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史海钩沉

十六混成旅驻防信阳时,每日两餐仅以盐水就饭

韩宗喆

2018年04月23日11:22    来源:人民政协报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第十六混成旅因为并非曹锟吴佩孚嫡系,没有自己的地盘,从1920年6月起,第十六混成旅就没有得到过北京政府一文钱的军饷,处境十分困难。

1920年,北洋直、皖两系军阀斗争日趋尖锐。吴佩孚在对南方的战争中出力较多,而段祺瑞为扩充皖系势力,竟任未建寸功的皖系第七师师长张敬尧为湖南督军。吴佩孚自然不服,要求从湖南撤防北归。

北京政府执意不准,吴竟自行撤防。南方军队乘机反攻,赶走张敬尧,光复长沙。

此时,冯玉祥正率领第十六混成旅驻防常德,也退往河南信阳。

武昌谌家矶暂且栖身

1920年7月初,直皖战争一触即发。据传,驻在汉口的皖系军人、长江上游总司令吴光新有勾结张敬尧进攻汉口之意,直系将领、湖北督军王占元急电冯玉祥速援汉口。第十六混成旅搭乘由小火轮牵引的民用木船,于16日到达长江沿岸的藕池口。这时,直皖战争已爆发,而吴光新已经被王占元扣留,王又急电冯:“毋庸前来。”

直皖战争以皖系的大败而结束。北京政府已为直、奉两系军阀所控制。此刻第十六混成旅无处屯驻,只得沿长江顺流而下,在武昌鲇鱼套暂住。鄂督王占元指定江北的谌家矶造纸厂暂为十六混成旅驻地,但不供给粮饷。

第十六混成旅名为一个旅,实际上比一个师还大,有1万多人,大部驻谌家矶造纸厂,另有一部驻距谌家矶20里的滠口。造纸厂房屋不够住,官兵就住进帐篷,时值酷暑,天气湿热,如同身在蒸笼内。加上瘟疫流行,官兵患霍乱者极多,3个月时间竟病故200余人。

冯玉祥在驻军谌家矶期间,曾派营副王冠军、王书笺(王义元)去河南郑州、山东曹州(今曹县)和安徽蒙城募兵。旅部又从招募来的新兵中挑选126名学生,组建学兵第二连,调四团一营四连连长张自忠到旅部任学兵第二连连长(学兵队下辖2个连,冯治安任队长兼第一连连长)。

在河南信阳艰苦度日

同年11月上旬,好不容易天气渐凉,第十六混成旅又奉北京政府命令移驻河南南部,旅部、一团、二团及炮团驻信阳;三团二营及团部驻确山;三团三营驻明港;韩复榘率三团一营驻扎驻马店。

此间,第十六混成旅的人事又有变动:张树声因故请假,三团团长由四团团长张维玺充任,参谋长刘郁芬调充第四团团长,刘骥充任参谋长;谷良友调任一团三营营长,所遗之三团二营营长由学兵队队长石友三充任。

石友三瘦小精悍,好勇斗狠,治军严酷,动辄打骂,曾是他属下的冯治安、张自忠等都领教过他的“手段”。因此,凡是他的部属,平时训练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由他调教出来的二营,倒是各科成绩优异,在全旅堪称翘楚。冯玉祥十分欣赏石营,每遇贵宾造访或长官视察,必令石营演练“分列式”,以壮声色。

作战时,石友三常常手执皮鞭,腰杆挺得笔直,在阵前往来穿梭,指挥战斗,即使在枪林弹雨中,也从不弯腰弓背,故他的部属谁也不敢畏缩不前。石友三深谙恩威并施之道,平时对二营官兵嘘寒问暖,呵护备至;对经济上有困难的人,更是慷慨解囊,出手大方,因此他的部属都甘愿追随骥尾。韩复榘与石友三关系本来就很好,今又在一个团里同任营长,自然往还更加密切。

第十六混成旅因为并非曹锟吴佩孚嫡系,没有自己的地盘,从1920年6月起,第十六混成旅就没有得到过北京政府一文钱的军饷,处境十分困难。第十六混成旅移驻河南信阳以来,河南督军赵倜也不肯接济粮饷,部队困顿已极,官兵每日两餐仅以盐水就饭吃。

