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文史专题|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人民眼光>>专题>>第40期:艺术衍生品:朝阳产业的现实困境

艺术衍生品:朝阳产业的现实困境【3】

李彤

2014年11月06日09:14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从“朕知道了”到“朝珠耳机”,在国内起步时间并不长的艺术衍生品因为一众博物馆的“卖萌”而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但纵观国内目前的艺术衍生品市场,除了博物馆的文创产品版块外,艺术家和艺术原生品还远没有大规模介入。虽然在业内人士看来,艺术衍生品产业前景一片大好,然而艺术教育普及的缺失、衍生品授权政策的不完善,导致艺术在物化的过程中也遭遇了重重现实困境。

艺术普及与艺术的专项授权:

衍生品的现实困境

“就目前而言,许多消费不起艺术原创作品的工薪阶层也慢慢尝试购买一些艺术衍生品来丰富自己的生活。其他机构如星际酒店,也在在满足大众基础的生活需求之外,越来越多的酒店用艺术介入酒店的方式满足生活之外的精神需求。”独立策展人王军对《人民眼光》记者强调,“然而,”,王军接着说道,“任何市场机制健全的发展都与推动者的品质有直接的关系,首先要让大众知道原创艺术与艺术衍生品是两码事,现在也不乏有把艺术复制品当成原作来出售的,所以把持住操守和原则是最重要的。”

王军的一席话直指当前国内艺术衍生品市场面临的最大难题:艺术授权保护不足。由于缺乏相关的知识产权保护,艺术衍生品的盗版行为还处于无人监管时期。据悉,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朕知道了”胶带已经出现仿品,对此该产品出版方已经着手透过有关部门协调处理,但因为缺少经费,而放弃打官司。

关于艺术衍生品的授权问题,《人民眼光》记者咨询了四川美术学院教授、批评家王林,他认为艺术衍生品的授权牵扯到两个方面:著作权和版权。“著作权涉及署名,受益艺术家应负有一定责任。版权涉及产品有无规定数量及数量多少,消费者有知情权。另外,艺术衍生品的利润分配方式也处于模糊状态。现在还没有相应的行业规则规定艺术衍生品是一次性授权还是生产额或销售额提成,以及售价由谁、如何确定等等。”王林强调:“有了这些规则性的前提,艺术衍生品才有可能形成一个健康、透明、公开,合法经营,合理竞争的市场,才有可能在艺术家、开发商、销售者与购买者之间形成良性互动的利益关系。”

除却艺术授权,当前的艺术衍生品市场,还存在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大众对艺术的认知度问题。”当代艺术家区志航曾在北京鸟巢、央视大楼、北京故宫等地标建筑前都做过“裸体俯卧撑”,以此来为不同的公共事件发声。在接受《人民眼光》采访时,他提到,当前的艺术衍生品是以商业利益为主的狭义上的产品,但艺术的传播、互动和成长才是赋予艺术衍生品大众市场的前提。“试想,有一千个《俯卧撑》作品,如果只是孤芳自赏,不与社会发生关系,有意义吗?”区志航接着指出:“在公众对艺术、尤其是当代艺术的认知极为缺乏甚至空白的情况下,公众不会分清艺术衍生品甚至艺术品与工艺品或装饰品的区别,也就不懂得欣赏,更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区志航认为,唯有公民对艺术存在的意义有感知,文化艺术得到普及,狭义的艺术衍生品市场才会水到渠成。

 

分享到:
(责编:李彤、王嘉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