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

新文化时代:文化无边界 传统技艺的佛山融合之旅

2017年11月29日11:11  诺拉  来源:人民网-国家人文历史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每年的六月六,汾江河上一艘鲜艳的红色舫船由远及近缓缓驶来,沿岸人声鼎沸,沿街的小贩吊着嗓子高八度的叫卖着吃食;算命的写状子的把摊儿往当街一摆谁也瞧不上谁;挑夫们卸了货擦擦汗顺道往船只的方向张望着;巡城马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穿梭,把信件包裹撂给收件人就又匆匆忙忙的往下一家赶。

沿街的茶馆食肆林立,当铺钱庄里不乏进出的商人,梨园会馆、武馆狮会中老师傅教训着小徒弟们,打锡箔、金箔的店铺、贩卖剪纸、制陶的作坊进出都是客人。街上大部分的行人仍然往岸边涌去,为的是一睹船上某个出名的花旦或者小生,每逢天贶节粤剧戏班琼花会馆要上演经典曲目,上了岸就要往戏台去演出……

 这便是佛山大基尾在清朝年间常有的盛况,如今已再难见到。

佛山祖庙中的一道门楣,曰“芸楣”

驶入今天的佛山,鳞次栉比的现代化高楼中,佛山祖庙屋脊上的“瓦脊公仔”仍未褪色,活动中舞狮依旧活灵活现,逢年过节张贴的传统剪纸、缕缕香火间沉静而坐的金佛等等无声地融入在佛山人的日常生活之中,在科技更新换代按秒计时的当下,让人不得不感慨佛山传统手艺惊人的生命力。如何衡量某种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去看看那些传统手艺的生存状态,如何在千百年的历史中传承下来,并且不断的更新自己就是最好的诠释。这一点在石湾陶艺、佛山狮头扎制以及佛山剪纸与金箔的制作中体现的尤其明显。对仍然坚持传承这些技艺的年轻手艺人来说,打破以往传统手艺之间故步自封的壁垒,融合多种传统手艺去创新,正是他们从岭南文化传承千年而历久弥新中学到的重要一课。

 

文化边界:交流、碰撞而出的岭南文化

所谓岭南,广义上是指五岭之南,五岭由越城岭、都庞岭(一说揭阳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五座山组成。大体分布在广西东部至广东东部和湖南、江西五省区交界处。岭南自古以来就是百越之地,秦朝末年楚汉相争之际,南海尉赵佗割据岭南建立南越国。在长达近一个世纪的统治过程中,岭南地区开始大规模地、系统地吸收中原文化。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北方的动荡,世家大族南迁带到当地的中原文化很快生根发芽。待到两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广州、佛山成为了重要的起点,因此也站在了连接东西方文化的最前沿。当地的土著文化与中原文化以及后来传入的海外文化相交织、融合,终于形成了今天我们所熟知的以广府文化、客家文化以及潮州文化为核心的岭南特色。

 

佛山极具岭南特色的古建筑

而位于珠江三角洲腹地的佛山,自春秋以来就属于百越之地,到了秦汉时期属南海郡番禺县,到了唐宋时期逐渐发展起来,一直延续到明清时期,可以说是岭南地区名副其实的古城。明中叶以后,佛山的冶铸业蓬勃发展,相应的手工业与商业欣欣向荣,这里很快就发展成一个繁荣的工商业城镇。随着中原文化一起传入到佛山的传统技艺则在兼容并包的文化氛围中博采各家之长成为了日后佛山重要的文化标志,这其中石湾陶艺、佛山狮头、剪纸以及金箔便是极具代表特色的传统技艺。所谓“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这些民俗艺术的形成既是文化交流的成果,也是自身不断更新与适应地方文化时的“无心插柳”,待回看,已是绿柳成荫。

 

由“仿出名”到“创成名”的石湾陶艺

 佛山石湾在古代中国曾是重要的陶业基地之一,烧陶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期马坝人。不过直到两宋时期以前都未能成为中心产区。北宋灭亡,宋室南迁,是石湾陶艺逐渐发展起来的重要契机,当时许多名窑的手艺人都随着世家大族南下,先进的制陶工艺与中原文化也随之而来。据考证,南宋之后,大概有十多个姓氏迁居到石湾避乱,比如说原籍山西的“霍氏”,先是南宋时期迁居到南雄,宋咸淳五年(1273年)再迁到石湾,霍氏的三世祖原山公就曾在此烧缸瓦窑一座。

 此外,宋元时期,广州以及佛山作为重要的贸易口岸,也是丝绸、茶叶以及瓷器的对外输出点。凭借着这个地利,当地的窑工可以见识到景德镇、龙泉窑、越窑等北方名窑的佳作。以“学”“仿”为主,先是成为南国“善仿”的名窑,尤其以“广钧”和“佛山钧”十分出名。之后逐渐发展出了自己的艺术特色,一改从前要么粗糙不重视形制,要么单纯仿制的局面,在实用性中加入了对艺术性的追求,唯一不变的仍然是特有的“接地气儿”。

