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学者客厅

古代帝王关注史学、以史为鉴,最早从东汉开始

曲柄睿

2017年09月14日16:49    来源:学习时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唐太宗的千古名句,“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体现了古代帝王知史知人的情怀。由于唐宗宋祖的提倡,唐宋成为中国传统史学昌明的时代。如果向前追溯,可以发现古代帝王关注史学、提倡治史、以史为鉴,最早是从东汉时期开始的。

中国古代有才略的帝王,往往表现出对历史的尊重。

唐太宗的千古名句,“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体现了古代帝王知史知人的情怀。宋太祖诏修《五代史》时指出,“唐季以来,兴亡相继,非青编之所纪,使后世何以观……将使垂楷模于百代,必须正褒贬于一时”,传达了重视历史经验教训的信息。由于唐宗宋祖的提倡,唐宋成为中国传统史学昌明的时代。如果向前追溯,可以发现古代帝王关注史学、提倡治史、以史为鉴,最早是从东汉时期开始的。

对记史修史的重视

不仅仅是帝王,包括后妃、诸王在内的整个东汉皇室,特别是早期东汉皇室,都表现出浓厚的史学情结。他们关心史书修撰,亲身参与历史撰述,推动了史学的发展。更重要的是,他们注重从历史中汲取治国经验,促进了国家的政治清明与社会繁荣。

早期东汉皇室对史学的关注始于光武帝刘秀。在进行统一战争期间,刘秀就注意搜集各地历史信息。袁宏《后汉纪》称光武帝“每幸郡国,见父老掾吏,问数十年事,吏民皆惊喜令自以见识,各尽力命焉”。查访历史信息,成为沟通和团结地方人士的重要途径。

刘秀通过修撰郡国书笼络地方豪强。《隋书·经籍志》称“后汉光武,始诏南阳,撰作风俗,故沛、三辅有耆旧节士之序,鲁、庐江有名德先贤之赞”。这项工作,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作后代修撰方志的起源。光武帝刘秀特别关心西汉统治中心三辅地区的历史风俗,经常向三辅地区出身的官员询问长安旧事,作为治国参考。范晔《后汉书》记载,出身扶风的马援,擅长讲述西汉历史掌故,“每言及三辅长者,下至闾里少年,皆可观听。自皇太子、诸王侍闻者,莫不属耳忘倦”。受到光武帝影响,此后的汉明帝、汉章帝莫不重视搜集三辅地区的历史资料。

东汉官修国史的修撰,来自于汉明帝刘庄的授意。而后代东汉皇室的关注和支持,保证了国史修撰工作的持续。

《后汉书·班固传》记载,汉明帝任命班固为兰台令史,令他与前睢阳令陈宗、长陵令尹敏、司隶从事孟异共完成记载刘秀事迹的《世祖本纪》。而后,班固又撰写了功臣、平林、新市、公孙述等人物的列传、载记共28篇。汉章帝刘炟时期,正式确定在洛阳南宫收藏皇家图书的东观组织修史工作。汉安帝永宁元年,邓太后令于东观校书的刘珍、刘毅等人编写建武以来名臣传、中兴以下名臣烈士传等传记。刘知几《史通·古今正史》称这次修史的内容包括“纪、表、名臣、节士、儒林、外戚诸传”,内容丰富,总括光武帝至汉安帝以前的史事。这时,东汉国史的名称定为《汉记》。

汉桓帝刘志统治期间,虽然国政昏乱,但东观修史的工作并未荒废。伏无忌、黄景、崔寔、边韶、延笃等大臣先后在东观修史。他们完成了《诸王子功臣恩泽侯表》《南单于传》《西羌传》《地理志》,孝穆、孝崇二皇、顺烈皇后、安思皇后等传,以及《百官表》和顺帝功臣孙程等人的传记。至汉灵帝刘宏熹平年间,马日磾、蔡邕、卢植、杨彪、韩说等人在东观继续修撰《汉记》。汉献帝刘协播迁许都,杨彪仍坚持续补《汉记》。

大约在6世纪初,这部于东观修撰的国史被称为《东观汉记》,这个名称一直沿用至今。《东观汉记》作为东汉国史,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力。直到唐代,它一直与《史记》《汉书》并称“三史”,是统治者汲取历史经验的重要参考。《东观汉记》的完成,与东汉皇室重视历史、重视史书修撰密不可分。

高超的史学修养及运用

东汉皇室参与到修撰史书的工作中,干预史书的内容和体例。在此过程中,表现出高超的史学意识和文化素养。

汉明帝的马皇后平日好学,史称“能诵《易》,好读《春秋》《楚辞》,尤善《周官》《董仲舒书》”。汉明帝驾崩后,马太后亲自参与了《显宗起居注》的修撰工作,删去了自己兄长马严在明帝病重期间照顾饮食医药之事。即位的汉章帝表示不解,为马严辩白。马太后解释说:“吾不欲令后世闻先帝数亲后宫之家,故不著也。”正是出于对后世评价的考量,皇室对历史修撰的选材颇为重视。

