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热历史|史海钩沉|口述史|学者客厅|生活史|历史剧谭|重回历史现场|专栏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读城中国|资讯|文史视界|佛教文化|特别关注|文艺大家|读书
热 词长征 鲁迅  毛泽东 林彪 蒋介石 斯大林 邓小平 大老虎 北戴河会议 太平天国 甲午战争 核潜艇
人民网>>文史>>人民眼光>>聚焦>>文化纵览

大连:你偷走我的思念

2017年08月29日16:01        手机看新闻
打印网摘纠错商城分享推荐           字号

海风吹动着帆船点点

坐看夕阳伴着海鸥盘旋

情侣漫步在沙滩把手牵

此刻我的心已飞得很远

雄伟的军舰

正在开往春天

充满律动的画面

让我无法忘却

大连是个非常干净的城市。穿梭于大连的大街小巷,你几乎看不到清洁工人的身影,但是你同样看不到垃圾的痕迹,整个城市的街道井井有条,并没有杂乱无章之感。现代化高层林立,但并不乏绿荫广场。给人一种身处都市却心中宽敞的豁达。

北方的海并不透彻,但它在岩石的围抱下却彰显着一股神秘的大气。海与天之间像是被一条雾连接着。岩石给了大海界限,却给不了大海终点。

大连在东北算一个特殊的城市。有人认为大连人不算东北人,这也不是扯淡。大连人讲的是胶辽官话,跟胶东更亲近些。大连是沿海城市,和东北其他内陆城市不一样,和烟台青岛威海倒挺像。大连曾是日本的殖民地,在东三省甚至全国(不包括台湾)大概是受日本影响最重的。全国爆发反日游行甚至砸车砸店的时候,大连的日本料理还一样营业,日企还是一样工作,日本游客仍旧来到大连。

如果不考虑人民的感情和底层中国人的境况,日本人建设下的大连倒是一个不错的城市。当时的大连甚至比日本本土还要繁华。夏目漱石来到大连,看到大连的电气公园,都“感到惶恐”——因为日本内地还没有。当时大连的有轨电车,也采用了比日本本土电车更先进的技术。大连的许多观光胜地,如星海、老虎滩,还有现在著名的人民广场、中山广场等,都是当时就有了。

大连的公共交通是一大特色。据说这里是全世界少数几个自引进有轨电车以来就一直运营至今的城市之一,不管经历战争、用地规划、市政安排、或其他商业上的考虑,都不曾让有轨电车停运。北京的 diang diang 车,已经归于观光用途,而大连的两条有轨电车线路,依旧是城市交通里的重要运力担当。

文艺青年来大连不应错过黑石礁。

黑石礁是个隐藏的文艺青年的圣地。

这里有历史,这个曾经大连的天涯海角。日帝时期,大连的终点。有在凤鸣街拆除后隐藏在密林深处的日式老街。

这里有海,有山,有公园,还是滨海喀斯特地貌的国家地质公园。

 

这里有文化 中国仅有的四所以海洋命名的大学之一与大连仅有的以东北命名的高校风云际会,中间是三迁校址,七更校名的62年的国中,还有堪称东亚考试博物馆的书店,完美的文化年龄构成已经奠定了该区域的文化氛围。

这里有云集全球500强的企业 1940年创立在美国的全球大型跨国连锁餐厅麦当劳,由哈兰德·桑德斯上校于1930年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创建的肯德基 有和记黄埔有限公司旗下Watsons,还有中国最大的百货商业集团。 还有大连“最早一家被授权经营河豚鱼”的日料店以及驰誉华夏烧烤极其难吃的东来顺。当然也可以给手机充值,存个钱取个钱的都不是事。

而这里有吸引年轻人的情怀么?

是那片媲美台北士林夜市的小吃文化街。

最难忘的是人小街宽不盈尺,却氛围十足,金黄的酥脆松软,绵滑糯香,精致的牙签被风韵犹存的老板娘插在一份份冷面定食上,手指上的沟壑里写满了故事。几盏煮锅里是热气氤氲的关东煮,汤汁在浓浓的肉丸中被牙齿挤出,只需6角钱一串,就能满足口腹之欲。夜晚,喧闹的声音与曼妙的高跟鞋,踩着竹签与卫生纸的节拍,乐趣一时。

在等着一份臭豆腐的时候,师傅健谈,手上动作却是麻利。起串,落汤,点火,入味,煎炸,上料,每一道程序都毫不含糊。师傅说老家是山东的,是祖传师傅的二弟子,大弟子流落到理工北山带上了媳妇一起干了,小弟子在理工西门,都是一等一的行家,手法,刀法,熏法,炸法,心法都是历经磨练,时间长了,人情冷暖,也就看淡了。

说是间,冷面也已经煎的酥脆,刷上酱料,师傅裹了三折,包住豆腐,抽了竹签,扔在地上,手指在塑料袋上一捻,绕上三匝,递了过来。手上不禁一时温暖。

而拐角处的那位新疆大娘,曲径通幽,简约主义的店面却藏着异域大风景,一切程序都在这里简化,大,中,小,吃,不吃,语言被微笑所代替。作为少有的大盘鸡配大米饭的饭店,维族大娘用心良苦。也成就了小街上的一段佳话。

傍晚的时光,悠闲自在。广场上人很多,但大家即使是游客,也仿佛一瞬间变成了遛弯的市民,大家都站在海边,不约而同的看着夕阳和远方,眺望着新建不久的跨海大桥,海鸥在头顶不期而至。

每到一个地方会不由自主的成为它的一部分。你会在它身上找到归属感,自然而然的成立。你会恍惚间认为这是你的海,你的桥,你的广场,你的家就在几条街区外。

但事实上,你的家在几千公里之外。

分享到:
(责编:阮浩冉、刘江)

更多>>