 

石湾陶塑

 到了明清时期,石湾陶艺结合当地的材料特点以及人文风俗中的“仿中有创”逐渐定型成艺术风格独特的雕塑性陶艺,塑造内容往往以人物为主,其面部以及裸露肌肤的处理也尽量使用胎泥本色,韵味质朴,尤其适合塑造如铁拐李、武侠、罗汉之类的苍劲的人物形象。此外,还独创了动物皮毛的“胎毛技法”,使用陶泥的原色,又将国画中的翎毛画法运用其中,琢刀代替毛笔刻画动物毛发,雕塑成品栩栩如生,细节丰富。这种创新恰恰体现了传统手艺“永葆青春”的秘诀,文化上兼容并包与技艺上革新相并行。

 岭南艺术的最大特点就是它的“市井韵味”,源自于民,用于民而悦民。石湾陶艺也是如此,大家喜闻乐见的题材是其创作内容的重点。其中代表作“瓦脊公仔”就是对多文化的集大成的体现。经过高温烧制的瓦脊,耐高温、抗腐蚀,风吹日晒仍然保持颜色艳丽。至今游览佛山祖祠,仍然可以看到祠堂屋脊上繁复多彩的浮雕。而这些陶艺浮雕的内容大多取材于历史故事、神话以及粤剧,仔细追溯中原文化、佛教文化、道教文化以及本土的土著文化都糅杂在一起而呈现。

最显而易见的就是粤剧的人物脸谱以及表演程式,它们都对石湾陶塑瓦脊影响深刻。粤剧本就源于佛山,仔细追溯一下它的历史就会发现,它也是一个“混血儿”。从明朝时期流传到当地的安徽的徽州班与湖北的汉剧班等“外江戏”,到粤剧形成并且博采众长,吸收广东当地各种声腔曲调。数百年来,粤剧为当地民众所喜爱并传唱不断,自成一派,自然而然的影响了其他艺术的发展,石湾陶艺是其一。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陶塑对粤剧中的舞台布景、人物服装都进行了原景再现,不仅说明陶塑艺人本身对粤剧也有着深刻的理解,而且也证明粤剧在当地的“群众缘”。此外,从中原传来而逐渐本地化的佛山剪纸与狮头扎制也经常从粤剧中寻找灵感,不断地丰富着岭南文化的内涵。

 

1300多个步骤只为做一个南狮头

在许多影迷的心中,李连杰与关之琳1993年主演的《黄飞鸿之狮王争霸》仍然是传统武侠片中的佳作,而对于广东人来讲,里面最熟悉不过的情节就是舞狮了,即“广东醒狮”。作为一项具有浓郁的岭南文化特征的民俗活动,迄今为止,醒狮仍然时常见到。从全国范围来看,舞狮实际上是一项比较古老的活动,根据史料记载,东汉末年三国时期就已经有类似的风俗活动了,历经几朝几代,到了明朝时期北狮传入岭南地区,便有了南狮,即广东醒狮,而佛山正是其发源地,等到了清朝开始这里也成为佛山狮头的制作发祥地。

 狮头的制作工艺以及设计风格上,南北已经形成了不同的风貌。从工艺上讲,佛山狮头的制作属于“彩扎”,工序十分的复杂,从扎作、扑纸、写色到装配,分解下来有1300多个步骤。

先用选好的竹子、篾条和钢丝制作狮胚,又叫做“扎狮箔”,制作时整个面具的扎点就有1000多个,而每个狮头也可以承受100多公斤的重量以防损毁变形。颜色选择上,则是以鲜艳明亮的颜色为主,强调吉祥的主题。而佛山狮头的一大特色也在这个过程中体现,那就是其造型要与粤剧中的脸谱艺术相结合,所以用色更加讲究。不同的颜色表现不同的性格,因此就有了五彩刘备面、红狮关公面等等。狮头的神采能不能体现完美,就要看师傅的手工绘制水平过不过硬。最后的装配则是锦上添花的一道程序。“头顶日月穿山角,铜皮铁骨金刚嘴”就是醒狮狮头的经典造型了,与北方的瑞狮大有不同。“穿山角”即狮子额头中的独角,也是醒狮所特有的,文化渊源上追溯,可到伏羲时期的神话。单单一个狮头便是多种文化的集合体。

