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读城中国>>城·探景

北京“村儿”里的24小时

读城中国

2017年09月05日13:21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要生活在北京,你不但要像个商务人士一样对CBD周边高端餐厅、星级酒店、高档办公楼如数家珍;还要毕恭毕敬完成每个暑假从老家涌来的“北京N日游七大姑八大姨旅行团”的接待工作,第18遍地逛遍故宫、长城、天安门。

是的,假装在北京很累的,你总是哭着说:城里套路深,只想回农村。

好吧,这次读城君带你看看大北京的大农村,它们非同与你想象中的“村儿”,这里的村民可能是艺术家、或者是怀揣上亿大项目的创业者、是兢兢业业的码农、更可能是震荡中国传媒界的一姐、还是北京发展的见证人……看看这些北京励志的“村儿”,收起你动不动就回“农村”的想法,这样的“村儿”再给读城君来一打,读城君想要24小时守着它!

在海淀的西二旗还有一个村是个神奇的存在,只用给你一份在此办公公司名单,你就会对它肃然起敬,这份名单包括:“百度、新浪、网易、腾讯、联想、滴滴、亚信、浪潮、甲骨文、微软.......”

它就是后厂村,可以说是全中国最牛的互联网公司总部聚集地。据说:如果后厂村路下一场大雨,全球互联网都会迎来一次大地震!

在后厂村的互联网从业人数有30多万,作为码农,如果不在“后厂村”工作,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公司是搞互联网的。

后厂村成为网红要从去年的一场暴雨说起。从西二旗地铁站到中关村软件园,短短3、4公里的路程,有人走了70多分钟。互联网的码农用最为惯常的手段铺天盖地的集体吐槽,让所有人记住了这个神奇的“村”。

当然,吐槽过后后厂村的路依然堵到天荒地老,就算在交通状况良好的前提下,至少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

因为堵、因为土、因为是码农,于是后厂村又一次成为网红是因为这群被交通逼成“堵”神,被加班逼成自带freestyle的段子手。

后厂村的freestyle真是说来就来!

从神曲“后厂村村歌”到“离开后厂村,我要去云南”,再到《后厂村码农的套路,是我走过最黑的路》,后厂村村民在“堵”途灵感爆表,源源不断创作出各种神作,而最近一支由网易制作的创意H5 “后厂村freestyle” 用嘻哈+鬼畜的方式地给大家展示了后厂村码农们的众生相,又让这片神奇的地方再次火了一把。

不管是堵,还是火,后厂村的村民依然有梦想有态度地耕耘在互联网,为了追热点凌晨爬起来推文章,为了写代码半夜还在和PM互撕,从软妹子到女汉子,从白白净净的文艺青年到胡子拉碴的程序猿,这些 “村民”们依然怀着梦想在后厂村一条路跑到黑。

从繁华忙碌的CBD再往东20公里有着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区——宋庄小堡村,这里的村民是艺术家,艺术家也是村民。

20年前,青砖灰瓦的小堡村还是一个普通的北方村庄,村民们世代过着平淡的农耕生活。

20年后,这里变成了享誉中外的艺术区:包括黄永玉、方力均等大腕在内的5000多名艺术家聚居于此,16家大型美术馆和100多家画廊散落在村里。

宋庄里藏龙卧虎,规模庞大。这些年来艺术家们不断从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涌来,租住在当地农民的平房小院儿里,兴致来了就画画作诗,写歌拍片儿,或者凑在一起喝酒聊天。想要看展览,出门就是美术馆。而村里的原住民也在艺术家们的影响下不是开了艺术画廊就是自成一派地成了大师。

▲ 宋庄美术馆

在宋庄,不得不去的是世界上第一个村级美术馆——宋庄美术馆。这个靠宋庄小堡村村民集资盖的美术馆,邀请了中国当代艺术领军人物栗宪庭来担任第一任馆长。

▲ 极具设计特色的建筑外观

整座美术馆用典型农家的红色墙砖做外墙,地砖也是小堡村常用材料。室内一层四周通透的玻璃墙形成邀请式的开放空间,既可以做展览,又可以是一个轻松的交流场所,逛累了在旁边喝喝咖啡,歇歇脚,然后再接着逛下一个美术馆。

▲ 宋庄建筑群

由年轻的建筑师戴璞先生设计的树美术馆是能让你遗忘世间喧嚣的,它通过真实的材料和纯净的空间,将自然光,绿植和水体完美融合在一起。庭院内没有一丝余波,平静的水面会帮你过滤掉外界繁杂的心绪,静下心享受这里的展览。

贴着中国硅谷、高精尖、科技标签的中关村在上个世纪50年代之前还是一个叫做“中官屯”的地方,只是一块埋着太监的“义地”,甚至连一条像样的路也没有,据说当年还有西山下来的狼经常出没这里。

▲ 灯火通明的中关村

80年代中,中科院、北大、清华等一批有识之士来到中关村,创建了联想、希望、四通、方正等公司。而在随着“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建立,以及太平洋数码大厦、海龙电子城相继开业,中关村电脑城的旗号开始在全国打响,中关村开启一个时代的篇章。

▲中关村创业大街 克强总理与创客在一起

让中关村再次火起来的还要数李克强总理曾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开街上喝咖啡、谈创业这个大事件。如今这条220米的大街上聚集了无数怀抱创业激情的年轻人,在这里诞生了近1900个团队,总融资额达到91.04亿元,这些年轻人坐在咖啡馆喝着20块的咖啡,谈着2个亿的项目。在这里喝个咖啡,说不定在你旁边正侃侃而谈的那个人就是下一个刘强东。

2008年,中国人终于实现了“奥运梦”,世界聚焦中国,聚焦在中国的奥运村。虽然过去9年,但和去年的里约奥运的奥运村相比,中国的奥运村不管在规模上还是服务上都依然被人津津乐道。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曾经的奥运村在辉煌之前的样子,以及如今已成为普通居民住宅后的变化。

▲国奥村

在还未成为奥运村之前,这里是洼里和清河的交汇处,如果要追寻前世今生,那么在乾隆时期,这里是清河与洼里这片北方的水乡相遇之后形成的一片“江南水乡”,是乾隆笔下的“鱼跃破渚烟,鹭飞点芦穗。俯仰对空澄,即目惬幽思”。

这里的首次改变是在60年代初,北沙滩以东的一大片地方被规划为科学城,就是洼里田园历史的首次改变。从1992年,中国第一次向国际奥委会提出承办奥运会的申请。那时起,洼里就被定为奥运会的预留地。此后的十几年,洼里放弃种植水稻,转而植树造林,于是有了如今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申奥成功后,奥运会建设全面启动,奥运村自然成为这场大变革中的核心。从那时起,有着500多年历史的洼里开始了“大迁移”。无论居民还是企业,放弃居住了一辈子的地方,只为让中国的奥运会更加举世瞩目。

▲2008奥运会开幕现场

如今成为精装公寓楼的奥运村已更名成为国奥村,成为了宜居典范,而它曾经的辉煌也让这里的房价稳居12万一平依然不乏趋之若鹜的购房者来买房。不管是前世的“水乡村”,还是今世的“体育村”,在国奥村生活的人们依然对国奥村的奥运故事津津乐道,也依然平凡且安逸地在此继续他们的生活。

分享到:
(责编:王子一鸣、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