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邓小平 周永康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萧红 越南排华 核潜艇 胡耀邦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人民网>>文史>>人民眼光>>人物

庄奴:言念君子 温其如玉

2016年10月13日10:06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现在提起庄奴,可能年轻一代不会有什么记忆,但若说起《小城故事》《甜蜜蜜》《又见炊烟》等歌曲,你不可能不知道,再不济,《冬天里的一把火》你总听过。庄奴在年轻一代的心中没有林夕和方文山知名度高,但是他和乔羽、黄霑并称“词坛三杰”。或许,他比林夕之于王菲,方文山之于周杰伦更加传奇,因为,他“成就”了邓丽君。

昨日6时11分,华语歌曲词作家庄奴在重庆去世,享年94岁。庄奴(原名王景羲),1922年出生于北京,毕业于北平中华新闻学院。1949年到台湾后,庄奴当过记者、编辑,演过话剧,但以音乐创作彰显盛名,尤以流行歌曲最为人津津乐道。“我天生就是个写歌的,偶然入行,终身如此。”。庄奴一生清贫,“家徒四壁,两袖清风”,虽被奉为“泰斗”,却心静如初,只为“一首好词得来心情愉快”,60多年笔耕不缀直至生命的最后。最后的那段日子,庄奴的认知能力变得很差,但还是能够拿笔写东西创作,灵感总是潜入夜,最后的创作大多是在晚上进行的。庄奴每天早上都听自己以前创作的过的歌,昏迷之前,在自己的一本月乐谱册上,写下绝笔“太美”两个字。是啊,乐谱里那些曾经与思绪一起跃动的歌词太美,笔尖滑过乐纸的那一刻,也许有留恋、也有欣慰。他为歌词生,歌词为他活。

庄奴说,人生如梦,抗日救国梦没能实现,却与亲人海峡相隔,这也铺就了后来他走上写歌这条路,因为太多情愫需要表达。1958年,由庄奴作词、周蓝萍作曲的《愿嫁汉家郎》随着影片《水摆夷之恋》放映而一炮走红。

有过两次婚姻的庄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第一位妻子陈孟华不幸患尿毒症,庄奴十几年时间为了给其治病变卖年房产倾尽所有。妻子的病逝对他打击很大,甚至一度想过轻生,在朋友的开导下,才慢慢从悲伤中走出。后来,经人介绍,庄奴结识了小他23岁的重庆女子邹麟。1993结婚后,庄奴常来往于重庆和台湾,并最终选择在重庆璧山区一家养老院安享晚年。期间,他创作60多首与重庆有关的歌曲,包括《小而美》、《长江三峡》、《飞到山城》等,成了地道的“重庆女婿”。庄奴与邹麟相互扶持、患难与共,庄奴作歌《手杖》献给她以表达爱意,“你就是我的手杖,生活中不好缺少的手掌,这辈子有了你,才懂得竖起来脊梁,挺起胸膛。”

庄奴的“词情”与他丰富的人生经历是分不开的。文采在经历中邂逅了情愫,词句跃然纸上。

与邓丽君互相“成就”

提及庄奴的词作生涯,有一个人的名字是不能被忽略的,她就是邓丽君。

原本作词只是庄奴的副业,邓丽君唱火了他写的《绿岛小夜曲》之后,他才走上了专业作词人的道路,邓丽君百分之八十的歌词,都出自庄奴之手。华语歌坛有这样一句话,“没有庄奴,就没有邓丽君”,而与之呼应的是,“没有邓丽君,就没有庄奴”。

庄奴生前曾回忆当年为邓丽君创作金曲《甜蜜蜜》时的情景。“有一天一个人拿着一张纸,上面有一个旋律,‘老师,你给填填词’。我说谁唱啊,他说邓丽君小姐,一说邓丽君小姐,我就有谱了,脑子里一下就出现了她的形象,人很甜,不太高,很朴实,很有舞台缘,大家都喜欢她。我拿起来,看乐谱,想想邓丽君,歌声也甜,脸蛋也甜,笑得也甜。甜蜜蜜,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这首歌词,庄奴只用了5分钟,他曾说自己下笔如流水,“很多歌词都不用5分钟”。

庄奴一生写了《垄上行》《冬天里的一把火》《又见溜溜的她》《原乡人》等3000多首歌词,其中不少为经典之作。谈到创作甘苦时,他以一首“打油诗”做了绝妙的回答:“半杯苦茶半支烟,半句歌词写半天;半夜三更两三点,半睡半醒半酝酿。”说到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庄奴认为是早期的《垄上行》。

虽说在华语歌坛,庄奴与邓丽君的名字已然密不可分,但是他们只见过一次面。那是在邓丽君少年时代参加的一次歌唱比赛上,庄奴作为评审,见到了瘦瘦小小的邓丽君,“邓丽君台风很好,不夸张,看起来像隔壁小妹妹。她走红后,常常给电影、电视、唱片公司唱歌,他们就找我给她写词,都是唱片公司找我,导演和编剧找我,邓丽君跟我没有见面。”

虽然鲜有见面,但是邓丽君外出工作时,经常会与庄奴通信讲些见闻。据庄奴回忆,邓丽君与他通信,是应他的要求,“知道她要去美国,我说你能不能到美国之后给我来封信。”信的内容也是庄奴建议的,“有什么活动,参加朋友或同学的约会,或者是看景,都可以写。她说好的,我就像哄小孩一样。”邓丽君还会带些当地特色点心给庄奴,这也让爱吃甜食的他很是满意。

歌词简单以情见长

有人觉得庄奴的歌词过分简单和重复,总是出现“花儿,风儿”之类的,邓丽君的歌迷也认为,邓丽君的驾驭能力远不止这些花花草草甜甜蜜蜜……

唱片从业人员王先生说,庄奴的歌词具有美学特征,他吟风弄月,采用很多大自然的意象,产生情景交融的意境美,他的歌词本身就有旋律和节奏感。值得一提的是,庄奴与作曲人紧密结合,他的词给曲留下了很大的创作空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庄奴创作的鼎盛时期,他与作曲家左宏元(古月)合作的歌曲,首首动听,张张大卖,导致电影、电视、唱片公司天天派人守在门口,等待收取他们的“杰作”。

庄奴本人分析过为什么会受到欢迎:“那年代(1970-1980年代)大众喜欢的歌有四个要素,词短、精湛、写情、有语句再现。罗大佑的歌词太难,老百姓不懂,记不住,只有知识分子和大学生喜欢。”

而后,风花雪月的歌词似乎失去了市场,李宗盛那样关注普通人的人生体验更受到青睐,或是周杰伦这种天马行空、彰显自我的歌词更受欢迎。一位业内人士说:“像庄奴等老前辈写歌词,都有一定的格式和规范,现在的是自由体,随心所欲,就和写作文、写日记一样;现在写的是点,叙事型,歌词很长;而庄奴他们写的是面,高度概括,主要写情。”

“歌词不能太长、太难,我们是为千千万万普通人写歌,要简单易懂,又要传情达意,要写出他们的心声。”这是庄奴生前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成名以后的庄奴,也从不摆出大家的架子,谦逊温情如常。他说自己一辈子“一事无成”,依然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家徒四壁,两袖清风”,然而60余年的词作生涯中,他给后人留下了5000余首佳作。“言念君子,温其如玉”,这一充满古典气息的诗句,也许方是庄奴人格的写照。

(文章综编自新闻晨报、光明网、东南网)

分享到:
(责编:胡长虹、刘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