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金城:愿做动漫时代的造梦人

刘扬

2017年12月26日11:24    来源:北京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时下热映的动画影片《至爱梵高》,是漫画家金城推荐给我的,因为这样的手绘动画,一直是他心中不灭的梦想,他的至爱。

金城《我的人间四月天》系列作品之一

金城早期作品《明姑娘》

写生稿《巴黎屋顶》

动画影片《至爱梵高》时下正在热映。这是世界第一部全手绘油画动画长片,每一帧都是画家们纯手工绘制的真正的油画,每秒钟12幅,共由超过65000幅作品组成。

这部电影,是漫画家金城推荐给我的,因为这样的手绘动画,一直是他心中不灭的梦想,他的至爱。

1 连环画的根自幼扎在心底

金城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斯文儒雅,和气的笑容、休闲的装扮,说起话来认真地看着你,语气不徐不疾。聊着聊着慢慢发现,他并不是那种上天特别眷顾的人,但他对漫画的那份执念,真是应了当下时髦的那句话“不忘初心”。

金城的头衔很多,中国美协动漫艺委会副主任、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广州市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兼任广州美院、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和哈尔滨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以及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广州美术学院等多所高校客座教授。就在今年,金城还获得了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发“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荣誉称号。但这些头衔金城几乎没有提及,他说的最多的是他创办的《漫友》杂志、JC动漫艺术博物馆,以及倡导发起的中国动漫金龙奖。

在东北黑土地上长大的金城从小就爱画画,尤其爱画连环画,在别的男孩子追跑打闹的时候,金城可以安静地看小人书、画连环画。为了看连环画,他专门坐车几个小时到哈尔滨去买《周末画报》,也从此知道了廖冰兄、卢延光、林墉这些连环画画家。1978年前后,中国连环画迎来它的第二个繁荣期。出于对连环画的热爱和自信,金城不顾亲友反对,放弃了高考和当教师的机会,专职画画。

上世纪70年代末,没有多少人以画连环画为业,金城却带领几十人在老家黑龙江绥化市望奎县画画,推动了当地连环画创作的快速发展。在那个时代,画连环画还难以称得上是“正经工作”,甚至养家糊口都难以胜任。无奈之下,金城当兵了,当的是“文化兵”——在部队当电影放映员,但连环画他一直没放下。

1982年对于金城来说是重要的一年,他创作发表了连环画处女作《四妯娌》。不仅如此,《连环画报》的编辑慧眼发现了他,邀请他创作连环画《明姑娘》。《明姑娘》改编自航鹰的同名小说,讲述先天失明的盲人姑娘叶明明帮助后天失明的大学生赵灿勇敢面对困难的故事。感人的故事、投缘的编辑,金城强烈地感受到了内心的召唤。复员!专心画画!

放弃了多少战友羡慕的岗位,金城又成了“专职画家”。哈尔滨的冬天,零下20℃,滴水成冰、哈气成霜,金城蹲在路边画速写竟然一点儿不觉得冷。霁虹桥、火车站站桥、道外区的筒子楼……大街小巷都留下了他的身影。《明姑娘》是金城早期的得意之作,提到这部作品,金城难掩自豪:“《明姑娘》1983年刊登在《连环画报》上,后来还被改拍成电影,由张瑜主演。导演就是拿着我的作品,跟随我连环画的足迹来取景的。”金城说,当年想到有些细节不满意,三次致信请求出版社编辑将画稿撤回,自己重新画。

“那时候真是没日没夜地画,也不觉得累。”对于连环画画家来说,著作等身完全是小意思,金城开玩笑说。不久前,他将自己当年画的《梅岭星火》手稿从拍卖会拍下,共有100多幅,摞起来有一尺多厚。

没有衔着艺术的金钥匙出生,没有机会在象牙塔中接受名师指点,金城就这样磕磕绊绊但是坚定执著地走上了连环画创作之路。

2 20年前的“文创专家”

投身到火热的创作中,金城很快发现,连环画成了“大热门”,发行蔚然成风。然而由于题材雷同、画面粗糙、供大于求,连环画热潮在1985年戛然而止。看不到出路的金城不得不中断创作,南下珠三角求职,成为《珠海特区报》的美编。“1985年断代了,当时许多连环画名家像上海的华三川、辽宁的王弘力、广东的林墉等都转行去画国画。如果这一代人仍然在画连环画,中国的漫画如今该是另一番景象。”回忆起当年事,金城感慨万千。

1986年,香港黄玉郎创办的玉郎机构成为香港第一家漫画上市公司,这让金城非常震撼,原来画画也能成为上市公司!深埋心底的连环画梦想重又燃起,金城回到老家创办连环画公司。但是公司在注册时却遭到工商部门的拒绝,创业失败了……1992年他再次创业,但由于忽略了杂志发行等市场因素,同样没有成功。

就在这个时期,国外漫画开始大量进入中国市场,欧洲的《丁丁历险记》《蓝精灵》;美国的《加菲猫》《猫和老鼠》;日本的《圣斗士星矢》《城市猎人》《美少女战士》等涌入中国,让中国的青少年惊喜不已。金城敏感地感觉到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1997年,他开始第三次创业,在广州创办《漫友》杂志。

当时,市场上做漫画资讯的杂志有几十家,金城清醒地意识到要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就要与众不同,就要有自己的特色,金城早就打定主意——做原创。《漫友》挖掘了一批青年漫画家,创办主打文学的杂志《新蕾》,将插画、绘本、青春文学融合到一起,逐渐吸纳了许多优秀作者,如落落、血亮等。这样的设计赢得了很多青少年读者的喜爱。

“敖幼祥的乌龙院系列就是从《漫友》起步而大获成功的。”金城说自己那个时候胆子真大,“200多本乌龙院铺满整张床,我没有犹豫,把它全部签下。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的,万一砸了,连版税都赔不起啊。”《漫友》版《乌龙院》2003年元旦正式出版,成为连续10年中国发行量最大漫画系列。

当时出版原创漫画多半是要赔钱的,金城在前两次创业中就是吃了发行不利的亏。有了前两次创业失败的教训,金城在原创内容的市场推广上不遗余力。办杂志不比猫在家里画连环画,骨子里再清高也得出去应酬,金城就带着敖幼祥去全国各地跟发行商喝酒交朋友。

那时候文化市场的版权意识比较淡漠,经常有盗版出现,《漫友》就连着出版《乌龙院》的大开本小开本,跟盗版抢市场。为了推广原创内容,金城在20年前就成了“文创专家”,买《漫友》的读者附赠原创漫画相关的小贴纸、笔记本、明信片、钥匙扣等,这些衍生产品既吸引人又有宣传效果。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