历代领导人关心和培育的结果,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曾为之作出奠基性的贡献。在中巴成为“铁杆朋友”“好朋友、好邻居、好伙伴、好兄弟”的背后,有很多动人的故事。

1965年3月4日,毛泽东会见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统穆罕默德·阿尤布·汗

“中巴应该成为好朋友”

巴基斯坦是中国在南亚地区的邻国,曾长期沦为英国的殖民地,1947年获得独立。巴基斯坦独立后不久,由于克什米尔地区的归属问题,与印度之间爆发了一场战争。战争的失利使巴基斯坦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有限,要想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安全,就必须借助外部力量。对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巴基斯坦表现出较大的热情和欢迎。1950年1月,巴驻苏联大使奉命照会中国外交部,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并提出与中方进行建交谈判。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美国和苏联为首的两大阵营相互对立,世界形成了东西方冷战的格局。新中国为了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在外交上选择了“一边倒”政策,倒向社会主义阵营,在得到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支持和帮助的同时,也面临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包围和封锁。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审时度势,积极同社会制度不同的周边国家建立睦邻友好关系。对于巴基斯坦建交的提议,毛泽东十分重视,立即亲自为外交部起草给巴基斯坦政府的复文,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同意在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基础上尽早与巴基斯坦建立外交关系。”经过双方的努力,1951年5月21日,两国正式建交。

中巴建交后,巴基斯坦对华有一些友好的表示,但不久两国关系就笼罩上了一层阴云。20世纪50年代初,美国为了阻止社会主义势力的蔓延,在全球范围内拼凑各种军事结盟组织。1953年5月,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为了拉拢巴基斯坦,亲自访巴。1954年9月,巴基斯坦加入美国操纵的《东南亚集体防务条约》(也称《马尼拉条约》)组织。次年9月,巴又加入美国扶植起来的《巴格达条约》组织。巴基斯坦与美国结盟,再加上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与中国不同,这似乎注定了中巴之间的敌对关系。

面对加入西方阵营的巴基斯坦,毛泽东展现出战略家的眼光、胸怀和智慧,他没有采取指责、排斥态度,而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给予充分的理解和宽容。毛泽东认为巴基斯坦、泰国、菲律宾,同美国和西方一些国家是不一样的。他们采取这样的立场,一方面是“由于受到美国的控制”,另一方面是因“中国是一个大国,像泰国这样的小国,对中国可能有些恐惧”。因此,“只要有可能,我们就争取搞好同他们的关系”。

毛泽东主张加强沟通交流以消除彼此的猜疑和顾虑。1955年4月万隆亚非会议期间,周恩来与巴基斯坦总理穆罕默德?阿里?波格拉进行了两次会晤,就两国关系问题进行了充分的对话。同年6月,阿里总理特意给周恩来写信,感谢他在亚非会议上所表现的谅解与合作的精神。毛泽东批示周恩来:“似可回一封信,以资联络。”

在毛泽东看来,中巴两国有很多共同点,完全可以求同存异,发展友好关系。亚非会议后,毛泽东接见巴驻华大使苏尔丹乌丁?阿哈默德时说:“中国和巴基斯坦都是东方国家,东方国家有许多共同点,他们过去都受西方国家的压迫。中巴之间从来没有战争,现在也没有任何争执,两国有贸易来往,因此中巴应该成为好朋友。”关于两国关系的最大障碍——巴美结盟问题,毛泽东坦诚表达了中国的态度:“你们还签订了《马尼拉条约》,我们怕的不是巴基斯坦、泰国、菲律宾,甚至也不是英国和澳大利亚,而是美国。现在我们了解,巴基斯坦当初参加马尼拉条约集团是因为怕中国侵略。希望你们慢慢地能了解中国是不会侵略的,并希望消除彼此间的误解,改进彼此间的关系。”

巴基斯坦和印度因为克什米尔问题长期关系不和。美国等西方国家不断利用克什米尔问题在印巴之间制造纠纷,苏联也在这个问题上偏袒印度。尽管当时中苏、中印关系都比中巴关系密切,巴美又结盟,但毛泽东没有在此问题上追随苏联偏袒印度,而是一直坚持公正的立场,主张印巴和解、友好。1956年10月,毛泽东会见来访的巴基斯坦总理苏拉瓦底,说:“我们是邻国,两国之间有共同的边界。我们愿意看到你们的事情办好,人民幸福,国家富强。我们尤其希望看到你们同邻国发展相互友好的关系,特别是同印度发展友好关系。我们将高兴地看到你们同印度用协商办法解决问题。我们愿意进一步搞好我们两国的关系,如果你们也有同样的愿望,我们两国的关系是可以搞好的。”毛泽东谈了两大阵营“中间地带”的重要性问题,指出“中间地带”国家内部的纠纷应该用和平方法解决,殖民主义的统治必须取消。毛泽东说:“美国到亚洲搞了一个东南亚条约,这是我们很不高兴的。美国跑到离它那么远的地方来搞这个条约,究竟是干什么呢?”“我们承认,中巴之间没有利害冲突,我们知道巴基斯坦不会利用这个条约来打我们,我们也不会去打你们。如果你们说这个条约是为了对付印度的,那么是不是可以用另外的办法来搞好同印度的关系呢?”针对巴基斯坦希望中国出面调解印巴分歧的想法,毛泽东说:“你们两国之间争执的问题,主要靠你们两国自己去谈判解决,我们作为友好的国家可以帮助,但是只能是非正式的,不能作正式的调停。”

