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人民眼光>>活动

杜鹏:在艺术的天空里展翅高飞

王玉君

2017年08月17日15:27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他是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天赋佳喉,誉满梨园,熠熠生辉;他是中国戏曲学院教授,甘为园丁,桃李芬芳;他是丹青妙手,多彩多艺、翰墨生香。

以弘扬国粹为己任

马派是京剧四大须生之首,是马连良在谭派和余派的基础上继承发展而成的。“马派特点是剧目上环环相扣,高潮迭起;念白生活化,将京剧的程式化表达磨圆化掉。”杜鹏说,马派的“唱、念、做”俱佳。

谈起马派艺术,杜鹏的感受是,马派艺术是高水平的艺术呈现,要求演员的专业基础要雄厚,马派艺术难就难在综合了唱、念、做等功夫,它很全面,另外,马派剧目对其他合作演员的艺术素质要求高,讲究最佳配合,即“一棵菜”精神,还有对服装、道具、舞台装置布景等都要求非常细致,所以看马派剧目观众除了听唱,还要看演员的表演。但是作为初学者开蒙打基础,一般不能拿马派剧目来开蒙,因为只有经过6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学习谭派、余派剧目,甚至要学一些武生戏的剧目,才能把基础打牢固,再根据演员本身的条件修养,才能学习马派艺术。例如:马先生曾经学过很多武生剧目,他的脚底下的功夫过硬,干净利落,能反串《八蜡庙》的费德恭一角,费德恭是武花脸行当,所以,只要有具备以上专业基础的演员,才能完成好马派艺术的表演要求。

杜鹏嗓音条件优越,无论高低疾徐均应对自如,且注重唱腔韵味的醇厚悠远,令观众听来很是艺术享受。杜鹏说,余派是老生的基础。对于杜鹏的演出观众普遍表示赞叹,说他是余派中的马派。“我跟张学津老师学戏,也是因为张学津的马派是在余派基础上的马派,他尤其是身段演得好。”当年曾经在京剧《红灯记》中扮演李奶奶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高玉倩老师在家中观看了杜鹏的电视演出后,曾激动地给杜鹏的爱人王蓉蓉打来电话说:“我看了他的演出,心里特别高兴,他学张学津学得很好,演得很规矩,很规范,不温不火,也不过分!该有的(唱、念、做)全有,没有什么毛病,出一个老生是很不容易的!我几十年没给人打过电话,今天说出来心里特别痛快。”专业人士的赞美给了杜鹏巨大的力量,更加坚定了杜鹏勇往直前,攀登艺术高峰的决心。

在杜鹏看来,除了舞台上表演,把京剧介绍给大学生也是弘扬国粹的一种方式。当中国人民大学(以下简称人大)邀请他担任人大京剧社指导老师时,他立刻答应下来,并定期到人大指导学生。“习主席说我们要有文化自信。我觉得这话说得特别好。现在青年学生能迷上京剧,说明对我们的文化有自信,传承国粹就有希望。”杜鹏透露,最近,人民大学、理工大学的三个学生,为学京剧,他们自己备好了道具,慕名来到中戏跟杜鹏学戏。“我很有积极性来教他们,他们热爱我们的国粹。由人大学生演出的《龙凤呈祥》,同学们排练都很用心,牺牲了很多课余时间,我很乐意指导他们。京剧可以陶冶情操,使得同学们在愉快的状态下搞好自己的工作,释放压力,过把瘾,达到这个境界就够了。我们出国演出时,外国人也很喜欢看京剧。我们在芬兰最有名的大剧院演出《赵氏孤儿》时,芬兰人看得很认真,甚至也掉眼泪。我们去加拿大演出,我清唱,加上一些表演,外国人说看了也很满足。”

就像京剧大师马连良能画一手好的中国花鸟画一样,除了京剧,杜鹏也很擅长画花鸟画,而且在书画上很有成就。有专业人士看了他的花鸟画后,认为达到了很高的专业水平。这也难怪,杜鹏每年都应邀参加不同的书画展,他的作品经常和国内一流画家一起展出。杜鹏介绍说,他早年自学书法,后到中戏任教后,又拜著名书画家刘继瑛先生为师。杜鹏最爱画的是荷花和牡丹。“荷花难画,最看基本功。勾勒荷花要有写字基础,荷花梗有韵律力度,绝不是一条直线。”杜鹏说,墨分五色,浓淡虚实能给人充分的想象空间。书画和京剧一样,都要发挥观众的想象力,都要看背后功夫。画一幅写意画很快,却要苦练多年,就像京剧一样,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记者注意到,杜鹏画的写意荷花很有专业画家的风格特点,用笔有力,线条不弱,设色不温不火,看上去很雅。他的牡丹更是师出名门,画得没有匠气,十分耐看。

杜鹏的妻子王蓉蓉是北京京剧一团团长,更是一位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杜鹏和王蓉蓉虽然相识得很早,但他们都曾因为忙于各自事业,直到双手过了不惑之年才开始相恋并结为伉俪。婚后二人的生活恩爱甜蜜,又因为是同行,所以在工作上他们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共同提高。这里我想借用李白的名句——“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让我们祝愿这对艺术上的恩爱情侣,就像翱翔于苍穹的一对大鹏,在艺术的世界里比翼双飞。

分享到:
(责编:阮浩冉、刘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