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人民眼光>>商业

于无声处听惊雷,于细微处见大千

——中国传拓艺术家马国庆印象谈

2017年05月24日14:25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资料图:马国庆先生

马国庆所拓《浮雕拓》

拓印千秋,此中之道乐而忘返

拓片是将纸张贴在器物表面用墨拓印来记录花纹和文字,它是考古工作中常用的一种传统技艺,同时,它还是印刷术出现之前,记录华夏民族文字文明、器物形制的重要载体。

马国庆的父亲马宝山先生是著名的碑帖字画鉴定专家。从事碑帖书画鉴定收藏近80载,与京城许多著名收藏家、鉴定家、书画家,如袁励准、宝熙、罗振玉、张伯驹、陈半丁、张伯英、惠孝同、衡亮生、张大千、齐白石、溥儒、徐悲鸿、启功、徐邦达等先生是朋友。

马宝山先生也是著名书画家,一生成就斐然,著有《书画碑帖见闻录》一书。经手抢救过的文物诸如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唐代杜牧的《张好好诗》、唐代孙过庭《景福殿赋》、唐代颜真卿的《裴将军帖》、元代张逊的《双钩竹》巨卷、元代盛子昭的《秋江待渡图》等书画碑帖珍品。

从小受父亲的影响,马国庆对书画拓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父亲的启发、自身的勤奋钻研下,马国庆承古继今,不断将中国拓印技艺推向新境界,让这门古老的艺术焕发出新的姿彩。

马国庆在器形拓、图形拓、全形拓的基础上研发出“立体拓”。又经过多年总结,将此技艺丰富总结成立体拓体系。立体拓体系比平面拓体系从理论和技法上更加丰富和完善。

2005年,马国庆应邀与友人去密云水库游览,朋友请其传拓正在池塘中游弋的一条约1.3米长的鱼。 大约十分钟的时间,一幅活鱼拓经过他的妙思奇手完成了,马国庆为该作品配诗一首:”求君静候莫慌惊,为尔写真如点睛,用墨当知无费笔,完成只差数三声”。如今,他研创的“立体拓” 、“活鱼拓”堪称世界一绝。

马国庆所作《活鱼拓》

今古风流,随心所致艺惊世人

欣赏马国庆的拓品,都会为他的高超技艺所折服。我国国学大师冯其庸先生见马国庆的拓技作诗:“传神妙拓自千秋,因物随形意态稠,薄似蝉衣透肌理,亲如觌面眼长留,千斤宝器飘然举,三尺长刀绕指柔,多少古今奇技士,君称百代高一流……”。

为了传承立体拓这门技艺,马国庆发表了《传拓艺术中的用墨与传神》、《漫谈传拓艺术中的继承与创新》等论文。2008年,应人民美术出版社之邀编写了《中国传拓艺术通解》。他给这本书的定义是,为初学者、拓印工作者、爱好者和研究者搭起一座桥梁,以简略的笔墨通过讲解、分析、图解、考证、研究、探索中国拓印发展,将中国拓技从技术升格为艺术。如今,《中国传拓艺术通解》已成为中国传拓艺术经典之作。

 

大象黑白,通神之作收放自如

中华大地的珍贵文物浩如烟海。传拓,是要将这些文物从高高的展示台上捧下来,披纸上墨,留下她们珍贵的影像。

整衣、擦脸、净手、闷纸、研墨……虽然已经做了一辈子的传拓工作,但是马国庆的每次拓制,哪怕对象是再小、再不起眼的一个小物件,准备工作都做得小心翼翼,复杂得好像在完成一项古老的祭祀。

“文物都是有灵魂的,你尊重她们,她们才会尊重你。”马国庆说,所以他每次拓制文物,都怀着一种恭敬的心情,这种恭敬里有一丝敬畏,有一丝珍惜,有一丝爱慕,就如同晚辈对长辈,父母对子女,情郎对恋人一般。

花甲之年的马国庆已经做了半辈子传拓,几乎走遍了神州大地。对于他来讲,每次拓制,好像一场朝圣。

传拓是一项古老的技艺,对传拓者有着极高的要求。每个传拓者在学徒的时候第一步都要先学会了解气候。随着季节的不同,温度、湿度、风速会产生多种变化。这种变化是细微的。要想成为一个好的传拓者,就必须对这种变化了如指掌并学会顺应其中规律。几十年的经验下来,能够根据自己身体的感受清晰地判断气候的变化,这几乎已经成了马国庆的本能。摸清自然规律,做到心知肚明。

马国庆传拓有一个高于一切的宗旨,将保证器物的安全无条件地放在第一位。

清理文物的过程,也是传拓者们了解文物字口的深浅、斑纹程度、牢固程度、碑石的吸水性的过程。根据这些了解,他们才能对气温、湿度、风速等情况都要做全面考虑,从而决定什么样的纸张更适合完成这项工作。