毛泽东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诚恳友好表示和坚持公正立场、不插手别国内政的做法,赢得了巴基斯坦方面的赞赏和信任,为中巴关系的改善扫除了许多障碍。1956年12月,周恩来总理首次访问巴基斯坦,受到热烈欢迎,两国友好往来随之增多。

中巴公路施工现场

“中巴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关系都要发展”

20世纪60年代初,随着国际形势和地区局势的发展,中巴两国都感受到了提升两国关系的必要性。

1960年2月至4月,中国参加了在巴基斯坦达卡举行的国际工业博览会。中国馆成为博览会中最受欢迎的馆,不到两个月时间就接待了75万巴基斯坦观众,有些人从很远的地方专程赶来参观,有些人流连忘返,参观四五次之多。绝大多数人热烈赞扬中国在社会主义建设中所取得的成就,留言簿上表达赞美和友好的话语比比皆是:“中国在短短的时间内在一切方面的进步实际上使不发达国家开了眼界。”“展览品使巴基斯坦人民对于改善现代生活的各个方面有所鼓舞。”“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展览会来加强我们两国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中国驻巴大使馆将有关情况报告毛泽东,正受中苏关系恶化、国内经济困难等诸多问题困扰的毛泽东看到报告十分激动,写了《关于反华问题》的长篇批语,他说从巴斯基坦的情况可以看出,“真正反华的,不过是一小撮人”,我们要“准备着世界上有百分之十左右的人长期地但是间歇地反对我们”“总之,一切问题的中心在于我们自己的团结和自己的工作都要做得好”。

毛泽东希望与巴基斯坦等国家加强友好合作,冲破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包围封锁,改变自身落后状态。当时中巴友好合作的一大障碍,就是边界问题。中国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巴基斯坦实际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相接壤,历史上两国之间的这段边界从未正式划定过。1961年3月,巴基斯坦提出与中国进行边界谈判。尽管涉及克什米尔问题,有可能影响中印关系、印巴关系,情况比较复杂,但中国还是给予了积极回应。1962年5月4日,中巴同时发表新闻公报,确认两国进行边界谈判。同年7月15日,毛泽东在会见巴驻华大使拉希迪时说:亚非国家比欧美国家落后,但是“只要我们共同努力,经过几十年我们可以改变这种落后状态”“中巴两国之间有共同的边界,应该友好相处,互相帮助”。

经过多次会谈协商,1963年3月2日,中巴两国外长在北京签订了《关于中国新疆和由巴基斯坦实际控制其防务的各地区相接壤的边界协定》。这个协定既巧妙避开了克什米尔归属问题,又解决了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消除了可能发生冲突的重大隐患,为加强中巴合作打开了通道。签完协定的第二天,毛泽东以愉快的心情会见巴外长布托率领的巴政府代表团。毛泽东说:“中巴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关系都要发展。”“现在中巴边界问题解决了,你们放心,我们之间决不会因为边界问题引起争端。”

此后,毛泽东又多次表达中巴友好合作、共同发展的愿望。1964年7月,毛泽东在会见巴基斯坦商业部部长瓦希杜扎曼时说:“我们之间谁也不想剥削和压迫谁,我们之间讲平等,因此我们能够成为平等的朋友。中巴两国经济都不发达,应该互相支持。”1965年3月,巴总统阿尤布?汗访华,毛泽东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毛泽东表示:“我们两国是友好国家,互相照顾彼此的利益。你们没有损害我们的企图,我们也没有损害你们的企图。”阿尤布.汗说:“我们需要和平,需要友谊。”毛泽东说:“中国也是。”

20世纪60年代前期,在毛泽东等的大力推动下,中巴两国的双边合作关系进一步发展。1963年1月,中国政府贸易代表团访巴成功,不仅签订贸易协定,规定互相提供商品贸易最惠国待遇,而且中国同意给巴低息贷款。8月26日,中巴签订航空运输协定,开通卡拉奇——达卡——广州——上海航线。1964年8月,中国空军司令员刘亚楼访巴,同巴空军司令努尔汗商谈了中国军援以及巴购买中国飞机等事宜。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