而与狮头扎制手艺一同发展起来的舞狮,更凸显了兼容并包的传统文化所散发出的生命力。从最早的带有巫祝、祈祷性质的运动,逐渐融合了当地人尚武的习俗。狮会的发展很快就超越了北狮的影响,自成一派为“南狮”。舞狮与武术结合,步伐干净利落,动作刚劲,神似真的狮子。当佛山武术之风兴起时,狮会也逐渐成为了武馆的“标配”,一个佛山镇就有大大小小狮会数十家,比较有名的就有蔡李佛派张鸿胜武馆、咏春派的陈汝棉武馆等。可见电影中描绘的“狮王争霸”也并非完全虚构。

尽管现代科技发达,技术革新,但总体上讲,佛山狮头的扎作仍然是一项纯手工活。从清朝开始,佛山就陆续开了许多有名的狮头扎作店铺,比如说纪岗街的“黎祥兴”、水巷口的“德泰祥”、福贤路的“忠诚泰”等老字号,到了清末以及民国初年,佛山更是全省甚至可以辐射海外的狮头扎作中心。

 

剪纸刻下来,1克黄金打造0.12微米金箔

与佛山狮头以及石湾陶艺这种自“小规模”逐渐成长为“大规模”的发展过程不大相同的是,佛山剪纸早在宋元时期就已经被当作“商品”来生产了。明代就有了专卖店,到了清代光绪年间,佛山光是经营剪纸的店铺就有30多家,不仅销往内地,还远销至东南亚地区。

 佛山剪纸主要分布在佛山禅城区一级南海区部分乡镇,是南方派的主要代表。它历史悠久的产业化经营也是区别它与其他地区剪纸的重要特点。这种有一定标准、程序较为严格并且专业化的生产模式在古代民间艺术品中还是比较少见的。

佛山铜凿剪纸

 说是“剪纸”,与中原地区的许多剪纸风格不同,佛山剪纸主要以刻为主,原料也是佛山著名的特产铜箔与色纸,因此成品往往色彩丰富并且苍劲豪放,很有岭南风味。制作工艺有铜衬料、铜写料和铜凿料三种,用到的方法还涉及到银写、木刻套印、纯色等等类型,所以才会与众不同。内容上虽然与其他地区的剪纸很接近,都是取大众耳熟能详的事迹以及吉祥的寓意,不过更具特色的实际上是剪纸中对粤剧的体现。这些戏剧类剪纸不仅刻画舞台状况,那些细微到连亭柱、匾额都会刻画下来,整个作品细节十分丰富。可见,在岭南文化整体的发展过程中,粤剧渗透在其他的艺术形式当中,逐渐成长为特色之一。

然而目前佛山剪纸的继承人青黄不接,而铜凿还有铜箔这样的制作工艺已经失传。这样的困境也是许多传统手工业技艺在科技发达的现当代不得不面临的。

佛山金箔工艺也是如此。宋元时期就已经传入的金箔技艺,在佛山逐渐发展成锻造水平较高的独特工艺,1克黄金就可以打制成0.12微米厚、0.5平方米的金箔,如果把它拉成金线,可长达2.5公里。这其中涉及到包括黄金配比、化金条、淋帖、拉金条、锤帖、斩帖、沾金链子、烘炉、打铠纸、装硅、烘稼生、打了细、放皮盘、切金箔等14道工序。最终的成品薄如蝉翼、光亮柔软、轻如鸿毛。

 

传统技艺的传承与创新

俗话说,穷则思变,变则通。传统技艺的发展困境未必不是革新的机遇。从以佛山为代表的岭南文化的传承与兼容并包中寻找答案,“人本”始终是核心。无论是对于古人还是现代人,生活之美源于细节,而细节在于匠心。如今走进佛山也会感受到,上千年的文化传承,这些经典的技艺并没有被完全束之高阁,相反,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融入到现代人的日常中。年轻的传承人不但没有放弃耐心与坚持,还试着用年轻的眼光去重新审视传统手艺在当下的生存之道。在设计理念上要继承岭南文化特有的“接地气儿”之实用性,还兼顾了现代人的审美要求,单一技能所不能完成的就通过合作的方式来实现。当一件新的作品产生时,褪去了“陈旧”与“不合时宜”,体会每个细节又可以感受到传统技艺对质感的追求。这正是岭南文化千百年孕育出来的传统技艺之当代面孔。

可见,古老技艺的传承需要不断地流动,在碰撞中兼容并包,方能历久弥新。传统技艺不再关起门来创作而是走出去,到世界看看,通过交流会发现一个新的自己。也正是出于这样的愿景,“博越·热爱 四国文化之旅”启动了经历中国、泰国、柬埔寨、老挝四国的文化之旅,以汽车自驾为载体,化身本次活动的文化交流大使,这或许在漫长的历史长廊中不值一提,但笔者似乎看到了,其促进跨国文化的“生命力”交融与包容的星星之火。

注:本文为国家人文历史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抓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