由于冯玉祥平时对部下甚厚,部队在如此情况下依然保持忠诚。1921年年初,冯玉祥去北京要饷未果回信阳,火车途经驻马店站,正值风雪交加的午夜。韩复榘率官兵一部冒着严寒,在站台上肃立迎候,全成“雪人”,冯见状极为感动,他在日记上动情地写到:“韩营长及当地军队来接。天极寒,官兵劳苦,予心极不忍。”

与河南督军赵倜冲突

冯玉祥因为四方筹措粮饷无着,为缓解燃眉之急,只得截留地方税款1.4万元暂时度日;还将河南督军赵倜从汉阳兵工厂订购的1500支“七九”步枪据为己有。由此,冯、赵之间引发剧烈冲突。

1921年2月10日,驻防驻马店的赵倜所部与豫南巡缉营一部因赌博而火拼,互有伤亡。韩复榘为维护地方治安,打出红十字会旗,冒险为双方调停。赵倜部先向韩复榘部开火,韩复榘反击,双方发生战斗。冯玉祥部三团团长张维玺率石友三营由确山赶来增援。冯玉祥为避免事态扩大,下令撤出战斗,将韩复榘部调往确山。

3月28日,冯玉祥得悉有一列火车要途经信阳,车上载有税款20万元,遂率部分官兵前往信阳车站,拦住火车,截留其中10万元,以充欠发的军饷。一星期后,《大公报》即登出《冯玉祥劫皇纲》的消息,还画了一幅冯站在铁道上,伸开双臂,拦截火车的漫画。

不久,曾被赵倜撤职的河南陆军第一旅旅长成慎秉承直系的意图,协同豫北巡缉营,在彰德(安阳)自封“豫北军总司令”,兴兵讨伐赵倜。冯玉祥部奉直系上层命令,准备起兵在豫南呼应成慎。

赵倜派李鹏举部首先向驻确山的韩复榘营开战。韩营立即应战;张之江率所部第二团自信阳驰援韩营。李鹏举部很快就被包围缴械。事后,赵倜向北京政府状告冯玉祥勾结成慎作乱、扣留地方税款、劫夺枪支;冯玉祥也向北京政府指控赵倜首先袭击第十六混成旅驻确山的韩复榘营,冯旅“为正当防御计,不得不派队往御,以求自卫,而安地方”。

赵倜麾下师长、归德镇守使宝德全打起“包打冯玉祥”的大旗,率部向驻马店攻击前进。此时,直系大将吴佩孚考虑到此时还不愿和张作霖敌对(奉系军阀反对直系吞并河南地盘),便突然变卦,指责成慎“犯上作乱”,并派兵进攻彰德,导致成慎兵败自尽。事后,吴佩孚让冯玉祥归还所缴获的枪械,向赵倜赔礼道歉。冯只得从命,亲赴开封向赵致歉,并将所部原有旧枪交还,赵拒收,最后不了了之。

入陕驱陈始有转机

当时,直系控制的北京政府下令撤换皖系陕西督军陈树藩,陈抗命不从。北京政府遂调集阎相文率第二十师、第七师、第四混成旅及冯玉祥之第十六混成旅开赴陕西,武力驱陈。

5月29日,冯玉祥的第十六混成旅官兵分由信阳、明港、确山、驻马店登上火车,向潼关集结。按即定计划,讨伐军分三路进攻,冯玉祥第十六混成旅任左路,走大路以南至南山山脉。冯玉祥在所部原有4个步兵团的基础上,将全旅编为4个梯队,冯亲率张维玺第三梯队担任中央梯队前进。

陈树藩部号称有5旅之众,但多貌合神离,实际听其指挥的不过5000人,根本不是直军对手。战斗一打响,第十六混成旅各梯队便首战告捷,陈树藩部全线溃退。7月7日,冯玉祥部已经兵临西安城下,用野炮轰击西安城内督军署。同日,陕西省长刘镇华开城出迎直系大军,陈率残部逃往汉中。阎相文正式出任陕督,刘继续担任省长。不久阎相文突然自杀,冯玉祥被任命为陕西督军,第十六混成旅的处境才有所转机。

(作者为韩复榘之孙)

分享到:
(责编:张淑燕、周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