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文史专题|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大老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人民眼光>>聚焦>>经济前瞻

今日数据:余额宝二季度末规模超5700亿

人民眼光

2014年07月03日09:15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7月1日,天弘基金发布余额宝二季度末规模数据及相关报告,其中显示,截至2014年6月30日,余额宝规模达5741.60亿元,相比于一季度,规模稳中有升。但业内人士分析称“余额宝已经基本上做到极致了。”

数据提示:7月1日,天弘基金发布余额宝二季度末规模数据及《余额宝运行一周年数据报告》(下文简称《报告》),截至2014年6月30日,余额宝规模达5741.60亿元,相比于一季度,规模稳中有升。

而就在6月29日,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在新金融联盟峰会上表示,相对于传统金融机构来说,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基金销售没有太大发展余地,“余额宝已经基本上做到极致了。”

对于包括余额宝在内的互联网理财产品来说,醉翁之意更为长远。

在新金融联盟峰会上,天弘基金互联网金融产品部总经理李骏在回应金融创新的话题时提道,余额宝的推出实际上是源于天弘基金与阿里都遇到了痛点。

对于基金公司来说,在零售端遭遇银行渠道独大,“接触不到客户”;对于阿里来说,也面临备付金账户的资本消耗与客户黏性等问题。

由此,双方各自发挥专业优势,将已有的牌照责权进行了统一,创造出了余额宝的“嵌入式直销”模式。“当时我们两方把业务规划一碰,都觉得解决了自己最大的问题。”他说。

如果说余额宝的成立只是为了解决问题,并无意于标新立异,那么之后的发展也许称得上意料之外。

自2013年6月13日推出,余额宝曾在18天之内达到66亿元的规模。此后在11月14日存量资金规模超1000亿元,今年1月15日时超2500亿元,一季度末时超5400亿元。

7月1日的二季度数据显示,余额宝资金规模超过5700亿元。

《报告》同时显示,余额宝的用户数突破了1亿,平均年龄为29岁;80后、90后用户占比合计76%。客单量(人均持有金额)5030元,与2013年底的4307元相比,增长17%。

今年以来截至6月30日,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余额宝)万份收益总值达到264元,区间年化收益率5.5%,远超活期存款利率。

看规模,曾经突飞猛进的余额宝已经进入了平稳期。看收益,不只是余额宝,互联网“宝宝”理财已难见去年6%的高点。

余额宝完成市场启蒙之后,余额理财市场挤进了更多的电商、银行、移动运营商。但依旧没有哪类产品能复制余额宝曾经的传奇。

银率金融研究中心理财分析师吴静淼表示:“随着货币市场走弱和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加快,所有的‘宝宝’都难以在收益率上做多大文章了。收益率回归是大势所趋。对于合并了货币基金理财功能和支付功能的余额宝来说,如何拓展后者的功能,才是未来决胜的关键。”

吴晓灵则公开断言,余额宝已经基本上做到极致。她认为第三方支付销售金融产品会在传统金融业务的网上销售中失去强劲势头。因为“传统金融机构掌握着非常健全的支付结算系统和几亿的客户账户,在网上销售金融产品应该说是有强大的竞争优势的”。

今年4月,针对余额宝客户的招财宝上线,与货币基金相比,提供收益相对较高的定期理财产品;同时,余额宝联手浙江联通、广州电信,推出了“0元购机”,以余额宝资金对接移动运营商的合约机套餐;6月,余额宝上线“永不停彩”,设置条件每日自动购买彩票。

7月1日,天猫商城欲推赊购业务“分期购”的消息传出。据称,该业务推出后,购物时可由阿里小贷代为支付,之后向消费者分期收款;未全部还款前,阿里小贷会在余额宝账户内冻结相应资金,但冻结部分的收益仍归消费者所有。

早在今年3月,京东推出理财产品“小金库”时就抛出了“用户个人账户体系”、“京东生态圈”的概念,意图将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网银在线、平台业务等多个业务板块的无缝对接,实现客户的购物付款、资金管理、消费信贷、投资理财等多种需求的整合。7月1日上线的众筹业务“凑份子”则是京东的又一个布局。而对于微信、百度、新浪微博这样的平台来说,以余额理财增强用户黏性,加速布局O2O才是各家的本意。

“推理财产品是个趋势,主要是客户有这个需求,毕竟有闲散资金放在那里。其实理财也不是我们的本业,也没有想在这块业务上有很大的盈利。”某第三方支付公司人士表示,该公司在余额理财这一块主要还是与传统金融机构合作,公司的业务还是在支付及与支付相关的创新。

“如果其他支付竞争对手在电商、社交、金融等领域对用户的渗透越来越广、越来越深,支付宝面临的危机就会不可避免地延伸至余额宝,这才是余额宝最大的掣肘。” 吴静淼表示。(摘编自:中国证券报)

分享到:
(责编:刘江、王嘉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