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

美学术期刊评秦俊先生“对日最后一战”研究

2018年09月17日19:44  单富良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中国学者一般认为,1945年4月9日至6月7日爆发于湖南省的芷江战役,是二战时期中国对日最后一次会战。不过,秦俊与李学峰的《南阳会战:中国对日最后一战》彻底修正了这一观点。两位作者指出,1945年3月22日至8月19日发生在河南省的“南阳会战”才是对日最后一次会战。该著充分使用中国大陆、台湾和日本的文献档案资料,追溯南阳会战的始末,详细记述了中日双方的军事战略、军事行动和南阳地区的激烈战斗。通过本书,读者不仅能深入理解这一特殊会战的历史意义,还对抗战最后阶段的历史场景有了完整而清晰的认识。作为历史学家,两位作者尽一切可能搜集整理历史档案文献,考察战争遗址,采访亲历战争的老兵,经过严谨细致的研究和多年辛勤的工作,最终完成了这部史料扎实、内涵丰富的著作。

南阳的这次会战,通常被认为是抗日战争22次重大会战之一“豫西鄂北会战”的一部分,其重要性和影响没有得到学者应有的重视。秦俊和李学峰认为,这次会战主要鏖战于南阳,把河南境内的这些战役冠以“南阳会战”是妥当的。该著研究表明,在南阳地区,日本投入兵力5万余人,中国投入兵力10万余人(《南阳会战》第1页)。当时中日双方虽然向湖北北部也派遣军队,不过在“豫西鄂北会战”期间,中国军队的主力和大部分日军主要激战于南阳地区。因此,抗战时期持续时间最长、世所罕见惨烈的这次会战,被冠以“南阳会战”是合理正当的。在南阳,中国人民做出了巨大牺牲,毙伤日军15000余人(日方投入该地兵力的三分之一)。南阳地区残存的日军由于通讯中断,相互无法联系,并不知道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的消息,仍继续顽抗,一直到8月19日才向中国军队投降。

该著研究表明,南阳会战持续5个月之久,蔓延到南阳盆地这个豫西重镇所辖的10个县。日军最初占领了许多县城和重要城市,不过很快就陷进南阳盆地,停滞不前,最终没有完成突入中国西部地区的目标。在中日军队爆发的无数次战斗和冲突中,秦俊和李学峰着重记述了四次大战:重阳店战役(4月1日—4月7日),豆腐店之战(5月3日—5月7日),大横岭之战(5月6日—5月9日),马头寨之战(5月14日—5月18日)。这几次战斗构成了西峡口战役,曾被1945年《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所报道。该著指出,中国军队成功阻止了日军的攻势,挫败了其对西安和重庆的威胁。没有这次胜利,日军很有可能攻入中国战时首都重庆附近,从而改变历史的进程。日军伤亡大量人员,陷入南阳盆地进退不得,在南阳会战的西峡口战役中,最终落下了彻底失败的下场。无怪乎日本哀悼他们巨大的伤亡,并视该战役为日本军事史上的一个污点(《南阳会战》第5页,第253页)。

为什么中国能够成功阻止日军的前进?该著认为,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为了抵抗日军,中国军队各方团结一致,将士官兵齐心协力,誓死保卫领土。中国空军和美国空军的协助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中美空军轰炸日军,而日本空军力量在战争最后阶段已经崩溃。该著还指出,当地民众的支持也是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南阳人民给予坚持抗战的国民党军队大力支持。在之前的二十年间,皖西各县由地方精英如彭禹廷、别廷芳来统治管理。他们呼吁鼓动地方自治,并组建一支实力很强的地方民团来作为自治的保障。在此基础上,南阳西部地区相对稳定富庶,使得能够在会战中为中国军队提供人力物力支持。当地民团为协助国民党军队也付出了巨大牺牲。此外,敌占区的共产党游击队时不时地以出其不意的方式袭击日军,时而造成日军通讯系统的瘫痪。

在这部著作中,作者对1945年的南阳会战进行了精辟阐述。他们通过辛勤地梳理第一手资料,记述战争进程,使读者认识到这是保卫中国西部特别是战时首都重庆一次意义重大的会战。作者非常详尽地叙述了战役的发展和走向,分析交战双方的军事调动和军事策略。中国军队成功地阻止了日军西进,打破了他们进逼西安、威胁重庆的梦想。该书结构详略得当,语言流畅,观点明确。结尾部分附录的老兵口述史为对战时生活提供了一个鲜明生动的描述。书中所引用的表格使中国和日本军队的兵力编制一目了然,使读者非常容易地理解会战是如何准备和进行的。另外,若能增加一些展示具体战斗调度和部署的地图,采用多种研究方法来阐释主题,全书就更加完善了。总的来说,这是一部填补该领域空白,揭示中国对日最后一战真实历史事件的力作,肯定会引起广大读者的热情关注。

(此文原载于《中国研究书评》(China Review International),作者单富良 (Patrick Fuliang Shan),美国历史学者,曾任美国中国历史学会会长。翻译张恒杰,南阳师范学院文史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