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文艺大家

“非人类”陈其钢:对待艺术近于严苛的“高冷”

李红艳

2018年04月09日11:31    来源:北京日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长约8分钟的“演前谈”,罕见地以笑声结束。那一刻,突然觉得,陈其钢比以前更随和、更轻松了。不过,回想他那句“第一天来排练时,对音乐家们能否完成这首作品完全没有把握,自问,如果唱不好,恐怕还是要取消演出,结果国家大剧院合唱团让我吃惊……”虚惊之余,你又会骤然明晰一点:他还是那个对待艺术近于严苛的“高冷”作曲家。

今年3月2日,陈其钢新作《江城子》在国家大剧院首演。

 

陈其钢, 1951年出生于上海,旅法华人作曲家,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1984年赴法国留学后,被梅西安收为关门弟子。

1987年,凭借《梦之旅》和《源》,斩获德国和意大利两项国际作曲比赛大奖。1993年,荣获“梅狄西斯庄园奖”。2004年,受聘担任斯特拉斯堡爱乐乐团驻团作曲家,这是法国音乐历史上第一位非法国本土音乐家获此殊荣。2005年,获得具有“法国诺贝尔音乐奖”之称的“交响音乐大奖”。2007年6月,被聘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音乐总监,为奥运会创作主题曲《我和你》。

代表作包括《五行》《蝶恋花》《逝去的时光》等。他还创作了多部电影配乐,包括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山楂树之恋》《归来》等。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苏轼一首怀念亡妻之作《江城子》传诵古今。生与死,阴阳两隔,情丝永续。经历独子离世巨痛的作曲家陈其钢,感喟于此,写下同名新作。

3月2日,元宵节。当晚,陈其钢“为民族女高音、混声合唱和管弦乐团而作”的《江城子》在国家大剧院首演。就难度而言,他自言这是一首“非人类”作品。

近年,他隐居乡野,心无旁骛,躬耕艺田。艺术时空与世俗境遇,似可隔绝,而且唯如此,方可精进臻善。

赞其悠然,却作答:我心中有些东西尚未彻底放下,还会在乎外界对自己所做事情的回馈……什么时候彻底放下了,才是超人。

“非人类”境界,67岁的陈其钢努力求索。

1

“不理性行为”

“经过第一次排练,我发现写作上还存在一些缺陷……决定推迟《如戏人生》首演。”

一曲德彪西的《大海》奏毕,场灯暗下。再度亮起时,陈其钢走上舞台,身形依旧瘦削,一身黑衣搭配一条宝石蓝色围巾,沉稳优雅。

委约机构、乐团、合唱团、独唱演员、指挥……陈其钢一一致谢,继而为观众导赏新作:“去年10月我就开始与合唱团指挥焦淼接触,她说她有若干个不眠之夜,因为这首合唱太难了,是‘非人’的作品,它在音高、音程、节奏、音色上的难度都非常高。乐团估计也会觉得,除了长音就是休止符,很无聊吧。”

正欲转身下台,陈其钢突然想起,“哦,对了,还有一点非常重要,这首作品非常安静,安静到什么程度?乐队队员、合唱团员如何翻乐谱,什么时候翻,都要注意。请大家一定安静,可以先咳嗽完,一会儿就尽量不要发出声音了。”顿时,全场咳嗽声响成一片,伴着笑声……

长约8分钟的“演前谈”,罕见地以笑声结束。那一刻,突然觉得,陈其钢比以前更随和、更轻松了。不过,回想他那句“第一天来排练时,对音乐家们能否完成这首作品完全没有把握,自问,如果唱不好,恐怕还是要取消演出,结果国家大剧院合唱团让我吃惊……”虚惊之余,你又会骤然明晰一点:他还是那个对待艺术近于严苛的“高冷”作曲家。

很多时候,高冷也意味着任性。

2017年10月15日,陈其钢发布一条微信:“非常遗憾地通知各位朋友,原定10月18日在国家大剧院首演的新作《如戏人生》,经过第一次排练,我发现写作上还存在一些缺陷。在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的领导、指挥与音乐家沟通,并得到大剧院院领导的理解与支持后,决定推迟《如戏人生》首演。”

为此,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北美巡演曲目不得不紧急调整。“我深知这样的改变给所有合作方,特别是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带来的困扰,也愿意以我微薄的力量为因此带来的损失承担责任。”陈其钢如此表达歉意。

事实上,“不理性行为”常有,比如,面对已经出版的一些作品,他会选择“销毁”。“因为版权已经不归我,只能跟出版机构协商,要他们不要再推广了,同时,我必须赔偿。”他这么做,原因很简单,就是若干年后回头检视自己的作品,会觉得“不符合我的标准,我坚持这样做”。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