东汉的末代皇帝献帝,同样雅好典籍,他以为班固《汉书》卷帙浩繁,不易观览,特命荀悦将纪传体的《汉书》仿照《左传》体例,删改成编年体。后来形成《汉纪》三十卷,史称“辞约事详,论辨多美”。荀悦在《汉纪》的序文中指出,本书的创作基于五个目的,分别是“达道义”“章法式”“通古今”“著功勋”和“表贤能”,体现了史学家的志业与良知。荀悦能够实现如此事业,与汉献帝“惟文之恤”的关怀密不可分。

在现实政治活动中,史书还成为东汉皇室凭借的某种政治信物,发挥独特的作用。光武帝为笼络地方割据势力窦融,特以外属图及太史公《五宗》《外戚世家》《魏其侯列传》相赐。汉和帝欲诛杀窦氏时,私下通过清河王刘庆求取《外戚传》,以作参考。如果不是在日常生活中熟悉历史及史书,则仓促之间断难如此行事。

早期的东汉皇室重视从历史中吸取经验教训,作为当世政治之戒。

西汉亡于王莽,肇端却在成帝。汉成帝大封外戚,母舅五人同日封侯,此后相继当轴用事,西汉皇权逐渐旁落。东汉皇室每每以此为戒,严防外戚掌握过多权力。汉章帝即位之初,想要分封马太后诸兄弟,太后不许。她援引西汉成帝及更早的武帝时分封外戚导致国政昏乱的故事,所谓“昔王氏五侯同日俱封,其时黄雾四塞,不闻澍雨之应。又田蚡、窦婴,宠贵横恣,倾覆之祸,为世所传”。而后,马太后又举汉明帝不欲大肆分封自己诸子的近代例证,说明谦退实为本朝成例。但是,这些例子并没有说服汉章帝。马太后又援引汉景帝时,窦太后欲分封王皇后之兄,被条侯以“高祖约,无军功,非刘氏不侯”拒绝的史实,再次回绝了汉章帝的要求。马太后总的理由是:“岂可上负先帝之旨,下亏先人之德,重袭西京败亡之祸?”人情莫不希望宗族富贵荣耀,而马太后能一再拒绝章帝之请,归根结底,在于她能从历史中汲取教训。正因为如此,马氏一族在东汉颇得善终,不似其他跋扈的外戚之家踵继败亡。

汉末史学意识的进一步兴起

不过,随着天下承平日久,东汉皇室逐渐走向下坡路。在早期皇室代表汉光武帝、明帝、章帝以及马太后身上那种惟日孜孜、无敢逸豫的勤政作风,以及以史为鉴、观古察今的史学意识,逐渐被奢靡、自大的狂妄态度取代。东汉中后期的皇室,除了少数人,逐渐丧失了对历史经验的重视。从汉安、顺帝以后,外戚专权,宦官干政,股肱之臣蒙受非罪,清流之士隐遁山林,东汉政局一片黑暗。东汉政治的失败,反而成了后来者的历史教训。

有学者指出,汉魏之际,人们对历史的兴趣越来越浓厚,理由就是人们迫切从历史中,特别是近代史中总结经验教训。汉末开创天下三分基业的刘备和孙权,就是其中典型。诸葛亮《出师表》载:“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叙述的正是刘备君臣之间讨论历史经验的事。《三国志·蜀志·先主传》裴松之注引《诸葛亮集》,载刘备遗令后主刘禅,“可读《汉书》《礼记》,闲暇历观诸子及《六韬》《商君书》”,将历史摆在首位。《三国志·吴志·吕蒙传》裴松之注引《江表传》,记孙权建议吕蒙多读书,以“涉猎见往事”。孙权以自己为例,所谓“少时历《诗》《书》《礼记》《左传》《国语》”,统事江东以来,又“省三史、诸家兵书”,以为“大有所益”。其中的“三史”前文已经提及,主体部分就是汉代历史。

刘备和孙权作为乱世枭雄,重视历史经验,当然是希望为现实政治提供帮助。而作为近史的东汉历史,无疑是他们瞩目的焦点。孙权还曾希望太子孙登读汉书,“习知近代之事”,就清楚地表达了这种期望。东汉政权经历创业艰难而繁盛,盛极而衰走向灭亡的历史过程,自然为刘备、孙权等人所迫切关注;而伴随东汉王朝从兴起到灭亡的东汉皇室,对待史学的不同态度,同样也会成为历史的晨钟暮鼓,时刻萦绕在每每以这段历史作为参照者的耳畔。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