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首页|人民眼光
第146期

现在是中国文化综艺的春天吗?

内容生产者总在孜孜不倦探求下一个风口,大概超乎了很多人想像的是:在2017年的起始强势突围的,竟是文化类综艺。《中国诗词大会》、《见字如面》包括刚播出一集的《朗读者》,都很受欢迎。很多人说,以真人秀为代表的综艺节目已经到了疲劳期,而文化类的原创综艺节目迎来了春天。

  • 汇聚人民力量,彰显人民眼光。《人民眼光》是人民网与《国家人文历史》杂志社共同创办的新闻评论品牌栏目,聚焦经济、文化、法制、民生等热点领域,就网友关心的社会热点展开广泛探讨和深度解读。汇聚人民力量,彰显人民眼光。《人民眼光》是人民网与《国家人文历史》杂志社共同创办的新闻评论品牌栏目,聚焦经济、文化、法制、民生等热点领域,就网友关心的社会热点展开广泛探讨和深度解读。

读编往来:

人民网人民眼光出品 · 转载请说明出处
本期责编: 阮浩冉
邮箱:zhuanti@peoplevision.cn
 

往期回顾:

这种综艺走红的比较安静

去年年底到今年的春天,文化类综艺节目突然霸屏,最先开始是《中国诗词大会》,之后,《见字如面》、《朗读者》,突然有了大批拥趸。但事实上,这类节目并不是首次出现,从《百家讲坛》时代起,大众就见证了文化节目在建构知识、分享智慧层面的巨大价值。到了近几年间,无论是讲美食与文化的《舌尖上的中国》,还是回溯家庭历史的寻根之旅《客从何处来》,以及《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无一不是收视和口碑双双叫好的上乘之作。但是一直以来这好像都不能成为主流节目,受众群体较窄,没有话题性,社会影响力不大,收视率低迷,让文化类综艺节目难以吸引到投资商的目光,更难以出现在黄金时间的电视屏幕上,而这时《中国诗词大会》的悄然走红似乎是一个偶然。


连续十天,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成为了春节期间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之一。除常规的组字成诗、看画猜诗外,本季还增加了“飞花令”,它要求选手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完整说出带有规定字的一联诗句。


参加节目的选手则是一百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普通人。他们中有七十多岁的老人,也有七岁的孩子;既有大学教师,也有普通农民,还有在中国学习工作的外国人。“这个节目火最深层次的原因,就是中国人仍有不死的"诗心"。”这是节目嘉宾、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做出这样的表述。[详细]

文化综艺热该如何持续

如今,文化类节目火爆荧屏。但实际上,从2013年至今,文化类综艺未曾缺席过。从2013年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2014年的《中国成语大会》,但当时的它们,并没有十分火热,而目前仍然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文化类节目如何能继续走下去?


北京交通大学副教授文卫华认为,文化类节目虽然主题各有侧重,但大多集中在文字、诗词、历史等人文领域,形式基本停留在背诵、记忆层面,对文化内涵的开掘还不够深入,与现实生活的联系还不甚紧密。创作者应进一步在选题和具体表现手法上拓宽思路、锐意创新,努力寻找与现代受众的需求、认知以及知识结构相契合的内容,从而进一步发挥其文化效能。


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杨洪涛认为,和过去相比,节目样态的创新是当下文化类节目的一大亮点,应该继续发扬。文化类节目不仅要成为“智慧的化身”,还要集幽默感、悬念感、刺激性、戏剧性于一体。通过诸如以一敌百、两两组合等“PK”奖惩模式和游戏设定,将多种节目样态与元素巧妙嫁接在一起。[详细]

文化靠综艺才能走红,这真是一件好事吗?

此前,本届《中国诗词大会》冠军武亦姝所在的复旦附中语文教研组长黄荣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再三表达了对当下古诗文教育情况的担忧。他曾坦言,武亦姝的走红,反衬出古诗文教育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因为普遍对古诗文缺乏更深刻的认识,所以出现了这种追捧”。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院储朝晖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就直言,“只有让传统文化融入到我们现实生活中,才能让传统文化常驻”。


对此,蒙曼指出,“传播传统文化最有力的工具就是教育,如果能把传统文化灌注到基础教育中去,比多少个节目影响面都广,但这也是一个系统工程”。蒙曼坦言,基础教育在传统文化方面做的“确实还不够”。她认为,除去教育中的应试问题,基础教育还应注重“系统地介绍中国古典文化”。她说:“不光是语文教材,历史教材、地理教材等等也需要配合。怎么样形成合力,让大家对传统文化有综合地了解,而且这个了解应该是一层一层抬高学生的认知程度。这是以后需要下大功夫研究的问题。”[详细]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其实观众们只看重一件事:你能不能给我提供与众不同的内容体验。创新者生,跟风者拾人牙慧,一拥而上者苟延残喘。我不知道有多少吹捧文化综艺的人曾经为真人秀节目的出现而欣喜若狂,但我知道像《中国诗词大会》这样异军突起的弄潮儿永远不是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