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毛泽东创造的“秋”意象不同凡响

2017年11月08日15:30    来源:人民政协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毛泽东写春天的诗句很少,他对秋天却情有独钟。他有多首诗词写于秋天,有很多诗句吟咏秋天。毛泽东创造的“秋”意象不同凡响,耐人寻味,充满着异样的风采和神韵。

逢秋意象皆豪情

除《沁园春·长沙》《采桑子·重阳》专门吟咏秋天之外,毛泽东诗词还有很多诗句含有秋的意象。分析这些秋意象,读者不难得出结论:毛泽东对待秋天、秋景、秋色、秋风的态度始终如一,都摆脱了悲凉之意,要么不同于古人的悲秋,要么都高于古人的颂秋,体现了毛泽东的博大胸襟、伟岸人格、斗争意志和乐观精神。

秋收时节暮云愁

“秋收时节暮云愁”,出自《西江月·秋收起义》。“暮云愁”典出唐代诗人温庭筠《过陈琳墓》:“石麟埋没藏春草,铜雀荒凉对暮云”;宋代欧阳修《圣无忧》词:“珠帘卷,暮云愁,垂柳暗锁青楼”;元代赵孟頫《后庭花破子》词:“歌声起暮鸥,乱云愁”。

《西江月·秋收起义》创作于1927年,是秋收起义这一重大事件的史诗。“秋收时节暮云愁”,指傍晚的云雾带有愁色,象征反动势力气势汹汹,农民生活水深火热。秋收时节是农民收获的季节,也是催农民交租交税的季节。“暮云愁”,既反映了农民愁苦暗淡的心态,也是农民武装暴动之前严峻形势的反映。需要注意的是,“暮云愁”当中的“愁”,不是毛泽东个人情感的“愁”,也不同于古代诗人笔下的“愁”,而是广大农民兄弟的“愁”。农民的“愁”不是因为秋景而产生的“愁”,而是因为不合理的社会制度所造成的。毛泽东家乡韶山的一首民谣:“农民头上三把刀,税多租重利息高。农民眼前三条路,逃荒讨米坐监牢。”这是“地主重重压迫”的社会现象。而诗人随之而来的一句“霹雳一声暴动”,突出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真理。农民武装革命以霹雳般的气势和摧枯拉朽的威力,开辟农民翻身解放、当家作主的新时代。因而“秋收时节暮云愁”中的秋意象,是促使毛泽东投身革命,奋勇前进的直接诱因,也是毛泽东意欲彻底改变的社会现实。

万木霜天红烂漫

“万木霜天红烂漫”,出自《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1930年10月,蒋介石纠集10万兵力,采取“长驱直入,分进合击”的方式对革命根据地实行“围剿”。毛泽东采取诱敌深入的策略,12月30日在龙冈首战告捷,歼敌9000余人,活捉敌前线总指挥张辉瓒。

“万木霜天红烂漫”,写秋冬时节,根据地千山万木一派火红,绚丽可爱,反映出根据地红红火火,生机勃勃的喜人景象,热烈地赞美根据地人民明朗欢快的生活和蓬勃高涨的热情,同时也象征着根据地已经完全成了“红区”。“红烂漫”形容红得鲜亮,红得火炽,真是“霜叶红于二月花”了。“万木霜天红烂漫”,是写景,也是写情。它是根据地建设和发展的结果,是朱毛红军要努力捍卫的革命果实,也是“天兵怒气冲霄汉”奋勇杀敌的战场。“万木霜天红烂漫”这种秋意象,表达了毛泽东对根据地壮美河山的赞美,同时也激发了他与红军抗击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豪情。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天高云淡”,是《清平乐·六盘山》一词当中的诗句。这首词是毛泽东翻越长征途中最后一座高山———六盘山之后的咏怀之作。六盘山一过,长征临近结束,目的地就要达到,新局面必将很快开始。从作者的自注中便可看出,这首词也是作者过了岷山之后,在“柳暗花明”的心境下写的。

“天高云淡”是全词的开头。此以写秋景开始。秋高气爽,晴空万里,偶有几缕淡云轻盈掠过。在如此乾坤朗朗的秋日,毛泽东登山六盘山主峰,举目远眺,秋日的晴空格外高远,怎能不百感交集,豪情万丈。寥寥四个字,就把读者带入一个辽远阔大的境界,使人眼界顿开,心旷神怡。“天高云淡”这一秋景,充分表达了红军在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之后,那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欢畅心情。

“天高云淡”这一秋意象,不是一般文人墨客闲来无事登高望远,紧随其后的“望断南飞雁”一句,使毛泽东心境显得深沉悠远。“南飞雁”暗含“雁足传书”的典故。晋代潘岳《秋兴赋》“蝉嘒嘒而寒吟兮,雁飘飘而南飞”;唐代李白《送友人游梅湖》“莫惜一雁书,暗尘坐胡越”;唐代王维《寄荆州张丞相》“目尽南飞雁,何由寄一言”,所表现的都是对于兄弟分离的惋惜之情。毛泽东立于高山之巅,久久凝望大雁南飞,直到望不见还在望。如此一个细微动作,却饱含诗人无限情思:雁系候鸟,秋来南归。长征从中央苏区一路走来,历尽千辛万苦,离中央苏区越来越远,有成千上万的红军战士流血牺牲。这是对牺牲的烈士们的深切缅怀;这是对坚守中央苏区根据地的陈毅等战友们深深牵挂;这是对根据地人民安危冷暖的无限忧虑。身在北国的诗人,无时无刻不心系南方啊!

