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读周恩来同志的三封信:人生赖奋斗而存

陈彧之

2018年03月28日11:30    来源:中直党建网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周恩来同志生前留下了许多书信,笔者从中选择了三封呈现给读者,并加以简要的解读,字里行间,我们能够感受到老一辈革命家的卓越风采。

今年是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两个甲子过去了,普通民众仍对周恩来波澜壮阔的革命历程、高风亮节的人格魅力念念不忘。书信,最能真切反映一个人日常的所思所想,是深入了解一个人最便捷的方式。周恩来同志生前留下了许多书信,笔者从中选择了三封呈现给读者,并加以简要的解读,字里行间,我们能够感受到老一辈革命家的卓越风采。

当信共产主义的原理

方才得到二月初你们从上海来的信,我看完后,高兴的程度到了十二分。我饭也没有吃饱,便忙匆匆地提笔要来回你们的信。本来在前数天,我看山姊给念吾的信,便知道不久可以得到你们的信。不过山的信上说得很要紧,我以为一定是封长信,打开看后,自然不免有点失望。但现在这个观念消灭了,因为你们两个人的精神已经从你们的信中活活地表现出来了,使我能得到十二分快乐!

你们知道我现在已到柏林了么?念吾也来了,不久——七天后——奈因也要来此过春假。我们预备开一个三人会议,讨论一些社的事情。本来你们的来信,我应当给他们看了,有了筹划,再答复你们,不过我现在要急于表现我现在一个人的直觉,要在这极匆迫——仅五十分钟——的时候,将我的感想写出,免得过时飞去。你们须知这种感想是不易得的,尤其是我这个“多畏多虑”的人所难能的,望你们也用十二分的速度极敏锐的眼光来看阅好了。

……

主义问题,我们差不多已归一致。现在再郑重声明一句,便是:“我们当信共产主义的原理和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两大原则,而实行的手段则当因时制宜!”其余的也不必谈了,我们大都可以心会,古人所谓“莫逆我心,相视而笑”,我们现在当对信一笑了。

我从前所谓“谈主义,我便心跳”,那是我方到欧洲后对于一切主义开始推求比较时的心理,而现在我已得有坚决的信心了。我认清C.ism确实比你们晚,一来因为天性富于调和性,二我求真的心又极盛,所以直迟到去年秋后才定妥了我的目标……

你们现在是讲实际运动了,惭愧我们得很!我们在此,不但感财力、才力薄弱,并且也极感同志稀少。你们须知我们在此应当作的事也很多,如研究主义、调查欧洲劳动运动状况、翻译小册子、同他们通点声气;而现在我们在此,可说是一事无成,真惭愧得无以自容。

解读

这是周恩来1922年3月间致友人谌小岑、李毅韬的一封信,选自《周恩来书信选集》,本文所录书信,若无特别说明,均引自《周恩来书信选集》。

1920年11月7日,周恩来登上“波尔多斯”号赴法,开始了他的旅欧生涯。他的足迹遍及巴黎、伦敦、柏林等地,目之所见、耳之所闻,使他思考良多,而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主义问题。周恩来这信中自陈,他到欧洲后“对于一切主义开始推求比较”,比较的结果是坚定选择了共产主义,也就是信中所说的C.ism(即共产主义的英文Communism的简写)。

周恩来此前在南开念书时,是觉悟社的骨干成员。信中提到“社的事情”指的就是觉悟社。觉悟社是“五四运动”后,一批天津的进步学生发起成立的社团,觉悟社的主要成员后来大多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封信的两位收信人谌小岑、李毅韬也是觉悟社的成员,资料显示1897年出生的谌小岑,1920年与张太雷组织了天津第一个社会主义青年团小组;1896年出生的李毅韬,1921年在天津也参与组织了一个社会主义青年团小组。信中提到的念吾和奈因,分别指刘清扬、赵光宸,他们也都是觉悟社成员,当时都在欧洲求学。

这封信洋溢着一种激越的青春气息,须知此时的周恩来只有二十四岁,但在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后,他终于做出了以共产主义为自己毕生信仰与奋斗目标的选择。周恩来与昔日觉悟社的战友虽然人隔两地,但共同走向了共产主义的道路,这如何能叫人不激动呢。用周恩来的话说,“高兴的程度到了十二分”。在五十分钟内,周恩来完成了这封很长的信,我们节选了其中一部分,信中他对欧洲共产主义运动情况一一说来并加以分析,其信手拈来的自在,反映了他对此做过十分深入的研究。

1922年3月间,周恩来还给另外两位觉悟社成员李锡锦、郑季清写过一封信,信中说“我认的主义一定是不变了,并且很坚决地要为他宣传奔走”。信中还附有一首周恩来做的白话诗,他写道:“梦想赤色的旗儿飞扬,却不用血来染他,天下那有这类便宜事?”这三句已表露出周恩来愿为共产主义革命事业披荆斩棘、出生入死的志趣。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