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深度·旅行|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人民眼光>>特约报道

翟惠生:观众眼中的戏曲舞台

2017年06月21日15:19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戏曲,作为中国优秀戏剧形式,它有着悠久的历史,凝结着人类的智慧,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之一。它种类繁多、内容丰富;它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它拥有独特的魅力,凝聚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学思想精髓。戏曲是美的,它的美是通过比较而来,学习、理解戏曲的美,要把握住开启戏曲美之门的四把钥匙———抓住戏曲之魂、讲好戏曲之事、理解戏曲内在之神,领略其外在之形,只有牢牢掌握这四把钥匙,才能真正领悟戏曲之美。此次讲座是翟惠生委员近期在中国戏曲学院的演讲,现整理发表,以飨读者。

戏曲之美,从何而来

美是怎么来的?这是进行艺术学习、艺术创造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在我看来,美是通过“比较”而来,没有比较就没有美与丑。所谓美,是和丑对比出来的。

这是一个参照物的问题,那么,对于美与丑的比较,比较的方法很重要,谁跟谁比?我觉得无非两样,一是纵向比较,二是横向比较。对于艺术美比较的这两个轴,纵、横都要把握。纵向指的就是事情的来龙去脉,横向指的是我们周围和周围以外的一个平面上的比较。那么,基于这两方面,我们研究戏曲的美,应该怎么来进行比较呢?拿京剧来说,从纵向来看,京剧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就是比较的范围;从横向来看,京剧艺术这种样式和其他剧种样式的比较,以及导演、表演、服装、舞美等之间的比较。只有这样比较,才能真正明白戏曲的美到底在哪。这是我们作为一个研究者的身份来比较戏曲的美,那么,如果作为观众,从这一视角看戏曲的现状和未来,又该如何发现美呢?

我出生在北京,三岁半开始看戏,当时家住在厂桥,离人民剧场很近,人民剧场是中国京剧院的演出场地,梅兰芳是院长。在我眼中,梅兰芳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京剧演员,因为我看过他的戏。梅兰芳在1959年以65岁高龄为国庆10周年排演的献礼剧目、由河南同名豫剧移植而来的京剧《穆桂英挂帅》,我看了不止一场;后来同时活跃在舞台上的,无论是中国京剧院的李少春、叶威兰、袁世海、杜近芳,还是北京京剧团的马连良、谭富英、张君秋、裘世戎,以及之后的现代戏、样板戏等,都是我当时最常看的戏。改革开放之后,国家又恢复传统艺术和剧目,一代一代的艺术家在舞台上的形象都深深印刻在我的心中,所以我就有了比较的来源和基础。

作为一名观众,又如何掌握和理解戏曲或者说京剧的舞台呢?我认为有四把“钥匙”。第一把钥匙,就是我们要研究戏曲的灵魂;第二把钥匙,是要研究戏曲的事;第三把钥匙,是要研究戏曲的内在之神;第四把钥匙,是要研究戏曲的外在之形。

分享到:
(责编:阮浩冉、刘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