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热历史

飞虎队陈纳德遗孀陈香梅病逝 邓小平曾夸她“全世界只有一个”

2018年04月04日11:1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欢迎宴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邓小平安排陈香梅坐第一贵宾席,让参议员史蒂文斯坐在次席。他风趣地说:美国有100个参议员,只有一个陈香梅!美国各大报纸以第一版刊登邓小平与陈香梅握手的照片。

陈香梅近影

编者按:据美国媒体3日报道,“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将军的妻子陈香梅女士于3月30日在华盛顿家中去世,享年94岁。《人民日报海外版》2010年07月16日曾发表《陈香梅:傲雪梅花自在开》一文,今日重发此文,以示纪念。

故乡北京,在陈香梅记忆中是一幅美丽图画。她怀念深巷里的卖花声,春雨后泥泞的小胡同,苦寒、苦热的冬和夏,入秋后的风沙,春风秋雨为古城的人们带来一种亲切的感觉。

异乡游子,从未忘怀故乡。陈香梅记不清是第几次回家乡了。2010年3月28日早晨,又见她时,一袭淡黄外衣,栗色鬈发,玫红指甲,重彩妆容依然;脚上一双粉红高跟鞋,走路稳稳当当。

“您85岁,整天跑来跑去,身体可吃得消?”我寒暄道。“吃得消!”老人嗓音洪亮,中气十足。“昨天参加世界华人颁奖活动,忙到凌晨两点才休息,累不累呢?”“还好,还好,”她揉了揉眼角,“今年下半年还要来一次呢。”“我跟您认识有12年了。”“是吗?”她瞪大眼睛,惊呼一声:“这么快!”又朗朗地笑了起来。

以一个中国人为傲

忘不了是故乡人。陈香梅出生在北京,幼年长住外祖父廖凤书家中。廖凤书既是学者,又是外交家,曾任驻古巴公使,与国民党元老廖仲恺是亲兄弟。小时候,陈香梅跟随外祖父在书房读书,吟诵唐诗宋词、元曲戏剧。外祖父预言:香梅生于诗人节(端午节),注定有诗人般的天赋与颖资。

“抗战时期,我是流亡学生。”卢沟桥事变后,母亲廖香词带着6个女儿避难香港。慈母病逝,陈香梅年仅15岁,稚嫩肩头挑起生活重担。香港沦陷,又随岭南大学辗转迁移大后方,长途跋涉3000里,饱尝战火离乱之苦。

国难当头,陈香梅违抗父命,拒迁美国,在昆明当了一名战地记者,邂逅援华抗战的美国“飞虎将军”陈纳德,与他相恋、结婚,不过短短10个寒暑。台北是婚后小窝,将军谢世后,何处是她的家?故乡万里迢迢,一个少妇独身闯华府,膝下两个幼女,既无钱又无势,只拥有受人尊崇的陈纳德这个姓氏。

“虽然我以作为陈纳德将军夫人为荣,但我更因能靠自己的努力,创造自己的天空为傲。”陈香梅立意要在美国打出天下,她更是借助一支笔,把往日温馨回忆倾诉笔端,书写与陈纳德婚恋长篇《一千个春天》,荣登美国十大畅销书榜。“您一生爱好写作,人生理想是当作家。什么原因使您走上从政道路?”我问。

“到了华盛顿,各方面的环境使得我能够从政。我自己对政治也很有兴趣,所以,顺其自然就参加了。”陈香梅诙谐地说,“我讲个笑话么,我在乔治亚城大学编中英文字典,是一个小部门主管,本该由校方给我用的车位,却给了我的白人助理。当时,民主党跟共和党都争取我,我说,哪个党把我该有的停车位解决了,我就参加谁的党。”

陈香梅加入了共和党。她研读美国历史,学习英文演讲,为的是进一步打入美国社会,参与政治。她更了解,必须有所本、有所根,才能在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人群中站立起来;以一个中国人为骄傲,才能在平等状态下参与。

她说,我自幼受中国文化熏陶,读了不少古书,这些搬到异国并非无用。外子去世后,我只身在异国,就是靠着中国传统的待人处事准则,在异乡结交不少朋友。中华民族刻苦耐劳的天性,是我不退缩、不气馁的支撑力。

里根总统特使访华

“30多年来,从肯尼迪到克林顿,先后8位总统对您都有任命。后来,您作为里根总统特使访问中国……”话音未落,陈香梅打趣道:“对,你还记得!”一阵欢笑。

“这在您的政治生涯中,应该是最重要的任务。”我下了结论。“对,是这样子的。”陈香梅点头认同。她虽不是内阁成员,却是美国政坛最有影响的华裔第一女性。她一直是美国共和党内主任委员,也是财务委员会执行委员之一,并任共和党少数民族委员会主席。

1980年阳历除夕夜,雪花飘飞,陈香梅回到阔别31年的家乡!“中美关系当时处于什么情况?”我问。“相当紧张的时候,”陈香梅表情严肃,“也是一个敏感时刻。敏感时刻能有这个使命,我自己觉得非常骄傲。”1980年11月,里根在大选中获胜。他是共和党保守派,十分亲台,在竞选中发表了许多有损美中关系的言论。台湾舆论谣传,如果里根当选,他将支持重建与台湾的“官方关系”。

一日,陈香梅收到中国驻美大使柴泽民转来廖承志亲笔函,用的是私人信笺,称香梅贤甥。信中说,他代表邓小平欢迎她回中国访问,希望早日成行,再首良叙,辞意非常亲切。

里根待任时,陈香梅一行秘密访华。她向邓小平呈交一封里根亲笔信,大致内容是:尊敬的邓小平先生,我很高兴让陈香梅代表我去中国,我向您保证,我当选总统后对华政策保持不变。“邓小平看信后是什么态度?”我追问。“蛮高兴的,”陈香梅回答,“因为里根总统说,美中关系他一定要继续努力。”

1981年1月4日,邓小平接见美国参议院共和党副领袖史蒂文斯与陈香梅。他表示:“我们对竞选期间和总统就任以前的言论是注意的,但我们可以对这些言论做某种理解。我们重视的是美国新政府上任后采取的行动。”

邓小平坦率批评了有些美国人的错误观点,强调台湾问题对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指出:“由于台湾问题迫使中美关系倒退的话,中国不会吞下去。中国肯定要做出相应的反应。”中国最关注的是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的问题。

欢迎宴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邓小平安排陈香梅坐第一贵宾席,让参议员史蒂文斯坐在次席。他风趣地说:美国有100个参议员,只有一个陈香梅!美国各大报纸以第一版刊登邓小平与陈香梅握手的照片。

“为什么里根选您做特使?”我进一步问。“因为他了解我在美国各方面的工作,为共和党竞选做了很多事情。他跟我的交情也非常深。他当州长的时候,我们就认识。所以,他特别把这个使命交给我。”“里根是否了解您跟海峡两岸的一些特殊关系?”“是这样子的。”陈香梅肯定回答。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