秋风度河上

“秋风度河上”,是《五律·喜闻捷报》中的诗句。1947年8月,西北野战军在陕北取得沙家店战役胜利,9月中旬又收复青化砭、蟠龙等城镇。从党中央3月18日撤离延安,到收复蟠龙恰好半年时间。西北野战军经历了先撤退、再反击的军事转折。此后,人民解放军或守或攻,由守转攻,拉开了战略大反攻的序幕。这首词作于1947年中秋,是毛泽东得知蟠龙镇大捷的消息之后的感怀之作。

“秋风度河上,大野入苍穹”,诗人一入笔就描绘“中秋”的壮丽景色。先提及秋风,“度”显得从容不迫,秋风从河上从容而至。毛泽东在河边漫步,步履舒馀,悠然自得,而远处的原野无边无际,天与地融合为一。这样的秋景是在中秋佳节之际,自然也会勾起诗人思念亲人的情愫。毛泽东亦有儿女情长,何况是“每逢佳节倍思亲”?何况“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因而“故里鸿音绝,妻儿信未通”反映了作者的一种寻常心态。但是“凯歌奏边城”就使得这个中秋不同寻常,使毛泽东笔下的“秋风”平添了许多喜气,作者的心情自然也更加舒畅、喜悦。面对这般温馨的“秋风”,毛泽东自然要发自内心地赞秋、颂秋了。

萧瑟秋风今又是

“萧瑟秋风今又是”,是《浪淘沙·北戴河》中的诗句。“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该词的下阕已经点明是回想曹操的文治武功,“萧瑟秋风”出自曹操组诗《步出夏门行》中《观沧海》的“秋风萧瑟”,因为词律平仄的需要作了颠倒。曹操的词作真实地写出了碣石山附近沧海之景,表现出那种吞吐宇宙的宏阔气象。尽管曹操的作品写得也很豪放,但毕竟“秋风萧瑟”是描写实景,含有几分苍凉的味道。

毛泽东并非实写秋景,因为毛泽东游泳、填词是在1954年盛夏,他游泳上岸后感到几分秋凉寒意也未可知。“萧瑟秋风”只是借用曹操的句子,特别是后面一句“换了人间”,更显出毛泽东的笔意与曹操不同。毛泽东与曹操所处的时代和社会环境全然不同,即便“秋风萧瑟”与“萧瑟秋风”的外在表现相同,类似秋景的蕴含已经迥然不同。在毛泽东笔下,“萧瑟秋风”没有半点悲凉凄怆的味道,而只有豪迈与激越,因为在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改天换地、中国大地日新月异、蒸蒸日上。

剑南歌接秋风吟

“剑南歌接秋风吟”,出自《七绝二首·纪念鲁迅八十寿辰》(其二):“鉴湖越台名士乡,忧忡为国痛断肠。剑南歌接秋风吟,一例氤氲入诗囊。”

关于“剑南歌接秋风吟”,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诗词集》这样解释:“剑南歌,指陆游的诗集《剑南诗稿》所收诗作。秋风吟,指秋瑾作的《秋风曲》诗和被清政府杀害前所写书的唯一供词‘秋风秋雨愁煞人’。接秋风吟,与秋风吟一起。”这一解释未必准确,只谈到陆游、秋瑾的作品,而未涉及鲁迅的吟秋之作。如果与鲁迅作品无关,何来纪念鲁迅寿辰?事实上,鲁迅也有咏秋作品,如1934年作的《秋夜有感》,1935年写的《亥年残秋偶作》。毛泽东对鲁迅的《亥年残秋偶作》十分欣赏,并曾仿该诗而作《改鲁迅诗》。可以断言,“剑南歌接秋风吟”的“秋风吟”,既包括秋瑾的咏秋之作,也涵盖鲁迅的咏秋诗篇。

但是,不管怎么说,此处的“秋风吟”不是描写秋景的诗句,而是指秋瑾和鲁迅的咏秋作品,自然也就不包含严格意义上的秋意象在内。毛泽东未必和陆游、秋瑾、鲁迅那样感秋伤怀,但是对他们作品中所表达“忧忡为国痛断肠”的爱国主义思想则是十分赞许的。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