传拓是一种看似简单,实际很费功夫的手艺,光是工具的制作,就有颇多讲究。这些工具大多数都需要自己制作,即便是买来的,也要经过再次加工。而传拓最重要的工具扑包,讲究就更多了。扑包俗称扑子,要根据拓制的器物大小来制作。可选用的材料有棉布、麻、丝绸等。

扑包的制作几乎是每个传拓者的必修课,因为扑包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传拓工作中“出墨”的均匀和快慢。有时候,传拓者为了传拓一件文物,就需要特别制作一个甚至几个扑包。

传拓工艺对纸张的要求极高。这也要求传拓者熟悉各种纸张的性能。纸张不仅有棉料、麻料、竹料之别,同时还有薄厚、粗细、绵软、脆硬的差异和吸水力的强弱等等不同。为此,马国庆和造纸厂联合研发了一种极其适合于传拓创作的专用纸张,这种纸薄如蝉翼、韧性十足。

环境掌握,危险排除,工具齐备,真正的传拓工作才刚刚开始。这时候的马国庆面对文物进入了一种沉思的状态。马国庆说,这段时间如同气功中的入静,道家中的冥想,这是他在自己的头脑中进行虚拟创作的过程。这段时间有时候短到一分钟不到,有时候长到十天半月不止。

在马国庆看来,传拓不是简单的复制,这里面一定包含着传拓者自己的思考和创作。一幅成功的作品,必须要经过观物取像、迁想妙得、借墨抒情这三个取形及神的创作过程。

沉思结束,其实就是虚拟创作过程的结束。

马国庆站定身姿,从密封的塑料袋里取出调好墨的扑包,手腕甩动。只听见砰砰啪啪阵阵有节奏的声响,纸上的墨色随着他的敲打或浓或淡或聚或散,先前器物的影子逐渐在纸上显现出来。而且似乎比原物更清晰,更明朗,也更有气韵。

马国庆说:“这就是用墨的效果,也是传拓最见功夫的环节。”

在马国庆看来,法无定法,但有定理,一些办法,只在增加层次,层次产生韵致。有骨有肉,才会神气充盈,急速可贯气,缓润能宁神。神奇的显现全在用墨上,用墨要光,将墨中“油脂”用在表层,深达肌理,厚薄、浓淡、干湿既见层次,又融洽为一个整体,不腻不燥,光洁莹然,才是用墨之道。

忽然一切的声音静止,马国庆放下扑包嘴角微翘,说声:“齐活。”话音未落,就听“咔擦”一声轻响,文物上的纸张耗干了水分,自行脱落,一副传拓作品宣告完成。把作品拿起来看看,薄如蝉翼的纸张正面文物形象纤毫毕现,反面则仍是白纸一张,没有一丝墨色透过纸背。

马国庆说,这看似简单的几分钟时间,就是整个传拓的精髓所在。作品完成同时纸张自行脱落,更是传拓者对纸张水分掌握的恰到好处的体现。

后记:

“在很多情况下,性格和知识结构决定着我们的行为,传拓技艺可以检验和培养传拓者良好的性格。”马国庆说。传拓技艺自开始的工具制作,到材料的选择和使用,以及用水用墨等等,无不体现出一环紧扣一环的特点。在有序的安排下,急也好,慢也好,都能达到理想的程度。如果安排无序,肯定出错。所以要尽量做到急而有章、慢而有度。

除了拓制平面文物,在马国庆的作品里,还有不少杯盘器皿一类的立体文物拓制作品。这些作品圆润饱满,光影协调,比素描作品精细,却又比照片灵动。拿到实物上比一比,尺寸分毫不差。马国庆说,这是他多年研究的成果——立体拓。

近年,马国庆先生先后收了几名弟子,希望他们能将古老的传拓技艺传承下去并且不断创新、发扬光大。

人物简介:

马国庆,北京人,1956年10月生,首都师范大学书法专业毕业,著名金石传拓艺术家、书画家,传拓记忆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评审委员,湖上金石学会会长。其作品多次应邀参加全国书法展、国际书法展。其书画、 篆刻、拓艺作品被国内外诸多博物馆、艺术馆及国际友人收藏。

传拓技艺师从其父马宝山先生,书法艺术师从康殷(大康)先生、康雍(二康)先生。倾四十余载精力对传拓进行系统考证研究。技法可再现历史各代形神。大至摩崖碑石,小到甲骨封泥,将高难度的颖拓、造像、浮雕,古墨拓,全部提升到新层次、新精度;更将传统平面拓技术体系提升为立体拓表现体系;并首创盲拓、指拓、活体拓。多次应邀为国家图书馆、博物馆、考古研究院所、大专院校及二十几个国家地区专业团体授课。并有多篇论文发表。

分享到:
(责编:阮浩冉、刘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